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琳琳不知道郭阳是故意为之,还是因为平时奢侈惯了,如果是之前她不会这么想,但她深知郭阳财大气粗腰杆子很硬,就拿不准了。她斟酌了一下,苦笑道:“哥,我们五六个人,点这么多菜会不会太浪费了?再说我觉得这些菜价格太贵了,我们换一换吧?”

    郭阳不动声色:“吃不了就打包,没关系的。再说了,人家不是说让我们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吗?对了,琳琳,泽楷,你们是不是吃不惯海鲜啊,要不然我们再加几个野味?我知道这家饭店最出名的还是山珍,服务员,你们的招牌菜是不是虫草炖竹林鸡?”

    郭琳琳呃了一声,赶紧连连摆手:“不用了,哥,我们俩什么都可以吃,不挑食,别点了,千万别点了!”

    郭琳琳和姚泽楷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目光中读到了些许无奈。她们俩是被郭玉玲拉来作陪的,无意中遇上郭阳,本想趁机让郭阳跟郭家人缓和下关系,没想到……郭琳琳几乎可以想象出彭越返回看到一大桌子高档菜后那种难堪的表情,这意味着彭越郭玉玲与郭阳必有激烈的冲突啊!

    郭琳琳心里有点忐忑不安。

    正在这时,门被推开,彭越陪着一男一女两个客人走进来,男的郭阳初次相见,三十五六岁的年纪,浓眉大眼身材魁梧顾盼生威,一看可知就是领导干部,至于女的,郭阳略有些吃惊,竟然是冯琦!

    “章台长,冯总监,请坐请坐,今天能请到两位领导来,实在是蓬荜生辉啊!”彭越热情中带着几分谄媚,他和郭玉玲一边一个,为男子和冯琦拉开了座椅,殷勤让座。

    中年男子笑了笑,矜持地点点头,坐下。冯琦也笑吟吟地坐定,她坐下之后才猛然发现了郭阳,有点惊讶,她刚要跟郭阳打招呼,却见郭阳向她暗暗眨了眨眼,冯琦柳眉一挑,保持了沉默。

    “章台长,冯总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女朋友的妹妹和妹夫琳琳,泽楷,这位是市电视台的章台长,这位是市电视台新闻频道的冯总监,感谢两位领导百忙中抽空过来,让我们欢迎!”

    彭越殷切鼓掌,郭玉玲眉开眼笑,郭琳琳和姚泽楷两人也就一起鼓掌。只有郭阳面带平静的微笑,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彭科长太客气!”市台的副台长章光烈矜持地笑,突然望着郭阳道:“这位老弟是?”

    彭越下意识地皱了皱眉,郭琳琳担心彭越会说出不堪的话来,赶紧在一旁插了一句话:“两位领导,这是我哥,北方晨报的记者!”

    章光烈讶然:“晨报记者啊,我跟你们的副总编张玉强关系很熟啊,说起来,我们是兄弟单位嘛!”

    郭阳笑笑:“章台长好!”

    门再次被推开,两个服务员眉飞色舞地开始端着盘子上菜,第一道菜是葱爆海参,接着是鱼翅、甲鱼、海蟹和澳洲大龙虾,上菜的速度很快,看着这一大桌子高档菜,彭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等服务员把那瓶轩尼诗上来之后,他的脸色已经在开始扭曲变形。

    章光烈有些惊讶:“彭科长,你这也太丰盛了,让我和冯琦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啊!”

    彭越的笑容非常勉强:“章台长和冯总监这么尊贵的客人,我们自然要尽心款待!”

    郭玉玲手心里满是汗珠,她扭头狠狠瞪了郭琳琳一眼,压低声音怒道:“琳琳,这是谁点的菜?你们知道这多少钱吗?我的天!”

    郭琳琳苦笑不语。

    郭玉玲马上明白过来,怒视着郭阳,面色涨红,像一头母狮子一样,恨不能将郭阳吞而食之,一泄心头之恨。

    彭越的手都在哆嗦着,他一个劲地在盘算这些到底需要多少钱,而他身上的钱究竟够不够,他这个主人不动筷子,章光烈和冯琦作为客人肯定也不好意思先张口。

    女服务员又笑吟吟地上了一瓶茅台酒。

    郭玉玲终于忍不住了,她皱眉斥责道:“谁让你上这种酒的?还有这些菜,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郭玉玲这话一说出口,郭阳心里就暗笑了。按说在这种场合下,郭玉玲应该是有苦也要咬了牙往肚子里咽,不能怂包啊。

    女服务员笑着指了指郭阳:“没有错啊,是这位先生点的菜和酒。”

    郭玉玲毕竟是脾气暴躁现实市侩的女流之辈,肚子里藏不住三两狗油,如果是彭越可能还忍下去,至少等把章光烈和冯琦打发走再发作出来。但郭玉玲哪有这种耐性?

    郭玉玲立即愤怒地扬手指着郭阳厉声道:“郭阳,你是不是有病啊,你这是干嘛?乱点菜不说,还乱点酒!你算哪颗葱啊?!”

    郭阳轻笑一声:“不是你们说让我们随便点的吗?不是说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咱是老实人,你们这么说咱就当真了,奥,是不是我点的菜太贵了?服务员,不好意思啊,赶紧把这些菜都退了吧,让这位先生重新点一些便宜的!”

    郭阳的话说得一本正经,冯琦在一旁看得差点笑喷:这小子是越来越坏了……上桌的菜怎么可能退得掉?况且,当着章光烈的面,上了就是上了,如果退了重新点,不要说彭越的脸没地搁,就是章台长的脸上也无光啊。

    彭越瞋目切齿怒不可遏,但当着章光烈和冯琦的面,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将满腹的愤怒压制下去,用阴沉的目光扫了郭阳一眼,然后扯了扯郭玉玲的胳膊,故作淡淡道:“换什么换?我看这样挺好,来,章台长,冯总监,我们动手吧?服务员,倒上酒,我敬两位领导一杯!”

    望着服务员拧开那瓶轩尼诗,彭越心里在发颤滴血。

    章光烈目光玩味地望着郭阳,又扫了表情生硬的彭越一眼,转头向冯琦笑了笑。冯琦凑过头去,伏在章光烈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章光烈讶然,再次扭头深深打量着郭阳,面带若所有思的微笑。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