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建民不准备浪费时间了。

    他轻轻一笑道:“公事呢就不多说了,反正薛教授可能也听说过了,我的工作最近有些变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要来你们C市工作。已经上了省委常委会,估计正在走组织程序。我来做做调研,提前了解一下情况。”

    按照官场上的体制议事规则,厅级干部任命问题即便是上了省委常委会讨论,即便是进入了组织程序,距离真正的任命下达也还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因为时间跨度比较长,所以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般来说,当事人在任命之前是不会轻易向外透露的,知道的人越多,不确定性就会越大,因为越是实权的岗位竞争的人越多。

    孟建民当然知道这一点,他之所以冒着一定的风险向薛春兰透露,当然也不是为了显摆炫耀,而是为了给周家施加一些压力。他本来就是正厅级待遇主持省建设厅工作的副厅级干部,省直重要部门的干部调整到地方使用,至少会是一个常委或者常务副市长。

    孟天祥在一边身形一震,面露狂喜:“爸,您要到C市来工作?你这保密工作做的还真好,都不给我说啊!”

    孟建民微微一笑:“年轻人不要管大人的事,开好你的公司就好了,我的工作与你无关!”

    孟天祥心头无比的振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如果他爸爸来C市当了常务副市长乃至市长,周家这只地头蛇岂敢不听套?

    薛春兰心头凛然,嘴上却故作惊讶道:“真的吗?那真是要恭喜孟厅长不,是孟市长了。”

    孟建民矜持地笑:“都是组织安排,作为党的干部,我们只能是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以后我在C市工作,我们两家可是要常来常往!”

    “好了,我说说私事。”孟建民笑容更浓:“我们家这小子是你的学生,可以说是你一手培养出来的,他的性格脾性你比我这个当父亲的还要了解,我是这么想的,我们两家不如亲上加亲,让我们家这小子给你们周家当个上门女婿如何?”

    薛春兰心头发紧,知道终于还是无法回避了。她深吸了一口气笑道:“您说笑了,堂堂市长家的公子,怎么能给我们一个老百姓家当上门女婿呢?我们可是高攀不起哟!”

    这当然是玩笑话,但玩笑话也透着几分婉拒的意味。

    孟建民眉头一皱:“哪有什么高攀不高攀的事儿?天祥对你们家小冰情有独钟,他们两个人门当户对,才貌相当,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们这当父母的可不要从中阻拦哟?薛教授!”

    孟建民这番半是玩笑半是威胁的话说出来的时候,周冰恰好从外头走进一楼的过道。她刚才心里烦躁,出去在小区里溜达了一圈,见自家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官车,知道孟天祥的父亲到了,本想避而不见,但又特别担心母亲会“卖女求荣”,就咬咬牙,准备进来听听动静。

    孟建民这话,周冰听了比母亲还要紧张。她竖起耳朵倾听着,且看薛春兰如何应对。

    薛春兰柳眉一蹙,却是勉强笑道:“您这话说的,小孟在这守着,我可是一直都支持他和我们家小冰来往的,我现在也还是这种态度”

    “只不过呢,我们家小冰上大学时谈了一个男朋友,这孩子呢又比较认死理,很是痴情,我们两口子也是没有办法。”

    薛春兰竟然说出这种话来,这让周冰听了又惊又喜。她并不知,孟天祥父子如此咄咄逼人,引起了薛春兰的强烈反弹。

    孟建民大为不满,沉声道:“薛教授,有的时候呢,也不能完全由着孩子的性子来,他们年轻人还是太天真,不懂世事艰难,我们这当家长的该为他们做主还是要当机立断的!”

    “我听我们家天祥说了,那小子是北方晨报的一个小记者,家境差,人品也极差……不是我说你啊,薛教授,你可是大学教授,高级知识分子,老周又是知名企业家,你们家若是找个穷小子当女婿,或者你们家小冰被人骗了,传扬出去可是不太好!”孟建民凛然道:“还是我们这种门当户对,知根知底的好!”

    本来以孟建民的身份而言,薛春兰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就不该再继续纠缠下去,哪怕他有后续的手段,也不能当面纠缠下去。但孟建民这一趟是有备而来,自然是不达目的不肯罢休。

    薛春兰沉默了片刻,抬头笑道:“您说得对,我过后再劝劝小冰。”

    薛春兰这话其实还是婉拒,一种托词。

    孟建民有些恼火,他大老远地从省城赶过来,薛春兰竟然不给他面子,让他大不爽。他冷冷道:“薛教授,有些事我们都要慎重考虑考虑,孩子的事情可不能让他们走了弯路,这对谁都不好!”

    孟建民明显有些威胁意味的话,让薛春兰听了心下羞愤起来。但孟建民的身份毕竟不一般,她不好为自己丈夫轻易树敌,闻言就借着低头喝水的当口调整了一下心态,轻轻道:“那是当然。我这不也跟小冰说了,她还年轻,现在要过多考虑事业和学业,婚姻的问题放一放再说。这两天她就要回美国去读书了。”

    见父亲出马竟然还是没有让周家就范,而薛春兰今天的态度明显有点不对劲,居然有保护周冰和郭阳的迹象,这让孟天祥恼羞成怒。

    他心里那个气啊,我这些年天天把你当老佛爷一般供着,几万的礼物随便送,没想到关键时刻,你竟然还是偏向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穷小子!

    孟天祥在一旁忍不住大声道:“薛老师,您不是给那小子设立了一个标准吗?一年之内赚不到一百万,就不能再进周家的门,是不是这样?”

    薛春兰转头望着孟天祥,心里的怒气升腾起来。她现在总算是认清了孟天祥的真面目,过去的谦卑有礼不过是装出来的,而对自己的毕恭毕敬更是别有用心!

    但考虑到孟建民的身份和他日后要在C市当市长的显赫权势,薛春兰便压住了火气,笑吟吟地冲孟天祥道:“小孟,是啊,我是给他设立了一个标准,不过,这还没到一年的期限嘛,所以啊,我说你也不要太着急了,让小冰先回美国读书,你们先当朋友处着!若是期限到了,他还是没有达到我的标准,小冰也没有话说,你说是不是这样?!”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