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国庆与张玉强并肩站在张办公室的窗户底下,望着郭阳搬箱子在前、孙胖子扛着一个纸箱子在后,慢吞吞走过去,面色都各自有些惊讶。

    “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没想到,我么这位小郭记者还有几分上古贤士的君子之风。”赵国庆微微一笑道:“其他人现在都拼命避嫌,只有他站出来了,倒是让我吃惊。”

    张玉强笑:“赵总,其实现在大多数人都想明白了。你说孙亮一个副总编、报社高层领导,这一年多来毫无顾忌毫无风度针对一个一线记者,为的是什么?表面上看,症结就在于当时的竞争上岗。孙小曼是孙亮的亲戚,郭阳来了把孙小曼取而代之,因此孙亮心里不舒服。但仔细想想,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张玉强欲言又止。

    赵国庆深吸了一口气:“我明白了。竞争上岗,业务岗位的人事安排,这不是郭阳一个记者能左右的。也就是说,郭阳把孙小曼取而代之,这主要是我们编委会的决定。因此,孙亮同志虽然针对的是郭阳,实际上是冲……冲我来的!”

    张玉强笑了笑,没有再说半句话。

    张玉强是一个老成谨慎之人,涉及敏感话题,自然是点到为止。

    实际上,报社高层基本上都是洞若观火。让郭阳将孙晓曼取而代之,这是赵国庆的决定,作为副总编,孙亮岂能不明白这一点?之所以还是不遗余力针对郭阳,除了孙亮性格上的因素之外,更重要的是,这就是某种向赵国庆的挑衅。

    赵国庆自然也不会不懂,只是一直保持沉默,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孙亮自打来到报社之后,仗着曾经干过市领导的秘书,对总编岗位产生了深深的觊觎之心,这种贪心足以影响他的心态。

    而到了这个份上,整个北方晨报内部都看透了这一层内幕,如果不是涉及高层权力争斗,仅仅是一次责任事故,孙胖子岂能岗位都被调整了。副总编被免,调离业务岗位,尽管还是报社的党委委员,级别、待遇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但这至少是粉碎了孙亮当总编的梦想。

    这是所有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的真正原因。

    郭阳就无所谓了,他其实也不是为了展现以德报怨的所谓风度,无非是做给张可这些人看的。

    ……

    孙胖子被调整,自然他提议的关于记者站人员充实的建议就不了了之了。关于孙亮的事,报社内部议论了几天也就消停下去,根据报社党委的安排,副总编张玉强分管新闻采编。

    尘埃落定后,记者编辑们都暗暗松了一口气。一个是张玉强这人口碑很好,处事公正,作风低调,不像孙亮那么嚣张。而以张玉强的风格来看,他不会在接管新闻采编之后动什么“手术”,以维持现状和确保稳定为第一要务。

    孙小曼在孙胖子调岗后的第一时间请了病假,直接不来上班了。不过,她在采编这边是可有可无的人,没有人在意她的存在或者不存在。

    刑警支队重案组重点侦破的机电公司门卫被杀案也基本告破,凶手机电公司保卫科长曾克杰浮出水面,证据确凿,已经被刑拘。案件正处在案情整合、证据汇总、移交检方的后续收尾阶段。

    因婚外情而导致的激情杀人案。这种案子以深度纪实的形式反映出来,自然会博得社会各方的眼球,有助于报纸的发行量。张玉强亲自拍板,要求追踪案子的郭阳完成这篇稿子。

    张玉强的思路与刑警支队支队长郭春林的思路有较大出入。郭春林的宣传报道点在公安干警为了侦破此案如何如何殚精竭虑、如何如何不辞辛劳等诸多方面,要求讴歌人民刑警的正面形象。

    但这与郭阳无关了。这是报社与警方高层之间的“顶层设计”,自然有领导出面去斡旋博弈,自己做好份内工作就好。

    周日一早,郭阳和母亲谢玉芝以及周冰三人开车出发去郊县的向阳村参加同父异母妹妹郭琳琳的订婚礼。对于郭阳来说,周冰不是外人,是他现在的女朋友未来的妻子,跟着去向阳村看看没什么不妥。谢玉芝一向很喜欢周冰,拿她当未来的儿媳妇看待,自然不会不同意。

    对于周冰来说,去哪里无关紧要、干什么也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跟郭阳在一起。按照父母的强烈要求,也是出于自身学业的考虑,周冰决定返回美国取得硕士学位。这样一来,她与郭阳又有一年多的分别时间,所以她倍加珍惜跟郭阳相处的分分秒秒。

    郭阳开着车,心情微微有些复杂。虽然父亲在他的人生中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在他而言近乎于一个陌生的人,而且因为郭正民带给母亲的深深伤害,他对于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实际上并无半点认可度。

    但这毕竟是赋予他生命的人,此番前往向阳村父亲的老家,要说他心里一无所动那是假话。

    谢玉芝和周冰在后排座上说说笑笑,从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异样来,可实际上谢玉芝的心里并不好受。离开向阳村二十多年,她从来没有回来过,对于那个绝情绝义的男人,她心底的怨愤在郭正民病逝后才渐渐消散。尽管如此,如果不是为了儿子,她对向阳村及向阳村郭家的人,也绝对是老死不相往来。

    谢玉芝心里很清楚,周家不是一般的家庭,本省豪富,而周家的女主人薛春兰还出身于省里的高干家庭,门庭深重。儿子要跟周冰走到一起,过程毫无疑问会很艰难。虽然儿子从来没有诉说什么,但谢玉芝知道周家对自家这样的单亲家庭必然有各种审视拷问,她帮不了儿子什么,但至少在这方面不能让儿子受人诟病。

    这是谢玉芝同意去向阳村的关键因素。

    郊县在C市的西北方,是本市的产粮大县,近年来又大力发展蔬菜大棚,已经成为江北地区最具规模的蔬菜种植基地。

    郭阳开着自己刚买的白色桑塔纳2000轿车从市区通往郊县的这条省道上疾驰过去,道路两侧的白色蔬菜大棚铺天盖地,一眼望不到边,场面蔚为壮观。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