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天祥这次带来的送给薛春兰的明朝永乐年间的白釉碗是真品,听着郭阳似乎发自于心的真诚赞赏声,孟天祥心底冷笑。他阴沉的目光从坐在郭阳身侧温柔款款的周冰娇媚的身上掠过,眸光闪烁起来。

    他对周冰的狂热之心其实并不仅仅是来自于爱慕,还有对薛春兰身后薛家背景的深层次觊觎之心。当然,周定南创下的诺大家业也让他垂涎三尺。周定南夫妻就这么一个女儿,只要他变成周家的女婿,周家所有的一切将来都是他的,而且通过这种联姻,孟家与攀附上薛家,未来对于家族的好处显而易见。

    为了得到周冰,孟天祥从三年前就开始下功夫,为了讨薛春兰的欢心,他不遗余力逢迎、不惜血本投入,长时间以来,这已经变成了他的某种执念,他不允许任何人破坏他的计划。郭阳的存在,孟天祥本来没有太放在心上,因为他自信郭阳这种出身卑微的穷小子,难以对自己构成实质性的威胁。

    可最近,郭阳却展露出不同凡响的一面,尤其是那日郭阳对薛春兰冒死相救,让孟天祥陡然间意识到郭阳的巨大威胁。所幸薛春兰对郭阳的态度依旧排斥,着让孟天祥暗暗松了一口气。

    在孟天祥看来,周冰对郭阳如何实际上并不重要。爱情算个鸟啊,在现实和利益面前,爱情一文不值。只要薛春兰夫妻不同意,周冰和郭阳没有半点可能。

    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孟天祥决定先下手为强了。

    他准备向薛春兰夫妻提亲,而他为此还准备了一招杀手锏。他知道周家的蓝星集团最近正在从省城竞争一块地,这是蓝星集团从传统机械制造行业转型走向房地产市场的关键一步,而他那位副厅级干部的父亲恰恰能在这个项目上说得上话。

    薛春兰回房小憩了片刻,下楼来招呼保姆阿姨准备晚餐。见郭阳还没有走,她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她还是没有理会郭阳,径自坐在客厅里陪着孟天祥说着一些闲话。

    见母亲如此,周冰心下气不过,就拉起郭阳的手小声而坚决道:“阳阳,走,我们出去吃!”

    郭阳犹豫了一下,扭头望着神色冷漠的薛春兰笑了笑,强自压下心里的各种不舒服,依旧彬彬有礼向薛春兰道别。薛春兰眉头紧皱,冷着脸陈沉声道:“小冰,你怎么能这样,家里还有客人,你跑出去干嘛?”

    周冰心里极苦,勉强一笑:“妈,我和阳阳出去办点事,一会就回来,你们吃吧。”

    郭阳迟疑着还是被周冰拖着离开了周家,他原本是想找薛春兰好好谈谈的,跟周冰母亲这样怼下去,不是他的初衷,让周冰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他更是不愿。但想了想,今天孟天祥在,估计薛春兰也没有耐心跟他谈,所以就罢了这个念头,准备改天再来。

    薛春兰对他的冷漠和排斥如此根深蒂固,郭阳颇为无可奈何,局面比他想象中的要艰难得多。他心里很清楚,薛春兰出身大家族,骨子里的傲慢骄矜非常人可以理解,而她对自己这个穷小子的蔑视发乎于心,短短时间想要去除,相当不容易啊。

    见周冰温柔款款小鸟依人般拉着郭阳的手并肩离去,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看得孟天祥心头隐隐作痛,眸中的一抹妒火熊熊燃烧起来,但他掩饰地极好,当薛春兰充满歉意的目光投射过来时,他脸上的君子风度和真诚笑容更加浓烈。

    孟天祥按捺不住了,决定跟薛春兰摊牌了。

    “薛老师,我喜欢小冰已经好多年了,我想今天当面向您和周叔叔提亲老师,请您放心,我会全心全意对待小冰,绝不会让她受半点苦和委屈……还请老师成全我!”孟天祥定了定神,目光热切地紧盯着薛春兰。

    薛春兰吃了一惊,有些意外。孟天祥对女儿的心思她当然心知肚明,事实上这也是她一直想要撮合和乐见其成的事情,只是女儿对孟天祥不待见,她暂时也没有办法。但孟天祥今天直接求亲了,多少让薛春兰措手不及。

    孟天祥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薛春兰面前,伏在薛春兰的双膝上泪流满面:“老师,我实在是太爱小冰了,我不能没有她,求您成全我!”

    薛春兰呆了呆,探手拍了拍孟天祥的肩膀,苦笑道:“小孟,你快起来,别这样!你对小冰的心意老师很明白,老师也希望你们能走到一起,但小冰……小孟啊,你别着急,慢慢来,我想只要你和小冰多相处,未尝没有机会!”

    孟天祥哽咽着起身坐回了薛春兰身边,心底却是流过一丝愤怒。他心道老子这些年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大的心血,你除了口头上的支持没有半点的实际行动,你希望我和周冰走到一起,你希望有个卵用,你要给周冰施加压力逼着她跟我订婚才算有诚意。

    “老师,我不是着急,而是我……”孟天祥眼前浮起郭阳那张英挺平静的面孔,忍不住焦躁起来,咬了咬牙就下意识地放出了自己的大招:“老师,这也是我父母的意愿,如果您不反对,明天我父母会亲自登门提亲……我爸爸说了,我们两家门当户对,将来也能互相帮衬,他还说省城西郊那块地,他能说得上话,郊区的区委书记原先就是我爸爸的老部下!”

    薛春兰听了微有错愕之色。

    她是什么人啊,怎么能听不出学生孟天祥话语中不着痕迹透射出来的深层暗示,他高举着一束玫瑰花和一根利益的橄榄枝双管齐下,这是在跟自己摊牌了吗?

    实话说,薛春兰没想到孟天祥会以这种方式来当面求亲。她心头一动,眸光闪烁。蓝星集团正在向房地产转型,省城这块地能不能拿下来是公司转型是否成功的关键,如果孟家能帮着丈夫完成这次竞标,对周家的好处可想而知。

    但她是一个极其骄傲的知识女性。她虽然看重利益,但却从未想要拿女儿一生的幸福来进行利益交换。

    她排斥郭阳,是因为她不相信出身卑微的穷小子真的能鸟枪换炮鱼跃龙门给女儿真正的幸福;她喜欢孟天祥,主要还是觉得孟天祥才华出众、精明强干、家境优越,符合她心目中的女婿标准,她还真没有想过周家和孟家联姻后能给周家带来什么。

    薛春兰做人做事有其底线和原则,性格倔强宁折不弯,甚至还有点偏执。她当年为了捍卫与周定南的爱情,毅然与家族决裂。后来周定南通过自己的努力崛起成为北方省最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家之一,薛家主动示好想要跟周家缓和关系,也没有得到薛春兰的回应,这些年,周家其实与薛家的往来并不多。这与孟天祥想象和自以为的完全不一样。

    薛春兰抬头望着孟天祥,面上的笑容虽然依旧,眼眸深处却闪过隐晦的怒气。

    孟天祥如此摊牌,竟然不惜利诱,这让薛春兰觉得自己应该重新认识一下这个学生了。薛春兰同时又生出一丝羞怒,认为孟天祥看轻了自己、也看轻了周家我薛春兰岂是出卖女儿婚姻换取利益的人?简直是瞎了你的眼!

    但这些年孟天祥对她百般讨好、时时逢迎,长年累月积淀的美好印象还不至于因为孟天祥的一句话而丧失殆尽,薛春兰神色平静地笑笑:“小孟,你周叔叔生意上的事情,我从来不管。至于你和小冰的事情,只要小冰同意,老师不会反对。”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