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向阳夫妻的迫切反而让郭阳生出警惕。

    尽管朱向阳是联华超市及其公司主体的法人代表和主要经营者,但谁知道朱向阳会不会拿了并购款逃之夭夭,一旦这事做得留有瑕疵,将来被其他股东找上门来,郭阳会惹上无穷无尽的麻烦。

    还有公司的资产和债务状况。

    郭阳就算是跟他们签署了并购协议,资金也不可能一次到位。至少在资金到位之前,他要请人核查联华超市的账目以及资产、负债情况,不见兔子不撒鹰,这是郭阳涉足商场的基本原则。

    也必须得这样。因为朱向阳为人如何,他不了解。联华超市倒闭的真正内幕,是不是像朱向阳说的和外部表现出来的这样,谁也不好说。

    并购协议只能是框架协议,会注明注资的时间期限,但也会有双方的各种约定。签署协议后,郭阳会安排尽职调查,如果在调查中发现与事实不符,自然并购协议就作废了。

    这就涉及到人的问题了。郭阳坐在办公室里一直在沉吟着,他在想自己该找谁来为自己做事。收购联华超市是他创业构想的灵机一动,也不会是他事业的全部,他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需要有人牵头来做。

    同学?朋友?郭阳脑海中闪过一个个名字,又一个个被否决。因为能力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要值得信任。

    郭阳思之再三,还是决定做做妹妹郭琳琳的工作,她是财务人员,姚泽楷是国有企业的基层管理人员,应该都具备一定的业务素质。

    郭阳从来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他拿定了主意后就用手机跟姚泽楷联系了一下,约定晚上请他和郭琳琳吃饭。

    林美美急匆匆冲进办公室来,急急道:“出大事了!”

    眼睛张愕然:“小林,你又一惊一乍的,出什么事了?”

    林美美喘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道:“我刚得到的消息,说是市里调整干部,郑社长要调走,据说是去教育局干党委书记、局长!”

    郭阳啊了一声,也抬头来望着林美美道:“林美美,你确定吗?哪里来的消息?”

    报社更换一把手,实际上是一件大事。虽然只是领导层一把手的变动,但会给单位带来一系列的后续影响,甚至会影响到每一个人。

    林美美面色一肃:“我刚才去参加市里的活动,今天市委召开市直部门和各区县党政一把手开大会,我听宣传部的朱部长跟组织部的林部长在背后议论,说是下周就开始调整,本来我们郑社长能有机会下郊县干县长,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去了教育局。不过,教育局也是实权单位,比我们报社强多了。”

    林美美这话没有错,在教育资源不均衡的当下,教育是国民经济生活中的重要领域,作为主管全市教育行政的业务管理部门,教育局拥有的权限很大,能坐到教育局长的位置上,实际上也需要相当大的能量,重要性不亚于普通区县长了。

    郑建宁今年才四十三岁,如果在教育局长任上干出成绩,再去区县镀镀金,提拔一个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但很显然,郑建宁的前途如何,并不是北方晨报人关心的重点,他们关心和关切的还是谁来接郑建宁的班。

    郭阳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想起来了,按照前世的记忆,郑建宁调离晨报去教育局是没错,但他在教育局只干了三个月不到,年底时突然被任命为郊县的县委副书记,后来干了县长。而接任郑建宁的是总编赵国庆,赵国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党委书记、社长兼总编辑,一人肩挑三职。

    想起赵国庆接任一把手,对自己有利无弊,他就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在北方晨报的起势,就是在赵国庆当了社长之后。赵国庆接管晨报之后,学习南方大城市媒体的先进做法,在晨报推行首席记者制度,郭阳是北方晨报历史上第二批首席记者编辑之一。

    林美美嘻嘻笑道:“郭阳,你说老赵会不会干一把手?”

    郭阳耸耸肩:“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组织部长!”

    眼睛张浓眉一挑:“好了,小林,这是领导层的事,我们背后不要讨论这些事,免得影响不好!”

    林美美撇了撇嘴,嘟囔道:“有屁的影响不好,不就是背后议论两句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最近可是发现老赵经常往市里跑,你们难道没发现,最近一周的编委会,老赵基本上不露面了吗?”

    眼睛张愣了下,他突然发现林美美说的是事情,的确是有几次编委会赵国庆不出席了,委托张玉强代为主持。眼睛张眨了眨眼,低下头去,开始盘算自己的主意。

    他在报社中层正职的岗位上已经呆了六七年了,也是北方晨报资格最老的业务骨干,他今年三十九岁,如果再不上一上混个副处级岗位的副总编,今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他跟郑建宁不熟,但跟赵国庆关系不错,如果赵当了一把手,他是有权限向宣传部和组织部推荐班子成员的。

    眼睛张心里活动起来。

    郭阳扫了若有所思的眼睛张一眼,心里暗暗叹息:眼睛张实际上比现有几个副总编都够资格和条件,但科级与副处级、报社中层与班子成员之间,看似只有一步之遥,实际上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在地级市,要越过副处级的门槛,难度还是蛮大的。如果上头没有过得硬的靠山,那就只能看是不是有机会。郭阳知道眼睛张一直没有机会。后来他都当了副总编了,眼睛张还是国内新闻部主任。

    手机骤然响起,郭阳掏出来扫了一眼,见是周冰家的座机号码,心里情不自禁地一痛。他这两天一直在回避不接周冰的电话,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周冰说,又该说什么好。

    他当时在周家作出的分手决定固然有一定激情冲动的成分,但更多的是痛苦和绝望。他一直在努力,但薛春兰的态度在本质上却没有半点变化那种骨子里根深蒂固的傲慢,对于卑微者的轻蔑和下意识的羞辱,触及了郭阳所能承受的底线,他可以为爱低头,但不代表他可以为爱放弃起码的尊严。

    而一旦失去了尊严,他就算是与周冰结婚成家,他在周家也没有半点的地位。而周冰夹在其中,实际上两个人都很痛苦。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