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动手开吃,冯琦抬头来有意无意的望了郭阳一眼,突然笑吟吟地一边砸吧着嘴,笑道:“彭科长,这龙虾味道不错,进口海鲜就是不一样,下回我也带朋友来尝尝鲜!”

    郭阳也嘿嘿笑道:“这蟹子也不错,个大量足,这个季节,正是吃蟹子的好时候!大家放开吃啊,不够咱们再要一份!”

    彭越嘴角一阵抽搐,他差点按捺不住满腔的愤怒,如果不是当着章光烈和冯琦的面,他早就翻脸发作了。

    郭玉玲黑着脸,一开始没有动筷子,后来见大家吃得不亦乐乎,也有些忍不住,夹起一个海蟹子,埋头开吃。

    彭越深吸了一口气,忍住各种不适,端起酒杯来笑:“章台长,冯总监,我敬两位领导一杯!”

    “大家一起!”章光烈举杯笑。

    郭阳也不客气,端起酒杯,无视了郭玉玲欲要杀人的目光,一饮而尽,尔后他还砸吧砸吧嘴,嘟囔了一句“这酒不错。”

    “服务员,来,倒上,倒满!”

    郭玉玲心里那个气那个肉疼啊,一瓶酒好几百,照这样喝下去,不要说一瓶就是两瓶都打不住。

    服务员过来给郭阳把酒倒满,郭阳见这瓶酒差不多见底了,大咧咧地挥挥手道:“服务员,再来一瓶!”

    女服务员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甜,她冲郭阳甜美地一笑,立即起身去拿酒。

    彭越手里端着的酒杯哆嗦了下,却听郭阳不咸不淡的声音传了过来:“彭科长,酒要管够哟!”

    彭越面容扭曲强忍住怒火熊熊,冷冷道:“那当然,酒当然管够!不过,你喜欢喝洋酒就自己喝吧,我陪两位领导喝点茅台!”

    郭玉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恨恨地起身,梗着脖子走出包房,去了卫生间,如果再不发泄一下她估计能憋出病来。

    郭琳琳坐在那里很是有点尴尬,她觉得自己哥哥这回完全是故意坑彭越,照这么弄下去,到时候彭越身上的钱够不够结账的还是个问题。

    冯琦一直在偷笑,心说这小子竟然这么坏,估计这顿饭请下来,彭越得哭死。

    郭阳坐在那里自斟自饮,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实际上眼眸深处泛起阴森的光彩。和周冰的事,是他撕心裂肺的痛,他的心情本来就非常非常糟糕,彭越选择在这个时候拿郭阳的痛来挑衅,彻底激怒了郭阳。

    否则,郭阳哪里有闲情逸致来跟彭越一个夯货“闹着玩”?

    这顿饭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彭越自然是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他很快就在酒桌上提起了求章光烈和冯琦帮忙为郭玉玲调动工作的事儿。

    章光烈矜持地笑了笑:“小彭啊,实话说,这事有点不好办。为啥呢?电视台毕竟是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小郭在企业,直接调到电视台是不可能的……”

    章光烈说到这里,顿了下。

    彭越心里头那个骂娘啊,他心说你章光烈装什么逼啊,正因为不好办才找你帮忙,不好办不代表不能办,你上个月不就弄进来一个?尼玛吃了老子这么贵的饭,还端狗屁的架子!

    但彭越心里骂归骂又岂敢表现出来。章光烈是市台的副台长,分管人事,得罪了他,不要说郭玉玲的事就此废了,就是他这个广电局机关的科长,以后也吃不了兜着走。

    广电局虽然是市电视台的上级主管单位,但市台也是现县处级单位,市台的一把手是市局一边手兼任,章光烈这样的副职随时有可能调整进局班子。

    “章台长,领导帮着想想办法呗!”彭越陪着笑脸,郭玉玲也在一旁满脸堆笑,挺着胸、声音发嗲:“章台长,您看需要我们做什么,尽管提!”

    郭阳在一旁撇了撇嘴,心说郭玉玲这小娘们真是不要脸到极点了,就差凑上去主动给章光烈献个飞吻了。如果章光烈略有暗示,估计她也没什么抵抗力。那些权色交易的潜规则怎么流行开的,就是这样来的。

    章光烈哈哈一笑,扭头望着冯琦:“小冯,台里要进很难,但是你们下面这些频道倒是可以想想办法,你们新闻频道现在还缺不缺人?”

    冯琦不动声色:“业务部门不缺人了,都人满为患了,但是广告部可能还能进一两个,但是我有言在先啊,广告不好干,每月都有大量的广告任务,要是完不成任务,只能发基本工资,奖金什么的统统没有!”

    “而且,只能是聘任制,没有正式编制。”冯琦又补充了一句。

    彭越皱了皱眉,广告郭玉玲是干不了的,也是电视台最难干的岗位,这种岗位需要有丰富是社会关系,能拉来广告赞助才行。郭玉玲一个乡下来的姑娘,上哪去拉广告呢?

    “冯总,我听说咱们频道的新闻直播间还缺人手?您看……”彭越陪着笑脸道。

    冯琦脸色一肃:“新闻导播需要专业素质,也要看工作经验,你女朋友能胜任?”

    彭越嘿嘿笑:“玉玲在厂里干工会,也当过厂里播音室的主持人,应该可以胜任。就是不懂,也可以多向冯总请教的嘛!”

    冯琦撇了撇嘴,心道你一个企业的播音室跟我电视新闻直播的导播能相提并论?

    冯琦沉默了下去。

    彭越见冯琦不撒口,心里极为不爽。关键是他今儿个感觉大出血,花了这么大的代价请客,如果再办不成事,那就亏死了。

    彭越扭头间见郭阳正与郭琳琳和姚泽楷谈笑生风,还不断碰杯喝酒,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冷哼一声,望着郭阳冷冷道:“郭记者可吃好喝好了?”

    郭阳不动声色地耸耸肩:“好了,挺好,多谢彭科长热情招待!”

    彭越嘴角浮起一抹怒火:“吃好了就赶紧走,我和两位领导还有点事要谈!”

    郭阳哦了一声,他还没说什么,服务员就捏着账单走进来走向彭越:“先生,今晚您统共消费3189元,这是账单,请您签收。”

    彭越呆了呆,他已经猜测会花不少钱,但也没想到这么多。他的脸色发白,难堪地坐在那里,一时间,包房里的气氛沉闷下去。章光烈不满地扫了彭越一眼,心道你不会连帐都付不起吧?请客的主人付不起账单,他这个有头有脸的客人脸上也不光彩的嘛。

    彭越还真没有装那么多钱,他难堪地扭头向郭玉玲望去,郭玉玲脸色涨红,低下头去。她钱包里一共才不过两百多块,都拿出来也不够付账的呀。

    郭琳琳轻叹一声,开始翻腾自己的钱包,姚泽楷也在翻看钱包,准备给彭越凑一凑。

    郭阳笑了笑,挥挥手:“来吧,服务员,把账单给我!”

    郭阳从随身的包里随意抽出一摞现金来,数了数,塞给女服务员:“我来付账吧,剩下的不用找了,给你的小费!”

    年轻的女服务员眉开眼笑:“谢谢先生,先生,这是我们酒店的VIP卡,鉴于您本次消费已经达到我们贵宾用户的标准,以后您来本店及我们在全市的另外三家分店消费,凭卡都可以享受88折的优惠!”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