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赵国庆宣布要召开编委会扩大会议,而且要扩大到所有采编人员,张玉强几个副总编就心里明镜儿一般:赵国庆这一次是要揪住孙胖子的小辫子不放了,这事可大可小,可以给他留面子也可以不给他留面子。

    面子倒尚在其次。此刻对于赵国庆来说,必须要找一个承担责任的高层出来,给上头一个交代,也最大限度地化解此事对己身产生的不利影响。

    在这一点上,赵国庆早上时专门去找了郑建宁一趟,一二把手很快就一拍即合达成共识。死道友不死贫道的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况且,就事论事,在这件事上,作为值班副总编,孙胖子本来就难辞其咎。

    更重要的是,当田慧泽就此事向他请示汇报之后,孙某人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编委会全体成员包括总编赵国庆在内,都半夜爬起来紧急赶回报社应急处理问题,唯独孙某人在家继续睡大觉,这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

    郑建宁听闻此事,当场就愤怒地拍起了桌子。

    郑建宁与赵国庆碰了头之后,第一时间主动向市里和宣传部报告此事,并主动请求处分。他这不过是一种姿态,问题虽然出了,但还没有严重到要处分一把手的程度。不过,既然造成国有财产的重大损失,没有人出来承担责任肯定不行。

    宣传部的分管副部长当即指示,要求晨报在最短的时间内查明事件真相并拿出处理问责方案来上报宣传部审批。

    会议中心议论纷纷,几十名采编人员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都在背后嘀咕着看这事会怎么处理。编辑部主任朱杰和责编赵玲的脸色惨淡,那两名玩忽职守的校对人员自知这一次难逃解聘之难,索性就破罐子破摔,梗着脖子坐在那里豁出去不管不顾了。

    赵国庆沉着脸率先走进会议中心,坐在了他的位置上,而最中间的位置空着,似乎是给社长郑建宁留着。张玉强几个人也相继进场,面无表情地就坐,孙胖子最后一个进来,神色阴沉。

    他是今天早上才知道大事不妙。但他没有从自身找找原因,而是直接找上田慧泽抱怨了一通,怪田慧泽没有跟他讲清楚。

    即便如此,孙胖子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反正又没有构成推向市场的事实,浪费了一期报纸算什么,这点钱晨报还损失得起。在孙胖子看来,他顶多就是向报社党委做个口头检讨就是了。

    赵国庆敲了敲桌子,对准麦克风沉声道:“好了,安静。今天上午,我们临时召开编委扩大会,研究如何处置昨天或者说就是今天的新闻责任事故。在开会之前,我想强调两点原则:第一,相关责任人,无论涉及到谁,都严惩不贷;第二,所有采编人员都引以为戒,今后要坚决杜绝此类错误发生。”

    “老张,你先谈谈你的个人看法。”

    赵国庆开始点将。

    张玉强显然是在会前与赵国庆有过沟通,说的完全就是赵国庆的意见。他清了清嗓子,朗声道:“这起事故性质非常恶劣,经过基本调查,可以定性为责任事故,源于我们的相关责任人责任心严重缺位、职业操守严重蜕化。这是一次偶然的事故,同时又是一次必然的事故,如果这一次我们不自我疗伤,下一次出的问题或许就会更不可收拾。”

    “根据工作纪律和报社的规章制度,以及新闻从业人员的职业规范,结合实际,我个人认为,要尽快拿出处理方案来上报宣传部。”

    孙胖子陡然一惊,他马上抓过面前的话筒冷声打断了张玉强的话:“我反对。”

    张玉强扭头望着孙胖子,众人也都望向了他。

    孙胖子冷笑一声:“事情出了,我们当然不能回避。但既然在事发之前就追回了所有报纸,没有造成社会负面影响,顶多算是内部工作失误问题。为了确保报社的声誉和保证内部团结,有必要主动向上申报这件事吗?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我奉劝某些同志不要借题发挥,谁还没有犯错的时候?揪住别人的小辫子不放,还要主动向监管部门自揭疮疤,这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砰!

    赵国庆突然猛拍桌案,怒斥道:“孙亮同志,我来问你,如果不向主管部门汇报,因为这起事故造成的重大财产损失,谁来承担?我们如何向市里交代?”

    孙胖子这个时候也意识到了种种不妥,他抬头凝望着当众发作的赵国庆,目光阴沉,心里暗暗冷笑:“我说呢,原来是想要落井下石,拿老子开刀了!但你既然翻脸,老子还怕你不成?”

    孙胖子心一横,“赵总,如果你这样说,我就没话可说了。好吧,我是昨天的值班领导,出现问题我自然要承担领导责任,所有的责任我来抗!但是我希望大家冷静一下,不要因为个人私心故意扩大影响,因为这影响的是我们晨报这个整体,真让上头追究下来,倒霉的可不是我孙亮一个人!”

    赵国庆嘴角噙着一丝冷漠的笑容:“该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我和郑社长已经通过气了,报社党委这一次要正本清源,狠狠抓一抓我们报社内部作风不正的歪风邪气,不要说自揭疮疤,就是壮士断腕,都在所不惜!”

    就在这个时候,郑建宁走进来大声道:“没错,老赵说得对,我们内部的歪风邪气早就该刹一刹了,哪怕壮士断腕也在所不惜!”

    郑建宁的态度听得众人心头凛然。孙胖子脸色骤变,他最大的倚仗就是郑建宁会站在他的一边,因为郑建宁正在向他背后的那位市领导积极靠拢。但今天郑建宁的态度却显然与赵国庆穿一条裤子,这让孙胖子感觉心惊胆战起来。

    他之所以敢跟赵国庆顶牛,主要因素是背后有即将起势的老领导,次要因素是赵国庆虽然是总编,但在报社整体班子里也是副职,二把手和七把手之间有差距,但差距不是那么大。

    可郑建宁就不一样了。郑建宁是本市资格很深的县级干部,来晨报之前是市委研究室的主任,还干过市政府的副秘书长,在市里背景雄厚。给孙胖子天大的胆,他也不敢跟郑建宁对抗。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