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笑而不语。

    从表面上看,联华超市的确是一无所有,除了这栋破楼,就是一堆凌乱的货架杂物了,卖破烂都卖不上几个钱。

    “琳琳,我是这样想的,咱们分三步走。第一步,先重新装修,按照超市的格局装修,不要太复杂,简单实用就可。我估摸着,找个装修工程队三天就可以拾掇出一个样来,用不了十万块。”

    “第二步,张贴告示,半个月后联华超市更名为艾丙联合购物中心,重新开业。你让姚泽楷出面,逐个联系所有的供货商,与他们谈,支付他们三分之一的货款,然后要求他们重新供货,剩余的货款我们会在三个月内逐步偿还。”郭阳笑:“你不要担心,他们会同意的,因为如果超市不能重新开张营业,真正走了破产程序,他们一分钱也拿不回来。这部分货款,十几万应该也够了。”

    “第三步,注册艾丙联合商贸公司,由艾丙商贸来承载超市的管理。”郭阳眼眸中光彩连连:“琳琳,记住,我们超市的定位是大众超市,走平民路线,靠薄利多销来维持运营,不要着急赚多少钱,只要能打开局面,确保成本略有盈利就可以。”

    “而且,我们要确保自己与众不同的特点,一楼以食品和日用百货为主,至于二楼,除了留出五分之一的办公区域,其余的全部改造成生鲜品的自选区域。”

    “生鲜?你说的是蔬菜、肉禽蛋这些东西吗?”郭琳琳讶然:“我可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超市里有卖这种东西的,这岂不是变成了室内的农贸市场?行不通吧?”

    郭阳大笑:“琳琳你说得没错,可以理解为室内的农贸市场。别人没有的,我们有才叫特色,别人不做的,我们去做,才有机会成功。”

    郭琳琳哦了一声,她没有再跟郭阳辩论下去,尽管她很不以为然。但她是来给哥哥帮忙的,怎么做是郭阳的事,她没有必要太较真。

    “哥,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了,但是我一个人,也干不了这么多事……”郭琳琳突然想起自己“孤家寡人”,皱眉道。

    “没有人可以去人才市场招聘嘛,琳琳,我相信你的眼光和能力。这是一百万现金,作为启动资金,由你全权支配。”郭阳笑着递过早已准备好的以艾丙投资公司名义开设的公司户支票本,还有他作为艾丙投资法人的授权委托书,以及所有法定的手续,包括艾丙投资公司的证章在内。

    郭琳琳吃了一惊。

    她没想到自己这位才刚刚接触不久的兄长竟然会对自己如此信任,他把这些东西交在她的手上,可以说是将身家性命都托付给她了。

    “哥,我……我怕我做不来,耽误了你的事,这……”郭琳琳有些迟疑和手足无措了。

    “琳琳,要相信自己。”郭阳探手过去抓住郭琳琳的手,叹了口气道:“我们虽然才刚刚相认,但我们身体里留着同样的血脉,在这个世界上,我除了妈妈之外,就只有你这个亲人了,我不相信你还能信谁呢?”

    “先把超市做起来,至于以后,如果你和姚泽楷觉得这件事可以作为一份长期的事业来做,那你们就辞职过来,我会给你们相应的股权。当然,如果你们觉得不靠谱,我也不怪你们。”

    郭琳琳感动得泪流满面。

    郭琳琳这才意识到,郭阳将超市的事委托给她,其实不是找不到人手帮忙,而是出于骨肉亲情,想要把机会给她。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兄长对于妹妹的关爱,很干净纯粹,没有别的。

    郭琳琳依偎在郭阳的怀中放声痛哭。郭阳也有些伤感,他对死去的生父郭正民没有太深的感觉,甚至因为母亲的缘故还怀有一份无形的怨愤,但对于这个唯一的妹妹,他心头的亲近感非常强烈,而郭琳琳的善良也勾起他作为兄长的某种保护欲。

    他与郭琳琳和姚泽楷接触不是太多,但凭直觉,他认定两人不会让自己失望。重要的是她们的人品,得到了郭阳的认可。

    把超市的事交给郭琳琳和姚泽楷,郭阳就回了报社。收购这家超市,不过是灵机一动顺势而为,在他整个的人生规划蓝图中,这顶多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分支副本,他不可能将自己的主要精力都投放在这上头。

    现在北方晨报社内部最关注的就是社长郑建宁调离的事,今天上午,市委常委、组织部的高部长亲自找郑建宁谈话,估计郑建宁调任教育局长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

    郭阳进了办公室,眼睛张和林美美正在讨论谁会接班,孙小曼则还是沉默寡言地坐在那里,闷头织自己的毛衣。她手头上这件天蓝色的毛衣实际上已经变成她发泄郁闷和不安情绪的某种道具了,拆了又织,织到一定程度再拆,这弯弯绕绕的毛线正如她于今复杂凌乱没有头绪的心情。

    林美美扫了郭阳一眼,突然道:“郭阳,你小子够狠,昨天今天金虹控股暴跌,你卖的够及时!我说你炒股发了大财,鸟枪换炮,又是手机又是轿车的,也不说请我们大家吃个饭潇洒下!”

    郭阳笑:“我早说过,你们挑地方呗,我请客就是!”

    林美美眼珠子一转:“好不容易宰你一顿,要吃顿好的,我们去吃西餐喝红酒,我可告诉你郭阳,你可不能跟某些人一样怂包,不能小气!”

    郭阳耸耸肩:“紧着你吃,你能吃多少?一块牛排就撑死你!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本周看哪天大家有空,人民公园西门紫罗兰西餐厅,我请大家吃饭!”

    林美美说的某些人是指张可。张可过去追孙小曼的时候,经常请客吃饭,可孙小曼喜欢喊上其他的副刊编辑,一去就是三五人,张可表面上欢天喜地大发好爽,实际肉疼得要死。

    张可第一次请客,六个人只点了四个菜,酒水也不敢要,搞得大家意兴阑珊,以后就没有人愿意跟张可一起吃饭了。张可铁公鸡的名声就是这么传出来的。

    林美美这无意中的一句“某些人”深深刺痛了孙小曼。孙小曼憋了这好几天,终于还是在今天忍不住爆发了:“林美美,你有病!动不动就让别人请客,平时也没见你请一回!”

    孙小曼突兀暴走,林美美多少有点错愕,反应不及。但林美美可不是吃素的人,她略一定神,就冷笑着起身扬手指着孙小曼还击回去:“你才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老娘爱请不请,管你屁事?就是请客,也不请你这种卑鄙小人!”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