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笑着收起了贵宾卡。他这样轻描淡写地就付了账,郭琳琳暗暗松了一口气,虽然哥哥这次多少有点故意坑彭越的意思,但毕竟没有坐视不管、让彭越无法收场。

    郭玉玲则呆了呆,面色涨红起来。她没想到郭阳会这么阔绰,三千多的现金说掏就掏出来,当前这个年月,一个身上随便装着几千上万现金的人,怎么可能是个穷鬼呢?

    彭越的脸色青红不定。

    到了这个份上,傻子都能看出来,郭阳是故意“调戏”着他玩的,但几千块的餐费大手一挥就结了,眼睛都不带眨一下,这尼玛还是郭家人口中无依无靠的穷小子吗?

    他被郭阳以某种古怪的方式当众打了脸,脸肿得很难看但让他更难堪的事儿还在后头,郭阳起身笑着耸耸肩,亲昵地拍了拍郭琳琳的肩膀,又出人意料地冲冯琦笑:“琦姐,那我就先走了,你们聊!”

    冯琦是什么人,彭越比谁都清楚。冯琦是广电系统出了名的冷美人,对男性从来都是不苟言笑,拒人以千里之外。可郭阳竟然跟冯琦说话这么随意和亲密事实上这是郭阳今晚上第一次跟冯琦说话,这句自然而然的“琦姐”喊得彭越瞠目结舌,怀疑自己听错了。

    如果是一开始郭阳就跟冯琦表现得这么亲密,彭越还不至于太吃惊,可问题是沉默了一晚上,临走了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真是要了命了。

    更要命的是,冯琦咯咯娇笑着起身来走到郭阳身边,亲亲热热地当众挽起郭阳的胳膊,伏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然后又是一阵开怀娇笑。

    郭玉玲望着亲密无间毫无顾忌的冯琦和郭阳并肩站立的身影,眸光愕然,大脑中一片空白。

    彭越突然想起母亲周秋菊当日提到过的一点,说郭阳是冯元良的关门弟子,彭越没有放在心上,认为郭阳不过是靠着周家的人脉结识了冯家老头,打着冯家的旗号在外边招摇撞骗。但现在看来,郭阳跟冯家的关系绝不一般。

    郭阳又向章光烈点了点头道:“章台长,我先告辞了,以后有机会,再跟章台长聚一聚!”

    章光烈笑:“郭老弟不必客气,以后有空就来找我,我喊上冯局长,我们哥几个好好喝一杯!”

    章光烈与冯家颇有渊源,他能当上市台的副台长冯老是从中出了力的。对冯元良,他向来是敬畏有加。从一开始,冯琦告诉他郭阳是自家老爷子刚收的关门弟子,章光烈就没有再小觑郭阳半分。

    郭阳笑着走出去。

    冯琦似乎想起了什么事,又追了出去。

    彭越难堪地坐在那里,勉强笑着向章光烈试探道:“章台长,郭阳跟冯总监看样子很熟啊……”

    章光烈大笑:“何止是熟啊,小彭,这位郭老弟可是冯家老爷子的关门弟子,视同己出,当亲儿子一样看待的。冯老爷子是什么人你不会不知道吧?能让老爷子看上的人,绝非等闲哟!”

    彭越哦了一声,脸色变得有点苍白。

    搞了半天,冯家这层身份不是郭阳拉大旗作虎皮招摇撞骗来的,是实打实的传承弟子,这意味着郭阳在本市至少是跨入了上流社会。

    而他虽然时时刻刻自诩为“贵族”,实际上靠着周家讨生活,要放在古代,就是世家豪门的高级家仆之流,本质上上不了台面。

    郭玉玲呆了半响,眼珠子一转,扭头望向郭琳琳的目光就变得火热滚烫起来。

    离开酒店,郭阳返回报社打了一个照面,就溜了。他的稿子已经过审,他在报社坐班不坐班,意义不大了。夜幕中,他下了办公楼,走向自己那辆停在院中的白色桑塔纳2000。

    一个清丽修长的身影突然从停车场一侧阴影处闪出来,幽幽道:“郭阳,我们能谈谈吗?”

    郭阳讶然:“纪然?这么晚了,找我有事?”

    纪然清秀的脸蛋在沉沉的夜色中变得有点模糊不清,但郭阳还是清晰地看到了她脸上的某种愧疚之色:“郭阳,实在是对不住你们,因为我让你……我可以帮你去周家解释清楚的!”

    此事因纪然而起,但真正的原因却与纪然无关。郭阳苦笑着摇了摇头:“纪然,我和小冰的事,与外人无关,谢谢你的关心!”

    “郭阳,我能感觉的出,你和周冰非常相爱,既然你们爱得这么深,还有什么不能克服的?”纪然的声音有些复杂:“我记得上次问你,你的回答很坚决,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但现在你却……”

    郭阳沉默了下去。他挺拔的背影静静地站在车前,仿佛要融入这无声的黑夜中去。

    “纪然,你应该明白,爱情也不单单是两个人的事情,还涉及各自家庭。小冰的妈妈一直对我不认可,在她心里,无论我怎么努力,都配不上她的女儿……我不能太自私,不能因为自己的爱,让小冰将来痛苦一辈子。现在的情况是,如果小冰硬要跟我在一起,就会跟她妈妈产生无法弥补的裂痕,而反过来说,倘若我硬要跟小冰在一起,我和她妈妈之间也无法相处。”

    “我怎么办?!”郭阳强自压制住自己悲哀绝望的情绪。

    郭阳话里话外的痛,纪然感同身受。她幽幽叹息着:“真是造化弄人……不过你说得也对,强扭的瓜不甜,这样对谁都不好。”

    “郭阳,我本来想劝劝你的,结果却被你说服了。好了,麻烦你送我回去吧。”纪然指了指郭阳的车:“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上车吧!”郭阳挥挥手,主动打开了车门。

    郭阳开车驶出了北方晨报社的大门,他那辆白色的轿车刚刚汇入街道的车流中,晨报门口一侧就慢慢走出周冰落寞的身影。周冰站在原地凝望着郭阳载着纪然离去,秀美的面孔上满是黯然和伤痛。

    纪然母亲王悦凝立在自家阳台上,打开窗户,眺望着郭阳驾驶着白色的轿车离开楼前,嘴角浮起一抹古怪的笑容来。她扭头向纪然轻轻道:“然然,其实我觉得这小伙子真不错,我同意你们交往下去。”

    纪然柳眉一挑:“妈,您别再没事找事了,我跟郭阳真的是普通朋友!”

    “我知道,你们现在肯定是普通朋友。但以后就不好说了……”王悦微笑着拍了拍女儿的肩膀:“然然,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就要抓住机会,周家不要这个女婿,我们纪家要了!”

    纪然俏脸涨红,跺了跺脚娇嗔道:“妈!您又乱讲话!”

    “然然,你也年纪不小了,如果真遇上喜欢的又合适的小伙子,比如说郭阳,你就不能放过!”王悦轻描淡写地笑:“你爸爸当初也是一步步从基层干起来的,通过自己的努力也有了今天的成就,这个小伙子让我仿佛看到了你爸爸年轻的时候,坚韧、真诚、才华横溢,懂得灵活变通,又不缺傲骨和自尊。然然,你的眼光不错,这样的人将来必非池中之物,他现在已经跟周家女儿分手了,对于你来说,正是机会!”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