周定南听了孟天祥的话,皱了皱眉,沉声道:“小孟,没有根据胡乱猜疑的话不要乱讲!这会伤害人的,知道吗?!”

    薛春兰本来还要张嘴说几句什么,突然听到丈夫意味深长的话,当即就心头一颤,叹了口气,把冲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孟天祥嗤笑一声:“周叔叔,我可不是乱讲话!您想想看,纪书记的女儿为什么就偏偏看中了郭阳呢?冯大师的女儿冯琦,一向对人不假辞色,又为什么跟郭阳这么亲密?这也忒巧了吧?!他郭阳何德何能啊?!”

    “你闭嘴!”副驾驶位置上的周冰骤然厉声斥责道,她的声音嘶哑中带着尖细,声音很高,把专心开车的司机吓了一个激灵。

    周冰扭头来望着孟天祥声色俱厉:“孟天祥,你没有资格指责别人,你也没有资格在背后议论阳阳!就算是我和郭阳分了手,我也不会爱上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周冰最后那句话,几乎是一字一顿说出口来的,声调之坚决、之冷漠,听得孟天祥脸色铁青紧握住拳头。

    另一头,郭阳急得满头大汗。周冰不跟他讲话,周家夫妻那边又无法明说,他一时间还真没有好办法。他心里很清楚,如果他直说周冰这次航班会有生命危险,不要说周定南和薛春兰会认为他是疯子,就是周冰也不会相信。他纵然说得天花乱坠,奈何不会有人信。

    而且他刚刚态度坚决地跟周冰提出分手,他现在,于情于理都没有理由阻拦周冰回美国。从感情入手更加不可能,这会引起周家夫妻更大的反弹,会觉得他出尔反尔别有用心。

    当然,对于郭阳来说,只要周冰能平安无事,任何事都不叫事。他不会因为自己的面子什么的,就眼睁睁地坐视周冰乘坐这次黑色航班走向一条不归路。

    郭阳沉吟着,试探着拨通了周冰的手机号。

    这一次竟然通了,郭阳如释重负。这基于他对周冰的了解,他连续给周定南打了两次电话,周冰应该有所感觉,至少会开机,至于接不接自己的电话、能不能听得进自己的话,郭阳并没有把握。

    周冰哀伤地盯着手机屏幕,她颤抖着手摁下了绿色的接听键,放在耳边,但没有说话,听筒中旋即传来郭阳焦虑不安的话语:“小冰,能不能在前面的服务区停一下,我找你有个急事谈!”

    “真的,小冰,你听我说,我想跟你谈一谈,请你一定要听我的!”

    周冰轻叹一声,还是没有说话。

    “小冰,你如果一定要走,也请你避开今天,乘坐明天或者后天的航班可以吗?”

    周冰嘴角颤抖了一下,如果郭阳直接说坚决不让她走的话,她未尝不会心软。但郭阳最后面的一句让她微微有点失望:“今天走和明天走或者后天走,还有什么区别吗?阳阳,我祝你幸福,以后我们有缘再见吧。”

    说完,周冰就哽咽着挂了电话。

    ……

    郭阳知道现在只有加速追上去,在机场阻拦住周冰登机,除此之外别无办法。他咬了咬牙,将油门踩到底,这种桑塔纳两千型轿车在高速上跑到了一百五六十码,已经逼近极限了。好在这个年月的高速对超速还没有太大的限制,也没有像后来那样无孔不入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他可以尽情在路上驰骋。

    但周家的车比他早出发两个小时,他要在路上拦住周冰的可能性是零,只有到沪城机场再想办法。

    郭阳一路没有停,除了中间急匆匆上了一个厕所之外,其余时间都疾驰在路上。四百多公里的路程,他只用了三个小时,几乎与周家的车一前一后下了高速驶向沪城机场。

    沪城是华夏一线城市,早在建国前就是东方著名的大都市了。飞往美国的航班,不是京城作为始发,就是沪城作为始发。而周冰习惯于从沪城乘机。

    沪城机场是国内最大的机场,现在的燕京机场还没有经过改扩建,从规模从软硬件设施再到服务以及出入港航班数量,都比沪城机场要逊色一筹。

    下了车,周冰拒绝了孟天祥为自己拖行礼的要求,自己拉着行李箱缓缓在父母的陪伴下走向换证柜台。

    她要先换登机牌,然后再过国际安检。而薛春兰夫妻就只能送到安检门外了。

    今天机场的人流并不多,所以周冰很快就办好了登机牌,走向安检口。她眼角的余光扫了孟天祥一眼,眼眸中掠过深深的厌恶。她之所以没有排斥跟孟天祥同一个航班赴美,主要是懒得再跟母亲争辩浪费口舌,同一个航班又如何,下了机就各奔东西,她不可能给孟天祥机会。

    安检口。

    望着女儿落寞拖着行李进入安检的背影,周定南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薛春兰站在他身边,神色黯然。从离开家到现在,女儿都没有主动跟她讲过一句话,就算是方才分别在即,她也只是神色冷淡地向她挥了挥手,就转身而去。

    薛春兰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一回对女儿的伤害是多么大。此时此刻,她有些后悔,但这世间哪有卖后悔药的?

    郭阳抬腕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估摸着周冰已经进了安检,他心急如焚冷汗直流。本来在高速公路上一路畅通,但下了高速却突然堵在了沪城市区,半个小时的车程竟然用了一个多小时啊。

    郭阳脸色苍白,他狂奔进了沪城机场候机大厅。他略一辨明方向,先朝办理离境登机牌的柜台跑去,没有发现周冰等人的身影,他喘了口气又冲向了国际安检口。

    他一眼就在安检口看到了周定南和薛春兰的背影,但他的心骤然沉了下去,因为周冰不在身边,看样子应该是进了安检。

    机场安检非常严格,国际安检就更严,除非乘客和工作人员,谁也进不去安检。

    郭阳奔跑过去,气喘吁吁道:“周叔叔,小冰呢?!”

    周定南吃了一惊,他扭回头望着郭阳,见郭阳面红气喘神色焦虑不安,不由惊讶道:“小郭,你怎么跑沪城机场来了?”

    在沪城机场骤然看到郭阳的身影,薛春兰也很吃惊。薛春兰冷冷道:“你来干什么?”

    郭阳长出了一口气,额头上冷汗直流,他上前一把抓住周定南的手:“周叔叔,我要找小冰谈一谈,麻烦您给她打电话,我有急事,真的有急事!”

    周定南狐疑起来,看郭阳这样子又惊又急,不像是装出来的,而且他驱车数百公里跑到沪城机场来,也肯定不是为了说几句闲话。

    难道,他后悔了要跟小冰重归于好?

    周定南侧首望着妻子薛春兰。薛春兰的心思基本如是,她有些恼火地盯着郭阳,心头愤怒:我当面找你谈,还撇下长辈的尊严给你道歉,就算是点头同意了你们俩的事儿。可你却态度坚决,如今这没隔两天,就又跑来纠缠,到底算什么?把我们周家的女儿当什么了,挥之即来挥之即去?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