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建民闻言起身道:“薛教授说得在理,天祥,你们还年轻,先处着不着急,等小冰从美国完成学业再谈婚论嫁也不迟!好了,天祥,你陪你老师说说话,我还约了你们市里的蒋书记去谈点事,我先走了!”

    薛春兰勉强一笑:“孟厅长,您这就走?留下吃完饭呗!”

    孟建民笑,眼眸中却掠过一丝深深的阴沉:“不叨扰你们了,薛教授,我还有点事,先告辞!”

    孟建民说话间向儿子投过意味深长的一瞥。他知道今天就是继续谈下去也没什么必要了,不会有任何结果。好在薛春兰也没有把话说死,在孟建民看来,现在说什么都白搭,等自己到任之后,不怕周家不低头!

    孟建民说走就走,没有拖泥带水。

    周冰避到了一旁的衣帽间里。

    孟建民走后,孟天祥虽然觉得无趣,但还是厚着脸皮坐在客厅里等周冰。薛春兰尽管有些不耐烦,但出于孟建民的面子以及她跟孟天祥过去多年的情分,还是不得不相陪着。

    “薛老师,您别怪我着急,其实我也不是着急,这几年我对小冰的感觉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着急了呀?只不过,现在小冰跟那个郭阳……哎!”孟天祥此刻腰杆子觉得很粗,自打知道父亲即将来C市当市长,他的兴奋劲就慢慢滋长起来,连跟薛春兰说话的态度都有些变了。

    薛春兰心里莫名有些悲哀。

    她知道自己看错了人,孟天祥的秉性阴险狡诈,骨子里就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小人。自己多年来器重欣赏的一个得意门生,突然露出了真面目,让薛春兰多少有点伤感和无地自容。

    “老师还是那句话,先让小冰完成学业,你们的事以后再说。至于郭阳,我的条件就摆在那里,达不到就不会让他进我的家门。”薛春兰轻轻道,心里却是拿定了主意。

    孟家无论如何是不能轻易得罪的,至少不要闹崩变成死敌,否则对周家和周家的生意来说就是致命的灾难。当今之计,只能采取一个拖字诀了。

    “那您可得跟小冰说好,让她千万不要被那郭阳给骗了……”孟天祥心里的话脱口而出,得意忘形之下,他当着薛春兰的面说话不像过去那样再三斟酌察言观色了。

    他的这话其实就有些下作无耻了。言下之意无非是说,不要让周冰跟郭阳太过亲密了,万一失了身什么的,那么他姓孟的岂不是要戴上一顶绿帽子?

    这让薛春兰听了很不舒服,差点当场发作。

    但过道上正在听两人讲话的周冰却控制不住了,她的俏脸气得铁青,本想冲出去当面将孟天祥臭骂一顿撵出家门,但转念又一想,马上就用手机拨通了郭阳的电话。

    接到周冰电话的时候,郭阳刚刚交完车款。

    因为他最近的主要工作是追踪刑警队的案子,报社这头基本上不给他安排工作任务。他在报社呆了一会,就溜出来买车了。

    买车的计划从一开始就确定了,郭阳从股市上实现了首次财富的集聚提升,手头上骤然多了接近三百三十多万的现金,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买车。不过,车辆对他来说,完全就是一个代步工具,没有炫富或者装逼的功能,所以他看的都是中低档车,那些进口的豪车现在完全没有意义。

    国产的几个汽车品牌他最终还是放弃。想来想去,准备还是买一辆市面上如今最流行的、养车成本相对实惠的大众桑塔纳2000。十几万的价格,市场较大的保有量,安全经济实用,作为一辆创业阶段的起步车辆,足够了。

    卖车的业务员心里实在是很爽,这是他从业以来遇到的最痛快、最不拖泥带水的一笔交易了,从看车到询价再到全款支付,前后过程不超过20分钟。

    业务员满脸堆笑:“先生,黑色是桑塔纳2000的主打色,但黑色因为卖得比较火爆,没有现车,您要等一周左右的时间才能来提车。如果是您要白色的,仓库中就有现车。”

    郭阳大手一挥:“那就白色,马上提车!”

    什么颜色都无所谓,反正对郭阳来说这不过是一辆过渡车。

    “阳阳,你马上来我家一趟,快点!”周冰的声音有些急促,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郭阳听了稍稍有些吃惊,难道有什么事发生?他心里一急,简单跟业务员办好了交接车手续,然后跳上车就往南山别墅区疾驰而去。

    因为担心周冰,郭阳在车上心念电闪,都没有顾得上体验新车的感觉。好在买车的地方距离周冰家也不远,十几分钟的车程。

    周冰在家门口等候郭阳,远远见一辆崭新的没有挂牌的白色桑塔纳2000行驶过来,又见郭阳从车上跳下来,呆了呆。

    郭阳什么时候买了车、又什么时候学会开车了?

    周冰一脸震惊地望着郭阳。

    郭阳走过来笑笑:“小冰,我前两天拿到了驾照,今天刚买了车,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提车。”

    周冰:“……”

    郭阳继续笑着,拉起周冰的手来简单给她解释了一下,总而言之一句话,周冰很快就惊喜交加了:原来郭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通过出售版权和炒股小有成就了。

    周冰没有往深处想,更没有追根究底,这源于她对郭阳全身心的信任。她早就知道自己喜欢的男人绝非池中之物,一旦机会成熟就会风云化龙,只是她没想到的是惊喜来得这么突然和快捷罢了。

    周冰兴奋地挽着郭阳的胳膊,亲亲热热地进了周家的门,两人小声说笑着穿过周家别墅的过道,走向客厅。孟天祥抬头望过来,脸色骤变。

    他旋即扭头望向了薛春兰,紧咬牙关,目**沉之色。

    薛春兰也有点意外和尴尬,她正在敷衍孟天祥,所为的就是不跟孟家闹僵,给周家树敌,结果话还没有说利索,女儿周冰就与郭阳状若亲密地并肩走进来,尤其是周冰的神色就像是故意示威一样。

    薛春兰的脸色阴沉了下去:“小冰,你们怎么回事?”

    周冰静静地笑:“妈,是我把阳阳喊来的,我想今晚留阳阳在家吃饭!”

    周冰的声音虽然平静却很坚决。

    她娇柔清秀的面孔上,精致好看的嘴角轻挑,勾勒起坚定的弧度。

    薛春兰嘴角一抽。知女莫若母,从女儿此番刻意展现的坚决态度,以女儿外柔内刚的性格,如果她再站在孟天祥一边,估计女儿的反弹会义无反顾。

    孟天祥在一旁冷森森道:“薛老师,您不是说他达不到您的标准不允许再进周家家门半步吗?怎么,我看您的话似乎不太管用啊?”

    孟天祥这话有点放肆了。一来是孟天祥嫉妒如狂、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二来是他自觉有恃无恐、认为没有必要再对薛春兰曲言迎合了。

    薛春兰脸色一沉,眼眸中闪过一丝怒火。但她终归是无比理性和现实的女人,想起孟建民即将来本市任职,一旦与孟家因此激化矛盾,会损伤周家的根本利益,她心里暗暗叹息一声,缓缓扭头望着郭阳,一字一顿道:“郭阳,你是一个聪明人,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我不想多说了!”

    周冰柳眉一跳,就要说话,却被郭阳抓住了小手,捏了捏,示意她不要激动。

    郭阳平静的目光从孟天祥身上扫过,他实际上有点吃惊孟天祥对薛春兰说话的态度,隐隐与过去截然不同。但无论如何,今天他既然来了,就不会后退半步。

    郭阳轻轻地笑:“孟总,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达到薛阿姨的条件呢?”

    “一年一百万?就凭你?”孟天祥鄙夷地撇了撇嘴:“不过,我上午找你说的话还是算数,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

    郭阳的神色更加平静:“这样吧,孟总,我这里有三百多万,我们也不妨来做个交易,如果你同意不再纠缠小冰,这三百多万就是你的了!”

    郭阳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一个存折来,慢吞吞递给了孟天祥。

    郭阳的话如同石破天惊,孟天祥急匆匆抓过郭阳的存折扫了一眼,吓了一大跳,他没有看错,上面的金额显示赫然在目,果然是三百多万!

    孟天祥手一哆嗦,红色的存折飘落在茶几上。

    他面带匪夷所思之色,颤声道:“这怎么可能?你哪来的这么多钱?不可能!”

    “如果你觉得我是抢银行来的,你可以去公安机关举报我。至于我的钱哪里来的,我没有向你报告的必要。你不是喜欢用金钱做交易嘛,我们就来一次交易,套用一下你的话,只要你不再纠缠小冰,这三百多万就是你的了!”

    郭阳知道孟天祥不可能去举报,即便他做出这种无聊的事,郭阳也毫不害怕。举报了也没啥鸟用,他不是党员领导干部,纪委或者公安机关根本不会受理这种烂事。

    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作为重生者,如果连这点坎都越不过去,他还不如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孟天祥脸色青红不定,他突然扭头望着薛春兰:“薛老师,这不会是你们周家和她串通好了诓我上当吧?”

    孟天祥不信郭阳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家致富。这可是三百多万的现金啊,不要说郭阳了,就是他,都拿不出来!他下意识地认为这钱是周家给郭阳的,目的是欺骗自己。

    薛春兰再也忍不住,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声色俱厉道:“小孟,你是说老师在撒谎吗?!”

    郭阳却是心里暗笑,孟天祥这么怀疑是最好不过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