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向阳村之后,郭阳若无其事地开车带着母亲和周冰去看新区的一套房子。未来C市西扩,新区会成为XC区。郭阳要买房子,毫无疑问地选择去新区,现在新区的房价一千出头每平米,未来十年后会涨到一万多一平米,有十倍上涨的空间。

    作为信息前瞻者,最务实、最快捷、成本最低的投资渠道对于郭阳来说,非买房莫属了。郭阳甚至曾经有过去燕京买上几套房坐地等涨的念头,哪怕他日后什么都不做、一事无成,有京城的几套房子,也会改变命运。

    但他很明白,现在实际上不是买房的最佳时机,以燕京来说,房价在2003年之前基本没怎么涨过,最佳的时机是在03年下半年购入,随后会一路暴涨。至于当下,将有限的资金闲置在房地产市场中,实际上是一种巨大的浪费。

    郭阳和周冰看中了一套一百五十平的四房二厅,房子这玩意,虽然没有必要讲究奢华和排场,但至少要舒适宜居,具备一定的休闲空间。

    谢玉芝没有任何意见。苦了一辈子的单身母亲,对于物质上的要求并不高,只是她觉得在新区买房子距离她上班的中学太远,她想日后还是住在老房子里。言下之意,就是想要把新房让给儿子和未来的儿媳妇当婚房。

    郭阳一笑置之,也没有跟母亲争执。随着时间的推移,母亲会渐渐接受安逸富足的生活,这是一个自我心态的理疗调整过程,而在此之前,他说得再多都无济于事。

    送周冰回家之后,看看天色还早,郭阳索性直接去工商局递交了注册私人公司的申请。这才是他事业的真正起步,用不了多久,一家名为艾丙投资的不起眼的小公司就会悄然成立。

    在唐根水鼎文传媒公司持有的股权,郭阳准备落在艾丙投资公司名下,在资本市场上,企业股东的进退更方便快捷,而个人股东则会引起多方关注,不利于郭阳隐在幕后行事。

    傍晚时分,郭阳开车回家,路上突然接到纪然的电话。纪然在电话里声音焦躁不安:“郭阳,帮我个忙,来人民公园一趟!”

    说完,纪然就挂了电话。

    郭阳有些惊讶,还是掉头驶向不远处的人民公园。他开车那辆白色桑塔纳驶入广场外围的停车场,马上就明白过来,为什么纪然会向他求救了。

    人民公园是本市市区内最大的一个休闲场所。两侧都是商业街区,如今是夏季,公园内外满是逛街累了和消夏散步的人群,小商小贩、大排档、烧烤摊自发在停车场左边形成了热闹的夜市。

    公园内还有跳老年迪斯科的大爷大妈们,黑压压一大群扎堆,蹦擦擦蹦擦擦的无聊音乐弥荡在闷热的夜空中,让人多少有点心烦意乱。

    人民公园并不是一个开放式的公共绿地,以扇形布局,进口和出口都在同一处,四面都是围栏和护墙,郭阳曾经无数次诟病过广场的设计师和政府的规划部门,不知道是多昏了头的脑子才设计出这种别扭的格局来,据说这与上任市委书记偏好风水玄学有点关系。

    入口处还有一座“拦路虎”,椭圆形的蓝色建筑前些年,人民公园一直收费,门票两块。后来改造为开放式公园和公共绿地,不再收费,但收费处却保留了下来,改为了广场派出所的警卫室。

    郭阳从车上下来,目光越过慢慢从公园内和外围聚集围拢过来的看热闹的人群,落在衣冠楚楚手持一束红玫瑰的冯哲身上。

    冯哲身前,烛光闪烁。数百根红色的艺术蜡烛点燃着,在地面上排列成了一个硕大的心形。而在冯哲的左侧,两个笑吟吟的年轻男子还拉着一条横幅,上书:纪然嫁给我吧!

    冯哲当众求婚……在时下这个消费主义和猎奇主义尚未占据主导地位的年代,冯哲能想出这种新奇的点子,对于很多人来说足够罗曼蒂克了。

    看热闹的人群中,不少年轻的女孩欢呼着,俏脸涨得通红,她们兴奋地等待着女主角的出场,她们满脑子都是浪漫的情节场景幻想:女主角缓缓步出公园出口,长裙纷飞,长发披肩。男主角手捧鲜花快步上前,单膝跪下求婚,尔后女主角接过鲜花,羞答答半推半就,男女主角拥抱在一起乃至一番激情的热吻。

    郭阳耸了耸肩,拨通了纪然的手机:“纪然,你在公园里面吗?怎么,被冯哲堵在了里头?”

    纪然的声音有点羞愤:“郭阳你来了没有?帮帮我,这小子太不要脸了,他竟然堵在门口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你跑人民公园来干嘛?”郭阳笑。

    “我下班跟同事聚餐,完了就想在人民公园散散步再回家,不想被他堵住了……”

    郭阳哈哈大笑:“那你喊我过来有什么用?这种事情,我帮不了你什么忙哟。人家堵在公园门口当众求婚,你或者答应或者拒绝,这都是你个人的事,我是无能为力。”

    纪然有点发急了:“郭阳,你真不够意思,你可是答应过,帮我让这只大尾巴狼彻底死心的!”

    郭阳轻笑:“此一时彼一时了,纪然,冯哲已经知道我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我再做什么,他都不会相信。”

    郭阳认真又道:“这有什么难的?如果你不喜欢他,直截了当跟他当面讲清楚不就好了,何必闹成这样?一味回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呀。”

    纪然沉默了一会:“我早就跟他讲过多少次了,我对他没有感觉,可他就是死缠烂打!外边这么多人,我怎么出去,他不要脸我还嫌丢人呢!”

    郭阳也沉默了下去,他确实觉得这种事自己无法插手。

    纪然咬了咬牙:“郭阳,我们是不是朋友啊,你这人不仗义,帮帮忙想想办法不行吗?”

    郭阳苦笑:“纪然,我能有什么办法?要不,你翻墙出去,别走出口了?”

    纪然咬牙切齿:“你胡扯吧,院墙两三米高,我怎么能翻出去?算了,我试试!”

    “得,我是开玩笑,你还真翻墙啊,你等我一会,我进去看看!”郭阳挂了电话,慢慢从人群外饶了过去,悄然进了公园。

    不出郭阳的意外,纪然此刻正躲在距离出口不远的林**上,坐在休憩座椅上,烦躁地盯着来路。见郭阳的身影慢吞吞走过来,她柳眉一挑,面露喜色,急匆匆迎了上去。

    郭阳扫了纪然一眼,女孩今儿个穿着近乎曳地的白色长裙,还穿着细长的高跟鞋。他忍不住笑了,纪然就算是身手不错的刑警,可现在这种装扮,真要去翻墙,这优雅的长裙算是毁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