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孟天祥,看到妻子的脸色有些异样,周定南忍不住皱眉道:“春兰,这就是你口口声声百里挑一的好学生吗?简直是疯了,竟然拿这种事情来逼婚,这算什么?利诱?威胁?混账东西!”

    薛春兰沉默着。

    孟天祥方才的话的确也让她有些不舒服,但孟是她一直赞不绝口的学生,她又是固执己见的人,要让她因此对孟天祥产生太大的恶感也不现实。

    周定南又怒道:“省城那块地我虽然很看重,但我却绝对不可能用来交换小冰的婚姻大事!春兰,你还是好好想想吧,通过最近这两件事,我觉得孟天祥这小子太不可靠,品行有问题,不要说小冰不喜欢他,就是小冰有心,我也不会同意!”

    薛春兰突然轻叹了一口气道:“老周,人无完人,谁还能没有一点缺点呢?我想,小孟也是太着急了,看到小冰和郭阳走得太近,心情迫切就有些口不择言,他的本心应该是善意的!”

    周定南冷笑:“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就非认准了这小子!我看小郭那孩子就不错,对人有情有义,家庭虽然困难点,但我们家还缺钱吗?只要他人品好、对小冰好,不比什么都重要?你拿这个说事,其实就是偷换概念!”

    道理就是这个道理。周家这么有钱,足以保障女儿未来的物质生活。以郭阳家境贫寒为由来阻挡女儿与他交往,实际上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

    “老周,这不完全是经济条件的问题。他出身卑微,而且还是单亲家庭,我担心他性格上存在缺陷,他和小冰在热恋中很多毛病都暴露不出来,但结了婚就不一样了,天长日久地居家过日子,家世的差距、价值观的差异、生活方式的不一致,会让他们两个人越来越不合拍,越来越痛苦……到时候怎么办?”

    薛春兰轻轻道:“能让小冰喜欢,他当然有优秀之处,这一点我承认,因为我相信女儿的眼光。但婚姻与爱情完全是两码事,我们当初不也是这样……”

    薛春兰说到此处陡然发现自己无意中又触及到了丈夫的敏感神经,立即尴尬地闭嘴不言了。

    周定南脸色涨红,他愤怒地跺了跺脚转过身去冷声道:“我总算是明白了,在你这位千金大小姐的眼里,我们这种出身卑微的人其实永远都无法改变门第上的差距!哪怕我通过努力获得了成功,哪怕我们已经结婚二十多年,恐怕在你心里,嫁给我仍然是恩赐一般的下嫁吧!没错,是我高攀了薛家大小姐,我们结婚这些年,我拼命赚钱、放弃自尊和个性,按照你的要求,戴着假面具舔着脸挤进所谓的上流社会,言行举止都要表演出贵族气度,为的就是能配得上你大小姐的身份,与你贵族小姐的作风合拍!”

    周定南越说越激动,积累了许久的压抑和愤怒情感瞬间喷薄而出:“是啊,你说的没错,我们当初也是这样。你一时冲动,不惜与家族决裂嫁给我这个穷小子,但后来你发现我与你圈子里那些少爷公子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于是就逼着我无论时候都要穿得衣冠楚楚,与我家那些穷亲戚断绝一切往来……这些年,我为了跟你合拍,扮演着一个虚伪的贵族角色,但我心里,我心里的痛,薛春兰,你可有过半点的关心?”

    周定南扶着自己的胸口,声色俱厉。

    薛春兰妩媚的脸蛋上浮起一丝苍白,她上前去拉起丈夫的手来,柔声道:“老周,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误会我……”

    周定南甩脱了薛春兰的手:“我误会你?薛春兰,你我二十多年的夫妻了,你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我还能不清楚?”

    “我承认,你说的话很有道理,爱情与婚姻是两码事,当爱情的美好幻灭之后,一桩没有基础的婚姻维持起来的确非常艰难。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的。”

    “但我需要提醒你的是,我们的女儿我的女儿小冰,她不是什么贵族小姐,她是我周定南这个出身卑微的人的女儿,她的骨子里流淌着我这个卑微之人的血脉,她终归还是一个普通女孩,既然她喜欢郭阳,那我就支持她!哪怕是你反对,我都要支持!”

    “什么门当户对,统统见鬼去吧!只要女儿幸福,这比什么都重要!”周定南怒吼一声,拂袖上楼。

    薛春兰呆呆地站在客厅里,望着丈夫暴怒的身影,耳边犹自回荡着丈夫暴风骤雨一般扑面而来的情绪宣言,心里也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来。

    其实她没有半点看不起丈夫的心念,就算是当初还有一点,结婚二十多年也早就烟消云散了。只是她骨子里的那点所谓“贵族气质”,让她潜意识地喜欢站在高处俯视别人。

    挟持案后,她曾经想尝试着接受郭阳,但每当她浮起这个念头,心理上的魔障就同时升腾起来,作为一个出身高贵、一生骄傲矜持的女性高级知识分子,她将被劫犯那晚的调戏羞辱当成了毕生之耻,每次见到郭阳,都相当于是让她重新面对一次心灵的无形拷问,痛不欲生。

    薛春兰的灵魂深处都在颤栗,她手捂住面孔,突然伏在沙发上放声恸哭起来。

    周冰悄然走进门来,目光复杂地望着恸哭的母亲,却没有上前去安慰。父母刚才的吵架她落入眼底,父亲支持的态度让她欢喜,但母亲近乎偏执的反对,实在是让她无语凝噎。她怎么都想不明白,接受郭阳对于母亲来说,就这么难吗?

    难道母亲心目中那些所谓的门当户地陈腐观念以及她的面子虚荣,比她这个女儿的终生幸福还要重要?

    良久。周冰才慢慢走过去,坐在了母亲身边,轻轻道:“妈,您别伤心了,爸爸也是在气头上才说了几句重话,您别太在意了!”

    薛春兰这才收住了悲声,缓缓起身来抹了一把眼泪,静静地望着女儿,嘴角抽动着。

    “妈,您都是为了我好,我心里很明白。但是我爱阳阳,没有他,我活不下去的。我从美国回来,就是放不下他。过去的一年,我在美国度日如年,这让我想清楚了很多事。”

    “我和阳阳,跟您和爸爸不一样。只要能跟阳阳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我也从来没有觉得阳阳就比我们矮一截。妈妈,其实在我们这个国家,哪里有什么真正的贵族呢?外公当年不也是农民出身吗?所以这些门户之见,都太可笑了。”

    “妈妈,您可知道,您这么对待阳阳,我多么心痛?!我不能没有阳阳,如果您还是执意要拆散我们,那么,我宁可像您当初一样”周冰的声音轻柔而坚定。

    薛春兰浑身一震,她了解女儿外柔内刚的个性,知道她说得出做得到。

    周冰幽幽一叹,再次望了母亲一眼,起身落寞地上楼。

    薛春兰嘴角翕动:“小冰……”

    周冰停下脚步,转身望着她。

    “小冰,我不反对你们在一起。但是我有两个条件。”薛春兰起身走向周冰:“第一,我前面跟郭阳提过一个条件,在他达到我的条件之前,不要再进我们的家门;第二,你要听妈妈的话,尽快返回美国去完成你的学业,即便是他,也不想看到你因为谈恋爱而半途而废吧?”

    周冰突然笑了起来,眸光中闪烁着莫名的神采。她想起了母亲那个可笑的要求郭阳一年赚够一百万的苛刻条件,知道母亲打心眼里还是不愿意接受郭阳,有这个前提,她可以随便找出一万个理由,甚至不需要任何理由。

    既然如此,那她和薛春兰之间,也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周冰默默上了楼,回房。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