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哲暴怒起来。

    他猛然转身盯着郭阳,怒吼道:“郭阳,你真无耻!你明明有女朋友,还撩拨纪然!你禽兽不如!”

    被冯哲莫名其妙臭骂为“禽兽不如”,郭阳有点无奈,不过他不想跟冯哲当街吵嚷,就皱了皱眉转身向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去,准备离开。

    不料冯哲却愤怒地冲过来,伸着双臂,向郭阳推搡了一把。

    郭阳站稳身形,冷视着冯哲:“冯科长,请你自重,我和纪然只是普通朋友,清清白白,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样!”

    冯哲面目狰狞,不管不顾地爆起了粗口:“普通朋友?普通朋友你大晚上跑公园来干什么?骂了隔壁的,老子跟你没完!你算什么东西,占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老子跟你拼了!”

    冯哲张牙舞爪地又扑了过来。郭阳见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懒得理会,就后退两步,避开了冯哲。

    冯哲一拳打来,郭阳忍无可忍,探手抓住冯哲的手腕,奋力顺势向前拉了一把,冯哲虽然暴走,但他终归是唱歌跳舞的文艺青年,体型单薄,没有多少力量,被郭阳这一拽,就不由自主地栽倒在地上,摔得七荤八素。

    不远处的纪然皱眉叹了口气,她向郭阳挥了挥手,然后就快步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郭阳也扫了倒在地上呻吟连声的冯哲一眼,匆匆走到自己车前,上车疾驰驶离人民公园。

    郭阳没有把这场风波放在心上。

    纪然喜欢不喜欢冯哲,两人之间未来会怎样,郭阳实际上并不关心。至于纪然当晚有意无意表露的某种情怀和心迹,他故作不知。他对纪然存有好感,但这跟男女之情完全是两码事,维持现状两人还能做朋友,一旦窗户纸被捅破,就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翌日一早,郭阳一如既往赶去报社上班。

    报社的编辑记者们依旧往来匆匆,互相之间或打招呼或不打招呼,都各自忙着自个儿的事,随着孙胖子的调岗,报社又恢复了往昔的平静,这种平淡无奇的生活能淡出鸟来,给郭阳带不来半点的激情。

    郭阳心里暗暗苦笑,心说孙胖子走了,表面上自己受打压的“苦难”终结,但为什么自己心里却分明感觉缺了点什么?

    郭阳行走在幽静的走廊上,进入初秋,天气不像前两天那么闷热了,这栋始建于建国初期的旧办公楼内,空气中夹杂着潮湿阴暗的味道。

    走廊尽头一间办公室内,突然传出孙小曼和张可激烈的争吵声。郭阳心头一动,快步走了过去。

    孙小曼脸蛋通红,胸前波澜起伏,看样子非常生气和激动:“张可,没想到你是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还给你!”

    孙小曼歇斯底里地哭喊着,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掏出一件件小物件,然后奋力扔在地上。郭阳扫了一眼,见有口红、唇膏等各种化妆品,还有两条镀金的工艺项链。

    张可眉头紧蹙,怒道:“孙小曼,你疯了!真是泼妇,赶紧滚!”

    孙小曼被张可骂了一句“泼妇”,呆了呆,突然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她掩面恸哭,转身跑去。

    郭阳扫了貌似义愤填膺的张可一眼,摇摇头,径自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刚进门,林美美就嬉笑着凑了过来:“郭阳,看到没有,张可和孙小曼闹翻了,我就说了,张可就是一个小人,他追求孙小曼是有目的的,现在孙胖子吃了憋,张可跟她分手有什么好奇怪的?”

    郭阳耸耸肩:“这……有点太过分吧?”

    “这种人多了去了……还有副刊中心那一对,赵玲和侯念东,我看也差不多快黄了……”林美美说得眉飞色舞。她仿佛天生就是一个喜欢八卦的女人,热衷于传播各种小道消息尤其是男女绯闻。

    郭阳无奈的望着林美美。

    八卦的林美美为他不喜,但同事这么多年,他知道林美美心地善良骨子里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她八卦归八卦,却未曾真正伤害谁,只是因为她这张嘴,导致日后的婚姻归宿并不好。

    好马长在腿上,好人长在嘴上。林美美这一辈子啊,就吃亏在这张嘴上。

    眼镜张不满地敲了敲桌子:“好了,小林,别在背后议论别人了,抓紧时间干活!”

    林美美撇了撇嘴,吐了吐舌头。

    不多时,哭红了眼睛的孙小曼慢吞吞推门进来,低着头直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坐下。

    郭阳还不至于对一个弱女子落井下石,尽管过去孙小曼没少对他做落井下石的事儿。郭阳埋首写自己关于机电公司门卫被杀案的深度纪实稿,分管副总编张玉强跟市局的领导达成了某种默契和互相妥协,

    关于这个案子,分成两块报道,一块是深度纪实,侧重于性和案件侦破过程中的某些花絮,这种东西可以提高报纸的发行量。而且这样的稿子,很容易被其他报纸转载,能扩大北方晨报在业内的影响力。

    另一块就是中规中矩的赞歌式报道了,侧重于人民刑警如何舍生忘死大公无私破案,树立广大公安干警的正面形象。这块报道,也由郭阳来完成。

    午后,张玉强推门站在门口沉声道:“小郭,你来一趟!”

    郭阳一怔,张玉强突然找他有什么事?

    郭阳起身,跟在张玉强身后进了他的办公室。

    张玉强摆摆手:“小郭,坐。”

    郭阳笑笑,欠身坐在张玉强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

    “小郭,你的业务能力很强,有口皆碑,是我们报社采编口的业务骨干,我也好,赵总编也好,包括其他领导,都对你寄予厚望,希望经过几年的培养锻炼,你能尽快成长起来,在报社挑大梁!”张玉强慢条斯理地缓缓道。

    “张总过奖了,我会努力的!”郭阳知道张玉强必有下文,静静聆听。

    “小郭,听说你有女朋友了?”张玉强轻轻问。

    郭阳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是的,我们是大学同学。”

    “小郭啊,有些话可能我不该说,但作为分管领导,有些话呢我又不得不说。”张玉强挥了挥手:“我听说你最近又跟刑警支队的女警纪然走得很近?纪然公开说你就是她的男朋友?这是怎么回事?嗯?!”

    郭阳真正吃了一惊。

    怎么这些烂事传到张玉强这里,还被张玉强郑重其事地摆出领导的姿态,来找自己正式谈话?

    他马上意识到是冯哲在背后作祟。事实上,他猜得也没有错。冯哲的母亲在本市也是社会名流,与张玉强关系很熟。宋秋菊上午突然给张玉强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将郭阳贬得一文不值,说郭阳脚踏两只船,人品有问题,希望组织上能出面管管他。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