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叹了口气。他突然想到,无论是薛春兰是失去判断,还是借题发挥,亦或者是故意小题大做,话说到这个份上,他都没法继续跟薛春兰谈下去了,不管他说什么,她对先入为主不会相信的。

    郭阳转头望着周冰目光平静:“小冰,我无法解释了,但是我问心无愧,我对你的情感从始至终没有掺杂半点杂念,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

    周冰起身温柔地一笑:“我当是什么事,让妈你发这么大的火。阳阳的为人,我还不清楚吗?妈,您别听这种谣言!”

    周冰走到郭阳身边,拉起郭阳的手来:“阳阳,我相信你!”

    薛春兰大怒:“别装那么无辜和可怜!像你这种人,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别以为我不清楚你骨子里的下贱和丑恶嘴脸,那纪然是市委政法委书记纪大年的女儿,你脚踏两只船,左右逢源,到处哄骗女孩,无非不就是为了攀高枝儿吗?咋,看到我反对你和小冰的事,就又看上纪书记家的公主了?居心不轨,道德败坏!”

    周定南脸色一变,一把抓住薛春兰的手:“春兰,你说什么?过分了啊!”

    周冰差点当场哭出声来,她因为震惊和愤怒,整个娇柔的身子都在激烈的颤抖着,如果不是周定南眼疾手快过来一把扶住她,她会一头栽倒在地,晕厥过去。

    母亲薛春兰竟然说出如此没有底线、伤人肺腑的话,这种毫无遮挡、充斥着明枪暗箭的洪流般的羞辱,纵然是谁都无法接受!

    郭阳脑袋轰的一声,面色涨红,感觉整个胸腔都要炸裂开去!

    薛春兰句句如刀直接将他的自尊碾成粉碎,这一时间,他感觉天旋地转,除了悲哀之外还是悲哀,但旋即被无穷无尽的愤怒所取代。

    薛春兰面色一僵,她知道自己盛怒之下说了过头的话。她嘴角一抽,难堪地坐在那里,沉默了下去。

    郭阳强忍住天旋地转,定了定神,望向了坐在沙发上的薛春兰。此时此刻,他心头浮起一抹深深的绝望,开始怀疑自己起初的坚持究竟是对是错。

    他不得不承认和面对这样的现实,在婚姻这个问题上,老祖宗提出门当户对这个概念是经过了无数现实验证的。

    门庭的巨大差距,所谓上等人与普通人在心理上、情感上、行为方式上拥有天然的不可填平的沟壑,对方骨子里那种轻蔑众生、那种高高在上的傲慢、那种将一切卑微者视为卑贱的根深蒂固,远非他个人之力可以改变。

    爱情当然是两个人的事。郭阳认为没有人能把他和周冰分开,能分开两人的只能是他们自己。但爱情的归宿是婚姻,他要娶的不仅仅是周冰,同时还要接纳周冰的家人,反之亦然。

    纵然两个人冲破一切阻力走到一起,那么未来,与对方家庭的隔阂、乃至对立敌视,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对周冰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痛苦折磨?

    郭阳缓缓闭上眼睛,两颗泪滚落眼眶。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前世,他放手是因为愤怒和被羞辱。而这一生,他再次生出了放手的念头,却不是为了愤怒,而是出自悲哀绝望,更是出于某种挚爱。

    如果他的爱,要让周冰付出与家人决裂的惨痛,一辈子心灵上的伤痛,那这样的爱还有什么意义?!

    郭阳缓缓睁开眼睛,眸光中满是伤感和黯然,他勉强一笑,轻轻道:“薛阿姨,我明白了,我终于想明白了。”

    “在您心里,不管您承认还是不承认,像我这样出身卑微的人,不应该生出任何非分之想。我是一个普通的人,我没有资格成为周家的女婿,尽管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攀谁家的高枝儿,但事实上,我和小冰在一起,这一辈子恐怕都难逃这些风言风语了。”

    “我不否认,您的话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我曾经跟小冰说过,我会努力绝不放弃,直到您接受我为止。但现在看来,如果我的爱,让小冰、让您和您的家人、也让我如此痛苦,那么,这样的爱,实在是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了!”

    “阳阳……不要啊!”周冰大惊失色,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恸哭倒在父亲的怀中。

    “小冰,请原谅我,我只能放手了,因为我们的爱,实在是太沉重,让我窒息。而且,我的爱会让你一辈子都活在痛苦的深渊中,我不能这样做!”

    郭阳说完,转身慢慢向门口行去。

    周定南怀抱着因为过于激动晕厥过去的女儿,颤声道:“小郭,你阿姨也是无心之言,你别太介意了,你回来,至少我是支持你们的!”

    郭阳脚步一滞,身形摇晃了一下,却还是大步离去。

    身后,传来周定南愤怒无奈的声音:“春兰,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

    ……

    郭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周家的,他跌跌撞撞奔跑在从南山别墅区通往市区的东风路上,大脑中一片空白。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进市区的火烈鸟酒吧的,又喝了一个酩酊大醉,最终被跟朋友来喝酒的冯琦发现,将他带回了冯家。

    清晨。

    冯家阳台上冯老爷子养的两头黄鹂叽叽喳喳地鸣叫着,唤醒了头痛欲裂的郭阳,而同时,他耳边传进了冯琦和冯元良的低低对话声:“爸,一会我跟郭阳谈谈,您别管了!”

    “他和周家的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地,又闹起了分手?”冯老爷子皱紧眉头:“年轻人啊,真是不可理喻,大好的时光不干正事,非要在这些情情爱爱的事上自我折磨浪费时间,何苦来哉?”

    “郭阳昨晚上喝得太多,跟我说的话也是断断续续,不过我昨晚给周定南打了一个电话,基本上了解清楚了薛春兰真是太过分了,欺人太甚啊,郭阳自尊心这么强的一个人,怎么会忍受她这种无休无止的羞辱?好了,爸,您别管了……”

    郭阳缓缓闭上了眼睛,他眼前浮现出昨晚临别前周冰那张痛心扭曲的娇柔面孔,嘴角哆嗦起来,心内刺痛到颤抖痉挛。

    “小冰,原谅我,有的时候,放手也是一种爱。希望你能明白,我放手不是放弃,而是为了你将来过得更好。”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