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琳琳和姚泽楷有些狐疑地望着薛春兰。薛春兰神色凝重,衣着考究,气质优雅,风韵犹存,一望可知就不是普通人。

    薛春兰勉强一笑:“小郭,既然遇上了,我们能不能单独谈一谈?”

    郭阳神色平静:“薛阿姨,这是我妹妹和妹夫,也不是外人,如果您有话,就当面说吧。”

    薛春兰嘴角一抽。以她骄傲强悍的个性,如果是过去郭阳这样跟她说话,她早就拂袖而去了。但此时此地,她心态与过去不同,为了女儿,为了弥补自己内心的愧疚,她强行将自己的傲慢压制掩饰起来。

    她叹了口气,“我可以坐下吗?”

    从始至终,薛春兰的目光都没有在郭琳琳和姚泽楷身上过多停留,这种行为的细节,实际上还是折射出她发乎于心的居高临下感。

    郭阳往里让让:“您请坐!”

    他对薛春兰无法生出怨愤和恨意来。因为无论如何她都是周冰的母亲,是他的长辈。即便今后他与周冰无法成为夫妻,但周冰始终是他最爱的女孩,哪怕薛春兰对他百般羞辱,他还是无法恶言相对。

    薛春兰坐下犹豫良久,还是咬咬牙轻轻道:“小冰很痛苦,上次的事,我愿意向你道个歉。只要你们言归于好,只要小冰开心,我不会再管你们的事。”

    对于薛春兰来说,这已经算是极尽低头和诚恳的道歉姿态了。

    她当面道歉让郭阳吃了一惊,他没想到骄傲如薛春兰,也能向他说出道歉的话来。但道歉归道歉,可这样的道歉终归没有实质性的意义,不过是为了心疼女儿而暂时低下骄傲的头颅罢了。因为薛春兰在骨子里、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是根本无法去除的。而郭家和周家,山高海深一般的差距,只要这种差距还存在,薛春兰凌驾于郭阳之上的优越感就不会消失。

    郭阳沉默了下去。片刻后,他抬头来望着薛春兰,目光深邃而沉静:“其实您没有必要道歉。正如您所说,像我这样出身卑微的穷小子,是配不上小冰的。您放心,我不是跟您赌气,我是真真切切觉得有些世俗的东西我无法跨越。过去我以为我能跨越,那其实是我错了。”

    薛春兰眸光中掠过浓烈的羞愤。她觉得自己都低头到这个份上了,郭阳还是不依不饶,她心头怒起,霍然起身,冷冷道:“既然你坚持要分手,那就分手吧。我希望你以后言而有信,不要再来纠缠小冰。”

    郭阳沉默着。

    薛春兰拂袖而去。郭琳琳和姚泽楷对视一眼,她这才意识到,郭阳跟周冰分手,原来竟是自己哥哥首先提出来的,而且女方的母亲还主动向他道歉,这说明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内情。

    郭阳垂着头,肩头在轻颤。

    郭琳琳能感觉得出郭阳的痛苦,柔声道:“哥,你和小冰姐真的是无法挽回了吗?”

    郭阳沉默不语。

    郭琳琳还要说什么,却被姚泽楷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郭琳琳去单位请了一个月的事假。她所在的宾馆是商业局下属的一家招待所改造而成,刚刚开始对外营业,客人不多,本来就没多少事。至于姚泽楷,他是四班三运转的工作制,有大量的休班时间可以帮忙。

    第二天下午,郭阳带着郭琳琳在联华超市二楼的办公室与朱向阳及其27名股东集体见面,与朱向阳的态度相比,郭阳明显感觉这些小股东出售股权套现走人的心态更迫切。所以针对每个人的股权转让协议签的很顺利,看着一个个小股东在协议上签名摁了手印,一旁的公证人员也加盖了公证章,郭阳心头如释重负。

    在协议中,双方约定,郭阳支付股权费用之后,对方不再追索超市拖欠他们作为职工的大半年的工资和福利收入。这意味着联华超市一百多万的债务中又免除了一半,剩下的就是拖欠的水电费和供货商的货款了。

    他已经查清楚了,联华超市本身实际上干干净净,连银行贷款都没有一笔。他们28名股东凑钱改制创办了这家超市,一点点起步,稳扎稳打,保守经营,这是他们无法抗住市场竞争的关键因素,但反过来说,这也是他们能保持资产清白的原因。

    朱向阳有些急不可耐地捏着并购协议,急急道:“郭老弟,我们签约吧,签了约,我把公司账目和公章证照什么的,一并移交给你,然后你们去变更一下工商法人手续,这家超市就是你的了。”

    郭阳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机缘巧合之下,他用最小的成本、60万现金就完成了对联华超市的并购,尽管在表面上看来,这家超市资不抵债,但实际上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即便他收购过来什么都不做,坐拥这栋房产,日后也可升值十倍以上。三年后,这可是本市最繁华商业街区的黄金地段,能在这个地段拥有不动产,那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郭阳在并购协议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加盖了艾丙投资公司的公章法人章。严格说起来,这应该是艾丙投资的第二个项目,第一个项目是持有鼎文传媒的股权。

    “郭老弟,钱什么时候到账?”朱向阳嘿嘿笑道,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套现的资金了。他们当初投的那点钱,这几年其实已经差不多回本了,现在联华超市办不下去了,负债累累,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套现股权,朱向阳自觉运气不错,遇上了一个冤大头。

    “朱大哥不要着急嘛,我会按照协议上的账号,挨个给你们每个股东打款,慢慢来,你回家等着吧,估计三天之内就能分批次全部到账。”郭阳笑笑:“我现在要处理超市的事,就不招待朱大哥了!”

    朱向阳撇了撇嘴,郭阳的谨慎超乎他的想象。他不但不把钱转给一个人,就算是签了协议完成并购,钱也不是一次性全部到位,还要分批支付。朱向阳眼珠子一转,嘿嘿笑着离去,反正钱不到账,协议就是一张废纸,联华超市就摆在这里,他也不怕郭阳跑了。

    郭琳琳从联华超市的一堆账目上抬起头来皱眉道:“哥,他们的帐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就是有点混乱,太随意了,记得乱七八糟,东一榔头西一棒槌,难怪他们经营不下去了!”

    “账面显示,有一笔两万多的资金去向不明,估计是被那朱向阳贪进了自己的腰包……”郭琳琳轻轻道:“哥,要不要找他?”

    “算了,水至清则无鱼。我看重的是联华超市的整体价值,至于这些小瑕疵,可以忽略不计了。拖欠的货款多少?”郭阳摆摆手。

    郭琳琳扫了一眼:“58万多,倒是与朱向阳提供的数据差异不大。”

    “哥,你花这么多钱,买这么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是一栋破楼,也卖不上什么钱,看看吧,他们里面也没有值钱的资产……你准备怎么办呢?”郭琳琳细长的柳眉轻挑。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