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天祥悻悻而去。这是孟天祥第一次跟薛春兰之间红脸,原本关系亲密融洽的师生,骤然变得有点剑拔弩张起来,不要说郭阳看的一愣,就是周冰都觉得突兀。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郭阳心里很清楚,薛春兰绝非是为了自己跟孟天祥发生不愉快。

    孟天祥离去之后,周家客厅中的气氛就变得很古怪沉闷了。薛春兰脸色铁青,扭着头一声不吭。周冰定了定神轻轻道:“妈,其实我一直觉得您太迁就孟天祥了,看看,现在是不是原形毕露了?他竟然用这样的态度跟您说话!”

    薛春兰冷哼一声,用半是冷漠半是复杂的目光盯着郭阳,“你的钱从哪里来的?不要跟我说,这是你赚来的!”

    郭阳笑笑:“薛阿姨,钱当然是赚来的,而且来路正当清白,违法乱纪的事我是不可能干的。最近我有几首歌的版权卖出去,又做了一支股票。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经得起检验,我也不能空口瞎说。”

    “而且,对我来说,赚点钱也不是什么难事。”郭阳的声音平静如水,但蕴藏着溢于言表的强大自信:“还是那句话,我会全心全意地对待小冰,我会好好照顾她,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请您以后看我的实际行动吧。”

    郭阳如此坦然和平静,倒是让薛春兰无话可说。

    郭阳当面,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又浮现起那日被挟持被亵渎被羞辱的一幕场景,她妩媚的脸色隐隐发红,坐都坐不住了。

    但薛春兰的心理障碍旋即被某种深深的担忧焦虑所取代。

    孟天祥和孟家的事,不能就这么了了。怎么处理,对她来说非常棘手。

    如果答应孟家的求亲,且不说郭阳如何如何,就是女儿周冰这一头都过不去。但如果因此跟孟家闹翻成仇,周家以后还怎么在C市混下去?倘若孟建民真的当上了市长,等待着周定南和蓝星集团的必将是孟家无休无止的打压报复。

    薛春兰一时间心烦意乱,霍然起身,上楼而去。

    “阳阳,我妈的态度其实有变化,你发现没有?她对孟天祥……不像过去那么袒护了。”周冰轻轻说。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我感觉出来了。但我感觉更强烈的是,你妈心里有很深的顾忌,难道是孟家给了你妈很大的压力?这个孟天祥他父亲到底是省里什么部门的领导啊?”

    “省建设厅主持工作的副厅长吧,据说享受正厅级的待遇。”

    郭阳啊了一声,“难怪。你爸爸正准备转型房地产,他又是建设厅的领导啊……这就难怪了!”

    周冰撇了撇嘴:“那又如何?我们守法经验,做正当生意,他能拿我们怎么着?”

    郭阳苦笑一声,“小冰,在国内做生意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尤其是民营企业,少不了要跟政府部门打交道。”

    周冰虽然出身商人家庭,但心性温和,对各种潜规则和弯弯绕不感兴趣,所以在人情世故上基本上就是一张白纸。这也是周家富养女儿的直接结果了。周冰从小衣食无忧生活在干净纯粹的世界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被父母的保护网过滤掉来了。

    但这正是周冰最吸引郭阳的地方。

    周冰哦了一声:“对了,阳阳,我刚才听说,孟天祥的爸爸要来我们市里任职,是副市长还是市长来着?我记不清了!”

    郭阳耸然一惊:“来市里任职?”

    郭阳的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如果孟建民是省建设厅主持工作享受正厅待遇的副厅长,那么,关照惯例和一般规则,他下放C市至少会是一个常委或常务副市长,过渡一段时间接任市长也不是不可能的。

    倘若如此,孟建民给周家带来压力就在情理之中了。郭阳其实并不在乎这一点,孟天祥的父亲即便当了市长,也与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歌照唱舞照跳,但周家就不一样了。未来的C市市长,作为根基在本市的蓝星集团,周定南显然不敢轻易得罪父母官。

    在周家的根本利益和自己这个无背景无靠山的穷小子面前,周家夫妻会选择什么不用再考虑了。

    郭阳忍不住轻叹一声,局面的发展越来越艰难,已经有不受他掌控的迹象了。他肯定是不会放弃周冰的,两人的感情不会被任何外力所阻挡,但如果因为自己让周家受巨大的冲击,也不是郭阳想看到的。

    但……郭阳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不应该啊,按照前世的记忆,C市从来就没有过姓孟的市长或者副市长啊,其他市级领导的层面,只有一个姓孟的是三年后的市人大副主任孟繁星,她原先是薛春兰所在大学某学院的院长,后转入仕途,先在政协后到了人大。

    现任刘市长到了年龄,下半年就会退下来。但接替他的人郭阳记得很清楚,是D市的市委副书记三把手钱明光。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历史的进程出现了某些细微的调整?

    应该是存在这种可能性的。

    但孟建民来C市任职,与来干市长完全是两个概念。

    郭阳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他毕竟是干新闻的,对于最近十几年本市本省一些重要地区的党政主要领导的名字,他还是耳熟能详的。记忆的碎片被梳理剖析再整合,他骤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郭阳面上浮起如释重负的笑容来:“小冰,这种消息不靠谱,不能当真。省里的厅级干部多如牛毛,但地市就这么多,谁都想下来任职,但哪有那么容易?”

    “一般来说,能干上地级市市长的人,前面的任职至少是有过省直部门正职的经历,或者后台相当强硬。孟建民呢,资历不足,下来任职顶多就是常委副市长,距离市长的位置差得太远。”

    “管他呢,孟建民就是当了省长,也与我们无关。我今天让你过来,就是想当着我妈的面,让孟天祥彻底死了这份心。”周冰不以为然。父母和郭阳担心的事,在她心里没有产生半点涟漪。

    郭阳耸耸肩,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女孩本来就干净纯粹,她的世界中不想容纳太多污浊的东西,既然如此,他需要做的就是从周冰父母手里接过那把挡风遮雨的伞,为自己心爱的女孩遮起一片天地来。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