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没有想到纵然是郭阳都没想到,向来温和娴静的周冰居然当场暴怒发飙了,她愤怒地起身扬手指着董珂怒斥道:“你什么人啊?你吃饱了撑的还是怎么的,管我们的闲事?我劝你还是回家洗洗嘴巴子,别满口胡柴,别人利用当成一条狗,到处瞎咬人!”

    周冰的临场爆发让所有人都震惊无语。

    周冰扭头望着冯琦声音略缓了一些,歉意道:“琦姐,我们走了,扫了你的兴致,对不起了!”

    周冰俏脸冰寒拉起郭阳的手就往外走。

    郭阳无奈地耸耸肩,边走边回头向冯琦苦笑道:“姐,回家跟老爷子打声招呼,就说我这周有点忙,可能就不过去陪他了!”

    冯琦无语地点点头,挥挥手,示意郭阳和周冰快走。实际上冯琦也意兴阑珊了,如果不是有黄曼秋和林大勇这两个她邀请来的客人在,她也早就拂袖而去了。

    董珂脸色不好看,孟天祥的脸色更难看。刚才周冰的发飙虽然明着是冲董珂来的,但实际上多半是骂给他听!换言之,孟天祥自知在周冰心里的恶劣印象由此更加稳固!

    黄曼秋若有所思地问:“小琦,郭阳跟你们家老爷子什么关系啊?听起来好像关系挺亲密的……”

    冯琦深吸了一口气:“他是我们家老头的关门弟子,在老爷子心里郭阳的地位可比我和我哥重要得多,视为己出,一家人看待的。”

    冯琦有些郁闷地向服务员挥挥手:“服务员,上饭点!酒不喝了!”

    黄曼秋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一口一个姐叫着!我还以为小琦你要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姐弟恋呢……”

    黄曼秋为了缓和包厢内尴尬沉闷的气氛,仗着她和冯琦多年好友,开了冯琦一句玩笑。

    冯琦脸色骤红:“黄姐,什么姐弟恋啊……他就一小屁孩,我就当他是弟弟,哪有那心思!”

    黄曼秋掩嘴轻笑。

    传承弟子无论过去和现在,都与子嗣并无太大区别,至少是当成一家人看待的。既然郭阳是冯元良的关门弟子,他与冯琦的亲昵就能说得通了。

    孟天祥脸色一变:这小子什么时候变成冯元良的传承弟子了?这老头在国内文化领域的地位很高,冯家虽然没有权势却依旧是人脉遍华夏,冯元良的门生故旧有不少如今都位居高位,郭阳是他的传承弟子,这层身份至少是不亚于自己这个副厅级干部子弟了。

    孟天祥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在身份背景上的所谓优势早已荡然无存,这让他焦虑不安起来,开始考虑是不是让父亲亲自跑一趟C市,当面向周定南夫妻提亲。

    周家毕竟是商贾之家,作为利益至上的大商人,要游走在权力的边缘讨生活,孟天祥就不相信周定南会得罪自己的副厅级高官老爸。

    董珂心里直接凉了半截。他本来还想利用一下父亲的权力辐射关系,找机会报复一下郭阳,但郭阳是冯元良那老头的弟子,他怎么敢动?万一事情暴露,不要说外人了,就是他父亲都饶不了他!

    酒店门口。

    童华笑着停下脚步:“冰冰,郭阳,我就不当电灯泡了啊,我回家,郭阳你负责把冰冰安全送回家!走了!”

    童华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离开。

    周冰盈盈站在那里,柔声道:“阳阳,我不该来的,扫了你们的兴致。不过,董珂那小子实在是太可恶了,恶语伤人,我实在是忍不住!”

    郭阳哈哈大笑:“官二代吧?据说是NS区董区长的儿子?有个县级实职领导的老爹,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好了,嚣张跋扈、狂妄无耻,关键是还非常愚蠢,一次次被孟天祥利用当枪使都不知,这样的人就该骂!”

    “不过,你不知道,这小子今晚上算是被我气了个半死。他好像对冯琦很有意思,他竟然吃我的醋,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故意跟冯琦亲亲热热说话,你是没见他气急败坏的样子,简直能笑死个人!”

    周冰其实也看出了几分,郭阳当众跟冯琦故作亲密,已经把董珂那小子本来就不高的智商气回姥姥家了。

    她微微一笑,却是嗔道:“阳阳,你可是坏死了!”

    周冰旋即有些忧心忡忡道:“阳阳,我妈的态度还是有问题。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爸都跟她翻了脸吵起来了,我爸站在你一边,但我妈……哎!”

    “慢慢来、不着急,小冰,我会尝试着努力去让你妈妈接受我,你不要夹在中间为难了。”郭阳探手拍了拍周冰清秀的肩膀,揽着她纤细的腰身,两人在昏暗的路灯下慢慢行去。

    “我跟我妈也摊牌了。我说如果她再反对我们的事,我就离家出走,就像她当年一样!”周冰幽幽叹息着:“你猜她怎么说?”

    郭阳心头一动:“重提她的条件?让我在一年的时间内赚够一百万?”

    “是啊,还不仅如此,还要让我先回美国完成研究生的学业,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我还去美国干什么?”周冰郁闷道。

    郭阳笑了:“你妈那一百万的条件……其实没什么问题。至于美国去不去都可,这个在你。但现在不要走,小冰,下半年再说吧,你一定要听我的话!”

    周冰讶然:“我是不想回去的,但如果我妈坚持的话,你也不反对,我就回去呆半年把学位考出来。但为什么现在不能走啊?”

    郭阳神色严肃认真:“小冰,听我的话,过两个月再走,我们才刚团聚,我可舍不得你!”

    见郭阳把情话说得如此严肃和一本正经,周冰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真舍不得我?”

    女孩温柔款款眼眸中柔情流转,昏黄的路灯光线给她的全身镀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晕,郭阳一时情动,就一把将她拥在怀中,低头吻了下去。

    女孩被郭阳一通激情地热吻吻得娇-喘-吁-吁-玉-体-酥-软,她依偎在他的怀中红着脸用手在郭阳的胸膛上画着古怪的小圈圈,两人拥抱着站在人行道上,身边间或有行色匆匆的路人,擦肩而过时投过玩味的一瞥。

    这年头还不像后世娱乐生活那么丰富,恋人出门压压马路,是一种谈恋爱的最常见的方式,大家早就习以为常了。

    对于周冰来说,这一刻是如此的甜蜜和幸福。尽管两人目前暂时还无法跨过母亲薛春兰这道关卡,但女孩觉得只要自己坚持到底,曙光就一定在眼前。

    两人没有打车,相拥着步行向周冰的家走去。夜晚的C市街头车流往来如梭,道路两旁的灯红酒绿熙熙攘攘,并没有在两人心底激起半点的涟漪。周冰的心神非常宁静恬淡,她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能让她和郭阳就这样慢慢地相拥走下去,直至生命的终结。

    周定南乘坐自己那辆黑色的奔驰车从对面的路口驶过来,周定南无意间发现了女儿和郭阳在路边慢慢行走的亲密无间的身影。从他的这个角度看过去,两人行进的速度很慢,将两道背影在人行道上拖得长长短短,而这样一幅夜幕下原本司空见惯的情侣画面,在周定南眼中渐渐定格起来。

    即便是隔着老远,即便是坐在车里,即便是不为郭阳和周冰所知,周定南仿佛也清晰地感觉到女儿与她所爱的年轻人那浓缩在平静画面中的挚爱深情,他本想招呼下女儿,但有些不忍心破坏这幅画面,就挥手示意司机继续驶过去。

    周定南摇上了车窗,眼眸中的笑意却在渐渐放大。

    作为父亲,他了解自己的女儿,他知道女儿想要的不过是这样一份心灵上的归属和宁静,至于那些物质富贵和一切外在的浮华,都不是她想要的。

    十多年的打拼,他已经创下诺大家业,足以保证女儿一生衣食无忧了。对于周定南来说,他择婿的标准首重人品心性,物质条件尚在其次。虽然一开始他也受了妻子的影响,加上确实郭阳的出身太过卑微,对郭阳百般排斥抵触。

    但后来女儿的执着和一往情深让他心有所动,而接下来郭阳在妻子薛春兰被挟持绑架过程中的表现真正打动了他,因为不但折射出郭阳的人品,还将他对女儿周冰的挚爱反衬出来。

    周定南不明白妻子的固执和傲慢为什么会在郭阳身上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尤其是郭阳冒死相救的义举,心肠坚硬如薛春兰,竟然无半点感激之心,这又让周定南感觉非常失望。他觉得妻子最近这两年性情更加跋扈傲慢,也更加刚愎自用和自私,她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女儿的幸福着想,实际上整天考虑的还是自己的面子,从未想过她这种行为给女儿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周定南坐在车里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眼前又浮现起薛春兰那张妩媚中透着一丝刻薄、风韵中萦绕几分骄矜的面孔,这张熟悉的面孔却让他感觉到某种陌生。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