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缓缓走向场中,环视郭家的众人,目光冰冷沉凝:“我不认识你们是什么人,但你们想必应该都知道我。我先申明两点:第一,我们母子从来就没有想要进你们家门的想法,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不可能有,你们大可放心!”

    “第二,无论你是谁,你都没有资格没有权利羞辱我妈!”郭阳扬手指着郭正国,声音陡然间拔高了八度:“请你记住,我和你们郭家的人,老死不相往来!”

    “放肆!真是无法无天!”郭正国双手掐腰怒吼起来。

    “小冰,妈,我们走!”郭阳冷冷地扫了恼羞成怒的郭正国一眼,断然挥了挥手。

    谢玉芝叹息了一声,坐在那里有些黯然她一阵眼晕想要起身都起不来。周冰温柔地笑着,搀扶起谢玉芝来:“阿姨,我们走吧!”

    郭琳琳涨红着脸声音带着哭腔奔跑出屋来:“哥,姨,怎么会这样啊?!给我一个面子,等订婚礼完了再走行不行?”

    郭琳琳清秀的脸蛋上满是惶然激动之色,郭阳望着女孩眼眸中盈盈的泪水,心下莫名有些柔软。他定了定神,从随身的挎包里取出一摞现金来,整整一万:“这是哥给你的贺礼,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哥,我……”郭琳琳哽咽出声。

    郭阳将一摞钞票随手放在临近的一张桌上,转身就走。谢玉芝和周冰紧随其后。

    啪啪啪!

    彭越突然在身后鼓起掌来,呸了一声道:“哥们真是好气魄,一出手就是一万呐!不过,你以为你谁啊?很有钱是不是?拿起你的臭钱,滚出去!”

    任谁都没有想到,彭越话音未落,走在最后的周冰突然转身挥手朝彭越的脸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周冰这记突兀起来的耳光,扇的彭越捂住脸楞在了当场,也把院中或坐或站的一群郭家人给扇蒙了。

    谁都没有想到在周冰温柔优雅的气质背后,在她娇柔的身体里,竟然蕴藏着如此惊人的力量,一旦爆发起来就像头护犊子的母狮子一般!

    彭越这一辈子还没挨过女人的打,当众被周冰扇了耳光,他旋即羞恼成怒,当场翻脸再也顾不上维持所谓风度,面目狰狞地爆起了粗口:“臭婊子,想死是不是?!”

    “闭嘴!”嘶哑的中年男声从郭琳琳家正屋中传出,很快一个略见谢顶五十出头的男子急匆匆奔出,走过来,不由分说就给了彭越一巴掌!

    他这一巴掌扇得更狠,彭越吃痛,呻吟着倒退两步。

    郭正国呆了呆,这是彭越的父亲彭建国,他眼里的大人物,市里的权贵。

    彭越的母亲周秋菊也冲出屋来,她满脸是尴尬复杂的笑容,向周冰卑躬歉意道:“小冰啊,怎么是你,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彭越,赶紧过来向小冰道歉!”

    周冰深吸了一口气,回望着周秋菊,目光渐渐平静下来。

    周秋菊是她父亲周定南的一个远房堂妹,已经出了五服,不过周定南发迹后,周家的很多穷亲戚沾边不沾边的都纷纷找上门来,都是靠着周家这棵大树吃饭的寄生虫。周秋菊夫妻就是其中之一。

    彭建国在蓝星集团的一家下属企业干副总,周秋菊则是蓝星总部的一个部门经理。

    三年前,周秋菊夫妻带着彭越来周家拜访,请求周定南帮着向彭越在广电局的领导说话为其提拔副科级做铺垫。当时只有父亲周定南出面接待,因为厌恶父亲这头乱七八糟的亲戚,周冰就陪着母亲在楼上没有下楼,只在暗地里扫了彭建国夫妻父子三人一眼。之所以能记住彭越,实在是因为这厮长得太过油头粉面,梳着流行的大背头,给周冰种下了极不良的深刻印象。

    周秋菊夫妻一家依附周家讨生活,周定南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周冰上大学后寒暑假期偶尔会去公司实习锻炼,公司上下没有人不认识这位大老板家的千金公主!

    周冰刚才就认出了彭越,觉得这世界真是小,陪着郭阳母子来一趟向阳村,都能遇上半个认识的人。

    一开始外边的动静并没有惊动里面的周秋菊夫妻,可后来郭阳临场爆发,周冰盛怒下又扇了彭越一记耳光,全场哗然。周秋菊夫妻第一时间认出了周冰,吓了一大跳,自家儿子什么德性他们比谁都清楚,平时无论彭越怎么口花花或者滥情滥性招蜂引蝶都无所谓,今儿个可调戏上了周家的公主,这不是找死吗?!

    他们家能从一穷二白发迹到现在混入了上流社会,能有今天高人一等的富裕生活,说白了就是周家的赏赐。周家可以让他们上天堂,自然也可以让他们下地狱。若是让周定南尤其是让周定南的夫人薛春兰知道,彭越敢亵渎自己的女儿,周秋菊夫妻越想越惶恐,哪里还敢怠慢?

    周冰平素性格温和,很少让人难堪,言行举止都给人留有余地,但事关爱人郭阳,体会到郭阳今日遭遇的羞辱和心底蕴藏着无法宣泄的愤怒,她根本无法保持心境上的平和。

    她扫了周秋菊一眼,冷冷道:“不用向我道歉,向我男朋友道歉!”

    周秋菊嘴角一抽,下意识地抬头望向了神色冷漠昂首站在那里的郭阳。

    彭建国恼火地跺了跺脚,顺手又给了彭越一个耳巴子:“臭小子,混账东西,还不赶紧过去道歉?!”

    彭越捂住脸,大脑中一片空白,晃荡着身子站在那里,动弹不得。

    郭阳清冷如刀的目光缓缓扫过郭家众人那惊愕震撼的面孔,淡漠地声音回荡在全场:“不必道歉了,你们记住,从今往后,我们母子与你们郭家没有半点关系,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走吧,小冰。”郭阳拉起周冰的手来,大步走去。

    谢玉芝有些黯然地回头望着神色惨淡的郭琳琳,以及郭琳琳那位躲藏在正屋门口边的母亲岳氏,叹息着抬步离开。

    她知道,这是她二十多年后第一次来向阳村,恐怕也是有生之年最后一次踏进郭家的门槛了。

    良久,茫然震惊的郭玉玲才有点回过神来,她陪着笑脸向周秋菊颤声道:“阿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周秋菊叹了口气:“刚才那小伙子就是你跟我提过的你四叔……前面的儿子?”

    郭玉玲点点头。

    周秋菊心烦意乱地转过身去:“是了,就是他!他女朋友是蓝星集团周董事长的千金,我听说他还是冯家老爷子的关门弟子……彭越你这个小畜生,你可知道你给爸妈惹下了天大的祸事?!”

    周秋菊突然向彭越高声怒骂起来,骂得歇斯底里。

    郭正国和郭正家、郭正人兄弟三人面面相觑,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周秋菊口中的“冯老爷子”是什么人,他们莫名所以,但蓝星集团的周定南却是本省大名鼎鼎的民营企业家,如雷贯耳,向阳村所有种植蔬菜大棚农户挂靠的县里的农产品销售公司,就是蓝星集团的下属企业。

    郭家始终不肯承认的老四家的这个“孽子”,竟然是周家的准女婿?!郭氏兄弟三人谈不上懊悔,却分明有点惧意。郭家是蔬菜大棚种植大户,郭家的利益全部依托周家的公司来实现,如果郭阳报复下来,郭家的损失可就大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