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未来,郭阳一直认为有无限的可能性。有幸重生在机会肇始的纯情年代,又即将迈入波澜壮阔的发展大时代,他没有给自己的未来限定什么框架,自我束缚,他现在要做的无非是规划和确定自己职业发展的主线,然后在寻机确立兼职副业的支线,多元齐下,齐头并进。

    简而言之,前世达到的职业目标这一生自然会轻而易举地继续走向成功,而前世没有达到的目标或者说没有涉足的领域,这一世他会大胆尝试努力开拓,不是重回而是再创人生巅峰。

    一个月的时间,他就达到了薛春兰提出的条件,也基本实现了改善生活的第一目标,而距离改变命运也是指日可待。

    郭阳进入南山别墅区,并没有直接去周家。他站在周家别墅之前的停车场上,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周冰的手机:“小冰,是我,郭阳。”

    周冰有些愕然:“阳阳,你用的别人的手机还是……”

    “我买了一个,一直没有怎么用,今天算是头一次吧。”郭阳笑了笑,他没有说假话,手机买回来有几天了,但他一直没有使用。

    周冰楞了一下:“是这样啊,阳阳,也成,有个手机联系方便。”

    这就是周冰的善解人意之处了。女孩知道郭阳家境困难,时时处处都在考虑他的自尊心,没有直接把心头的疑惑问出口来。

    “小冰,我在你们家门口,我想去看看你妈,合适吗?”郭阳轻轻问道。

    周冰心底立即泛起一抹愧疚来,她急急道:“阳阳来都来了,怎么不进来?我去给你开门!”

    周冰知道郭阳为什么会在进门之前给自己先打一个电话,无非还是担心会引起自己母亲的不高兴罢了。

    周冰穿着拖鞋就冲出屋来,把郭阳带了进来。其实郭阳今天来的还真不是时候,因为孟天祥也在。

    孟天祥在客厅陪薛春兰说话,周冰感觉厌倦,就在楼上自己房间里看书。孟天祥突然发现周冰冲下楼来,刚要起身笑着跟周冰打招呼,却发现周冰跑到屋外去开门,不多时就领着郭阳进门来,脸色当即阴沉了下去。

    但孟天祥却旋即满脸堆笑地主动迎了上去:“原来是郭阳来了,你好!”

    郭阳一怔,也笑笑:“孟总!”

    郭阳眼角的余光撇过去,见薛春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没有动弹,脸上瞬间笑容敛去,两只手紧紧抱在胸前,不虞中又分明有一丝的难堪和紧张。

    看到郭阳进门,薛春兰心里的阴影再次泛起,开始心绪不宁起来。

    郭阳向薛春兰见礼道:“薛阿姨,您身体好些了吧,我过来看看您!”

    薛春兰脸色僵硬,勉强从口中挤出一个嗯字。

    郭阳尴尬地站在那里,因为薛春兰基本上算是没有理会他,更没有让座。周冰心里生气,却又不能当着孟天祥这个外人的面跟母亲闹别扭,只得赌气跺了跺脚,拉着郭阳的手就要上楼去自己的房间。

    孟天祥眼珠子一转,他也不喜欢看到郭阳,但再不喜欢,也总比郭阳与周冰独处一室要好。他打着哈哈:“郭阳,来坐,我今天来看薛老师,又带了一个小玩意来,明朝永乐年间的白釉碗,你来给鉴定一下是不是真货。”

    郭阳还没有来得及接孟天祥的话茬,就见薛春兰冷着脸站起身来,“好了,小孟,我累了,先休息了,你一会留下吃晚饭。”

    说完,薛春兰就匆匆与郭阳擦肩而过,理都没有理睬郭阳就上了楼。

    郭阳心底不由自主地升腾起一抹愤怒来。周冰的母亲也忒过分了,看来无论自己怎么做都很难挽回她的心,哪怕是自己前番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她一命,都没有换回半点应有的礼遇。

    郭阳暗暗攥紧了拳头。实事求是地讲,前世今生两世为人,他从未遇到过像薛春兰这样“难缠”的女人,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孩,他怎么可能热脸贴冷屁股,主动跑到周家来吃这种羞辱!

    周冰自然察觉到郭阳情绪的强烈波动,母亲如此慢待和无礼,换成谁也会受不了,何况郭阳骨子里本来就是心高气傲之人。

    周冰心内发急眼圈发红,她上前去一把抓住郭阳的手,柔声道:“阳阳,对不起……”

    女孩轻柔的小手冰凉,握住自己的手微微有些颤抖,郭阳这才意识到女孩的更加为难之处,心神渐渐宁静下来,他不是轻言放弃的人,哪怕薛春兰是一座冰山,他也要坚持不懈融化了她!

    尤其是郭阳看到旁边孟天祥露出不怀好意地虚伪冷笑,心头更是陡然一震,满腹的怒气瞬间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某种心平气和。

    郭阳笑着捏了捏女孩的手,又转头望向孟天祥:“我瞧瞧孟总带的那玩意儿。明朝永乐年间的白釉碗,那价格可不菲呀!”

    孟天祥暗自幸灾乐祸地笑,表面上却是真诚满满:“也不值多少钱,几万块的小玩意儿罢了,薛老师喜欢瓷器,我有空去古玩市场就让懂行的朋友帮我淘换个!”

    “那孟总还真是有心了。”郭阳若无其事地与孟天祥说说笑笑,走进了客厅去。

    周冰见郭阳没有动怒,提在胸口的心总算是放了下去,但她心里很明白,这根本不是长久之计,如果母亲继续这样羞辱郭阳,谁也保不准郭阳还能承受多少回。

    周冰抬头望向了楼梯处,她咬了咬牙,暗暗打定了主意。等晚上郭阳和孟天祥走了,她要好好跟母亲深谈一次,如果母亲不改变态度,那她只有从这个家搬出去,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抗议母亲的蛮横跋扈。

    郭阳和孟天祥在周家客厅里谈笑生风,状若亲密。周定南站在二楼楼梯的拐角处,眼眸中掠过一丝奇光。孟天祥为人阴险狡诈,八面玲珑,善于讨巧迎合,否则薛春兰不会这么喜欢他,这与孟天祥的出身和家庭环境有关;可郭阳却出身卑微,加上刚毕业跨入社会,处理问题本不该如此老练沉稳啊?

    在城府上,这两个年轻人有一拼。但在心性上,孟天祥与郭阳却有本质差别。自打上次薛春兰被挟持事件发生之后,郭阳冒死相救的举动,已经彻底改变了周定南对他的看法,渐渐接受了郭阳,觉得女儿与郭阳的事儿当父母的不该再阻拦了。

    可妻子薛春兰却一直抗住不松口。而更让周定南不解的是,被挟持之后的薛春兰这段时间一直郁郁寡欢表现反常,尤其是在对郭阳的态度上,竟然比过去还要排斥。周定南本来以为薛春兰是受了惊吓所致,可现在想来,应该别有内情。

    莫非,当日发生了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事情导致薛春兰对郭阳更有芥蒂?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