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定南坐在自家的客厅里,脸色微微有些阴沉。今天早上,他突然接到了省城孟副厅长的电话,说是上午要来周家拜访。周定南马上就意识到是怎么一回事。

    薛春兰在客厅里来回踱步,神色也有点复杂。

    知道孟副厅长要来的消息,薛春兰有意无意试探了一下女儿的态度。周冰没有说太多过激的话,但从她那坚定决绝的眼神中,薛春兰读到了她的心意。

    如果父母答应孟家的求亲,周冰势必会跟家里决裂。

    所以薛春兰心里很烦躁,觉得小孟还是过于着急了,这事办得不妥,让夫妻俩非常难做。

    “怎么办?”周定南声音嘶哑,充满着焦虑。

    “先听听他的意思再说?”如果是几天之前,薛春兰肯定会希望见到孟家来提亲,这不会给她造成任何焦虑;但如今却不同了,一个是她对郭阳的态度正在悄然发生转变,一个是女儿的态度越来越坚决,她做什么决定显然都不能无视女儿的尊严。

    周定南恼火地猛然一拍桌案:“都是你的好学生惹的祸!他这是要干什么?让他爸爸来威胁我们吗?老子还偏不吃这一套!”

    薛春兰的声音凝重起来:“老周,没有必要跟孟家闹崩!你要知道,孟建民这人很不简单,他虽然是建设厅的副厅长却在一年前就开始主持日常工作,享受正厅级的待遇,我们在省城要拿的那块地,完全就是他一句话的事!”

    “更重要的是,我听说,孟建民马上要来我们市干常务副市长,准备接市长老刘的班。这已经上过省委常委会基本确定了。”

    周定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知道妻子因为娘家的缘故,在省里消息灵通,她这么说肯定不会有假。

    同样是厅级干部,省厅的领导权力再大对周定南来说都可有可无。但本市的常务副市长乃至市长,那就意义不同。毕竟蓝星集团的根基在C市,得罪了父母官,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啊。

    薛春兰烦躁地抬头望着天花板。

    本来她也不会太忌惮孟建民,哪怕孟建民走马上任C市市长,有娘家的资源背景在,也无妨。但奈何因为当年的决裂,至今薛春兰和娘家还没有完全修复关系,往来淡漠,很难从娘家得到实质性的帮助。

    周定南面色阴沉坐在那里,他的呼吸有点粗重。

    一边是女儿,一边是孟家的权势,中间还夹杂着周家的根本利益。周定南左右权衡,无法取舍。

    薛春兰突然抬头望着丈夫,目光坚决:“老周,你先回避下吧,我就说你临时有重要客商要见去了外地,只要你不出面,无论我怎么跟他谈,哪怕是谈崩了,都还有回旋的余地!”

    周定南深吸了一口气,霍然站起身来,这是他最佩服妻子的一点,不愧是高干家庭出身的大家闺秀,在关键时刻她的魄力和决断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薛春兰说得没错。周定南名义上是周家之主,只要周定南回避与孟建民相见,将来就会留下回旋的空间。

    周定南没有迟疑,马上就往外走。但他走了两步就停下脚步,向楼上扫了一眼,又念及妻子一直以来的态度,不由转身担心道:“春兰,我希望你无论做什么决定,都要想想小冰,不要伤害女儿!”

    薛春兰心烦意乱地挥挥手:“快走快走!我心里有数!”

    丈夫走了,薛春兰脸上才浮起一抹羞恼之色。纵然她觉得孟天祥比郭阳更符合她的择婿标准,纵然她不满意郭阳卑微的出身,纵然她有意撮合孟天祥和女儿,但她终归是一个骄傲和清高的女子,孟天祥如此急功近利搬出父亲孟建民来变相给周家施加压力、逼迫周家就范的做法,还是引起了她极大的反感。

    只是她一向对孟天祥赞赏有加,当着丈夫周定南的面,她无法打自己的脸。

    孟建民和孟天祥一起进了周家的门。

    薛春兰笑吟吟地素手让客,与孟建民客套寒暄。她虽然是无职无权的知识分子,大学教授,但她背后站着薛家,孟建民对薛春兰也怀有几分客气。

    儿子在周家这几年下的功夫以及薛春兰对孟天祥的赞赏态度,让孟建民觉得今天的事无非就是顺水推舟他来,给足了周家夫妻面子,也逼迫周家下最后的决断。

    至于薛春兰说得周定南临时有事外出避而不见,孟建民没有太在意,因为他知道在周家真正说了算的是眼前这个优雅妩媚的女人,而不是周定南。

    “孟厅长,请坐。阿姨,给客人上茶!”

    孟天祥左顾右盼,急急道:“薛老师,小冰呢?”

    薛春兰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快,面上却若无其事道:“小冰有事出门了,她准备回美国,临走去买点东西!”

    孟天祥明显有点不信,但嘴上却不好说什么。

    孟建民呵呵笑着:“薛教授啊,你们家老周生意做得越来越大了啊,最近把战场都扩展到省城去了,我昨儿个还听郊区的宋区长说,蓝星集团成立了一家房地产公司,最近正在拿郊区的一块地?”

    薛春兰眸中光彩一闪:“好像是吧?老周的生意我不是太关心,随便他去折腾吧,反正够吃够喝了。”

    孟建民大笑:“薛教授真是客气,你们家何止是够吃够喝啊?北方省赫赫有名的民营企业,全省都数得着的大老板,实力不是一般的强啊!”

    薛春兰也笑:“哪有那么夸张,孟厅长,您请喝茶!”

    “薛教授,老周要是对那块地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帮着找找宋区长,他是我的老部下,这点面子应该还是给的。”孟建民满脸堆笑,渐渐开始逼近主题。

    薛春兰心头一紧,随意地笑:“那敢情好,等我问问老周,他要是有需要,一定去找孟厅长帮忙!不过,蓝星集团的主业是化工,涉足房地产估计也就是小打小闹,那块地能拿到最好,拿不到估计也不算什么。”

    孟建民心里暗暗冷笑:少给老子耍滑头,明明蓝星集团现在正在转型,在房地产市场上四处作战,还敢说是小打小闹?省城郊区的那块地关系着蓝星房地产这块牌子能不能在省城站住脚,对于周定南来说,肯定是至关重要。

    薛春兰虚晃一枪,明显有点不对劲,难道?孟建民眸光一冷,突然肃然道:“薛教授,我这趟来呢,一则为公,二则为私,可以说是公私都有。”

    薛春兰揣着明白装糊涂:“孟厅长,您有话就直说!”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