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春兰默默地关掉了电视机。

    周冰缓缓从沙发上爬起来,起身时头晕目眩,身子踉跄了一下。薛春兰赶紧上前搀扶她,却被女儿冷漠地摔落手臂推开,薛春兰心头一痛,女儿眸光中投射出的某种麻木和恨意让她无地自容。

    周冰静静地向楼上走去。

    此时此刻,她对郭阳的心情感同身受。是啊,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不得不放手的程度母亲薛春兰一次次变本加厉的羞辱、骨子里的轻蔑和排斥,终于还是让两人的情感站在了一条不归路上,她无法选择自己的生身母亲和家庭,即便她为了郭阳跟家庭决裂,但无论对她还是对郭阳来说,其实都是一种深深的伤害。

    郭阳已经穷尽所有努力,当他的尊严彻底被薛春兰粉碎之后,即便他还能承受忍耐下去,周冰也无法保持心灵上的平静。

    而经此一事,纵然母亲从此改变态度,但她和郭阳之间也注定要留下深深的裂痕,无法相对。

    如此种种,郭阳选择忍痛放手。

    周冰心里的痛痛彻心扉。她原本不认命,但现在看来,这大概都是宿命的捉弄吧。

    她上了楼,在楼梯口停顿了一下,冷漠道:“爸,我要回美国,下周一就走!”

    周定南嘴角一抽,他心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哀莫大于心死,女儿这一次如果离开,恐怕今后将不再跨进这个家门。但他还能说什么呢?

    薛春兰脸色煞白,她张了张嘴,却又无声地闭上。

    与此同时。纪家。

    纪然眸光中复杂的光彩闪烁,她清秀的脸上挂着淡淡的泪光,尽管电视屏幕上舞台中隐藏了真实面孔的郭阳大多数人都认不出来,但熟悉郭阳和郭阳的歌的纪然又怎么能认不出呢?

    如果两个人的天堂

    幸福是否象是一扇铁窗

    候鸟失去了南方

    如果你对天空向往

    渴望一双翅膀

    放手让你飞翔

    你的羽翼不该伴随玫瑰

    听从凋谢的时光

    ……

    耳边回荡着郭阳嘶哑柔情伤痛的告白,尤其是那一句“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为爱放弃天长地久”听得纪然心内震颤,控制了许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倾泻而出,伏在沙发上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王悦望着伤心的女儿,目光复杂,她轻轻道:“小然,刚才电视上的人就是郭阳?”

    纪然泪眼婆娑抬起头来,点点头。

    王悦深吸了一口气:“挺有才华的一个年轻人啊,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虽然没有见过他,但也能感觉出他不是玩弄感情的年轻人这首歌听起来伤心欲绝,难道……”

    纪然抽泣起来:“周冰的母亲怀疑我跟他有什么私情,对他极尽羞辱,郭阳忍受不住,主动向周冰提出分手了。”

    王悦呆了呆:“薛春兰就这么简单粗暴?这是误会,讲清楚不就好了嘛,至于要闹分手?”

    纪然幽幽一叹:“妈,您不知道,周冰的妈妈一直反对两人在一起,对郭阳羞辱不断,这一次估计更是变本加厉,这才让郭阳承受不起的。周冰找过我,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我能感觉得出她对薛春兰的一种恨意妈,你想想看,一个当妈的如果让女儿心里生出恨意来,只能说明伤心欲绝心哀莫大于死了。”

    王悦有些汗颜:“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我造的孽了。冯哲的妈妈找上我,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怪话,也怪我一时脑热没有分辨清楚但是,小然,我可没有找过薛春兰!”

    纪然嗯了一声,她知道母亲的为人,市领导的夫人,要是没有这点涵养和风度,那还怎么得了?母亲顶多是找了找郭阳报社的领导,给了点暗示之类。

    这场风波闹得这么大,完全是冯哲母子在背后无事生非煽风点火推波助澜。

    王悦突然似笑非笑地盯着女儿,轻轻道:“小然,人家闹分手你这么伤心干什么?你给妈妈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郭阳这个小伙子?”

    纪然呆了呆,没想到母亲当面问出这种话来。但她和母亲之间一直无话不说很多时候更像是闺蜜,在这种时候,她情怀激荡之下,很难掩饰住内心的情感,更无法隐瞒母亲。

    “妈,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喜欢一个人,但是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感觉很舒服。而随着接触得多了,我时不时的还会想起他,而听说他有了女朋友的时候,我心里又隐隐作痛……”

    纪然抹去了所有的眼泪,有些伤感道:“说实话,妈妈,我没想到,他对周冰的感情竟然这么深!既然他们之间爱得这么深,不应该分手的呀!”

    王悦抚摸着女儿的手,柔声道:“小然,感情上的事情很多时候说不明白。不过,既然他们在一起不合适,分手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至于你和他,还是顺其自然吧。但妈妈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家绝对不会有那些所谓的门第观念,妈妈也绝对不会像薛春兰那样傲慢无礼,放心好了。”

    纪然心念电闪,慢慢伏在母亲怀里缓缓闭上了眼睛。

    省城的晚会在省台和各地市市台现场直播,现场的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加起来,自然是一个庞大的受众群体。但因为郭阳的刻意隐藏,观众记住的是那几首歌和歌手郭阳的名字,至于郭阳本人就被大多数人忽略不计了。

    即便是在C市,即便郭阳之前有过在电台的节目直播,但除了少数太熟悉郭阳的人,很少有人把歌手郭阳和北方晨报记者郭阳联系在一起。一方面是叫郭阳的人为数不少,另一方面对于一场宏大的演出来说,观众关注的始终是外在的视觉冲击。

    当然,郭阳现在之所以还能隐藏在幕后,主要是因为时下还没有无孔不入的互联网信息平台。如果是十年以后,郭阳就是想藏都藏不住,他的所有信息都会被网民人肉出来发布在网上无所遁形。

    郭阳没有参加鼎文传媒推广新专辑的发行仪式,直接从省城开车返回C市。他在路上,先后接到了冯琦和纪然的问候电话。

    虽然郭阳电话里的声音如此平静,纪然却能感觉得到他内心深处隐藏起来的痛。但这种时候,纪然也不知道怎么安慰郭阳,只好随意说了两句闲话就挂了电话。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