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春兰躲在卧房里忧心忡忡焦虑不安。她一边给省里的关系打了电话核实孟建民来本市任职的可能性,对方是她的闺蜜、在省委组织部工作,这里得来的消息应该不会有假了。

    薛春兰跟丈夫周定南通了电话,夫妻俩在电话里讨论商量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回避矛盾,拖一拖再说女儿的感情归属她们不能不尊重,但周家的根本利益也不能放弃,当今之计,只有让女儿先回美国再做打算。

    对于薛春兰来说,这其实已经算是巨大的让步了。这其中,有对郭阳态度的改变,有对女儿深深的爱,也与孟天祥父子单刀直入的逼迫有关。如果孟天祥不这样做,薛春兰还认不清他的真面目。

    而孟天祥父子那边,自然是对周家的态度极为不爽。但在表面上,薛春兰背后的薛家在北方省权势显赫,薛家老爷子虽然已经离休不在位,但薛家的门生故吏遍及全省,其中不乏身居高位者。更重要的是,薛春兰的两个哥哥,一个在京城某部委,实权的厅局级干部,极有希望上副部级;一个在军队,是某集团军的参谋长,少将副军级干部。

    孟建民也不敢轻易触碰薛春兰。薛春兰毕竟是薛家的幼女,关系不好也是嫡出,万一引起薛家反弹,根本不是孟家能承受的。

    所以双方其实是互相忌惮、互相顾忌周家担心与孟家变成仇敌,引来孟建民的报复打击;而孟建民却也不敢轻易与薛家对立,因为薛家这只猛虎的反噬非常可怕。

    所以,晚上刘市长要设宴款待孟建民,孟建民主动提出邀请周定南参加。

    郭阳还在周家的时候,不知道北方晨报社内部已经炸开了锅。

    下午的时候,两个重磅消息把一团死水般沉寂的北方晨报氛围搅得风生水起

    其一是从证券营业部传来消息,郭阳炒股获利巨大,一夜之间暴富。其二是市委宣传部下发了关于上次晨报新闻事故的处理意见,除了认可报社对责编校对等相关当事人的处理之外,还明确值班副总编孙亮具有不可推卸之责任,经研究,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

    一个记大过处分实际上对孙亮来说并不致命。真正要命的是,几乎同步到来的组织部对北方晨报社行政班子的调整:免除孙亮的副总编职务,留任党委委员。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孙亮就不再是副总编了,没有了行政职务,只保留了一个党委委员的党内职务和副处级的待遇。

    这事在北方晨报内部震动很大。

    孙胖子在晨报经营了好几年,一直分管业务,采编中心基本上就是他的天下,那些对他形成人身依附的编辑记者明着不少,暗里更多。

    所以动了孙胖子,整个采编系统都人心惶惶不安稳起来。因为孙胖子走了,肯定要换业务副总编,而新领导来了,对原来孙胖子的人会不会进行地毯式清扫?众人想起当年孙胖子到任的时候,一个月的时间内搞了三次业务岗位调整,编辑调整去干记者,记者被撵回来干编辑,还从外招聘来几个人,孙小曼和张可都是孙胖子当时安排的。

    郭阳刚离开周家,林美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我说郭阳,你小子行啊,听说你炒股赚了几百万?我的天啊!真的假的?”

    郭阳笑:“是赚了点钱,但哪有那么夸张,这种话从哪里传过来的,都是以讹传讹,你别当真。”

    “装吧你就,报社上下都传遍了,听说刚才赵总还找人打听过这事呢。反正你肯定是赚了大钱,改天一定要请客。”

    “那没问题,你挑地方,下周我请部门的同事吃饭。”

    “对了,还有一件大事……”林美美压低声音道:“孙胖子完蛋了,免去了副总编,背了一个行政记大过的处分,然后只保留了一个党委委员的职务。”

    郭阳有点讶然:“处理得这么重?”

    “现在很多人开始惴惴不安了。别人咱管不着啊,你说这孙小曼是孙胖子借调过来的人,名不正言不顺,迟早要被弄回副刊中心去!”林美美多少有点幸灾乐祸:“得,这回你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没有了孙胖子的压制,以你的业务能力,又有赵总的欣赏,将来很容易出头的!”

    郭阳心念电闪,嘴上却不动声色道:“我这人呢,也不求上进,不是官迷,出头不出头的那是后话了,反正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了。”

    “你回来看热闹不?孙胖子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报社通知他更换办公室了,他要到行政楼上去办公了。”林美美咯咯娇笑着:“看不起咱们这里的某些人,平时孙胖子得势的时候,天天拍马溜须恨不能把孙胖子叫亲爹,现在孙胖子受了处理,喊几个人帮他搬东西,都没人理会,真是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啊!”

    “我回去瞧瞧。”郭阳当机立断挂了电话。

    郭阳赶回报社的时候,孙胖子果然在收拾办公室,大大小小的纸箱子摆了一走廊,很多编辑记者躲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口瞅着,却没有人上前帮忙。

    人走茶凉是一个方面的因素,现在大多数的人尤其是过去跟孙胖子走得近的人,都想拼命跟失势的孙胖子划清界限。

    郭阳一路上楼,与最近这些日子不同的是,以往那些对他避之唯恐不及的人,都开始纷纷热情地打招呼,或者神神秘秘地把郭阳拖拽到一旁问问他所谓炒股发大财的事儿,郭阳不置可否,没有完全承认但也没有否认,这就是他要的效果了否则他日后还要在晨报混下去,从骑自行车的穷记者一下子变成了开轿车的“阔人”,旁人在背后肯定要说三道四。

    郭阳在二楼的楼梯口与编辑张可不期而遇。他正在探头朝孙胖子办公室那边张望着什么,突然看到郭阳上楼,勉强笑着竟然主动寒暄起来:“郭阳,回来了?回来交稿?对了,听说你炒股发了大财,赚了几百万?啧啧,真是让人羡慕哟!”

    这人完全就是一个小人,他与在孙胖子压力下不得不低头的胡胜完全是两种品质。

    郭阳的笑容有些淡漠:“发什么财呢,就是炒股遇上一只黑马股,赚了点小钱罢了对了,孙总在收拾东西,我们过去帮帮忙?”

    张可脸上的笑容一僵,下意识地连连摆手:“哦,我还有个版要审,我先忙去了!”

    张可勉强一笑,赶紧一溜烟小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就这么大刺刺地从孙胖子门口跑过,孙胖子满头大汗地搬着箱子,刚要招呼张可帮下忙,只看到了张可的一个冷漠的背影,嘴角一抽,又把话咽了回去。

    郭阳眉头一皱,心说真尼玛的恶心,这孙胖子就算是对不起采编中心的所有人,也对得住你张可,别人可以对失势的孙胖子避而远之,你张可却不能!

    郭阳之所以看不起他,不在于张可对自己的态度如何如何,而在于他恶劣的品性他能进晨报,完全是孙胖子一手操办,而且这几年来如果没有孙胖子的关照,他肯定当不了一个版的责任编辑,只能跟责编打打下手。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在职场上并不鲜见,可当这种潜规则或者说是劣根性在小人的身上表现出来,就格外让人心灰意冷。

    孙胖子叹了口气,这种境遇,他除了抱怨自己倒霉透顶之外,还能说什么呢?他不是没有活动过,只是上头那位根本对他的请求不予理会,而组织部门正是因此才按规定对他的职务进行了调整。

    孙胖子阴沉的目光投向了赵国庆紧闭的办公室门,一抹仇恨一闪而逝。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能有今天这个下场,与赵国庆离不开关系。但官场上不讲人情,本身就是一个权力博弈和相互斗争的过程,当赵国庆意识到孙胖子对他构成了某种威胁之后,果断出手了。

    但孙胖子现在无法与赵国庆抗衡,他被处理之后才意识到,赵国庆的背景和能量远不像他过去想象的那么简单。

    孙胖子弯腰搬起一个纸箱子,准备往行政楼搬。从业务楼到行政楼之间,有一个天桥,直线距离有七八百米的样子。孙胖子哪里吃过这种苦,重重的箱子搬得很吃力,有心找人帮忙,原本的心腹手下都关起门来躲着不见人影。

    郭阳走过去,迟疑了一下,道:“孙总,我来帮你。”

    孙胖子一怔,抬起满头大汗的脸来,嘴角一抽,尴尬至极:“是……你?”

    穷尽所有语言都难以描述和形容孙胖子此刻心情之复杂。他万万没有想到,不避讳他、不向他落井下石的人反而是他过去一年多来不遗余力打压和拾掇的郭阳!

    孙胖子张了张嘴,一句话却也说不出口来。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从孙胖子手里接过厚重的纸箱子,大步穿过长长的走廊,向行政楼的方向走去。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