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强的脸色很难看。他今天有事外出,刚回家睡下就被田慧泽带人带车给叫醒,来了报社之后才发现,原来不光是赵国庆,其他几个在家的副总编都悉数到场了。

    赵国庆扬了扬手里的刚印出来的报纸,声音低沉:“这是今天的报纸,大家都看到了,新华社的通稿新闻标题出现重大错误,这是极为恶劣的责任事故,事关港岛,非比等闲,一旦见光,社会负面影响之大不用我说大家也明白。”

    “问题是如何被发现的,我们先不谈。责任出在谁的身上,我们也先不管。当务之急,我认为,必须要立即追回所有报纸成品,加班重印,弥补错误!大家的意见呢?”赵国庆缓缓摆了摆手,眸光中闪过一丝杀机。

    追回所有报纸成品,立即重印,这意味着巨大的经济损失。但显然这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必须要这么做。如果不这么做,被宣传部门监管发现,或者被读者举报,造成了恶劣影响后还是要启动追回机制,不过到那时,那就不光是经济损失的问题了。

    张玉强深吸了一口气道:“没错,必须要马上追回,立即加班重印,将损失降低到最小,避免事态扩大。至于责任问题,可以缓一缓再说,趁着现在还有点时间,赶紧补救吧!”

    赵国庆又望向了其他副总编。

    其他人脸色凝重地旋即点头,这事没有什么好商量的,赶紧补救是真的。

    赵国庆大手一挥:“好,就这样安排下去。马上派人紧急追回所有成品报纸,一份不落全部给我追回来!在早上七点之前,必须要重新加班印刷出来并发行到位,不能把影响扩大!”

    张玉强立即起身去安排追回和加班重新印刷的事。

    赵国庆脸色阴沉地挥挥手:“田慧泽,今天的紧急会议,形成一个编委会会议纪要,写清楚这是我们大家的集体决策。同时,给我注明副总编孙亮为什么缺席本次临时编委会。”

    赵国庆低沉有力的声音在万籁俱寂的深夜会议室里久久回荡着,其他几个副总编神色复杂地把目光投射过来,隐隐猜出赵国庆对此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但这事与他们无关,他们也乐得看热闹。况且,报纸在推向市场之前被追回,这说到底还是晨报的内部问题。既然是内部问题,哪怕是赵国庆想要借题发挥,也不会影响到其他人。

    孙胖子这次恐怕会很难看。张玉强安排完追回和修改后加班重新印刷的事儿,返回会议室,赵国庆正当众跟社长郑建宁通电话。

    报社出了这么大的事,赵国庆不可能不向社长汇报。而对于郑建宁来说,今晚的事也算是侥幸,一旦明日曝光被宣传部监管上门,性质就变了。不要说当事人了,就是他这个社长,也免不了要承担领导责任。

    关键这会在他的仕途履历上增加一个不大不小的污点。

    因此,郑建宁在电话中除了要求彻查和问责之外,还果断决定,明日一早,要主动向市委和宣传部就此事进行专题汇报。这不是自揭疮疤的问题,而是必须要给上头一个交代,否则造成的重大经济损失如何来解释?谁来承担?

    “诸位,我看这样,也快天亮了,我们就各自回办公室迷糊一会,上午八点整,我们召集有关人员,成立专项调查组,彻查此事,然后有关责任人,无论涉及到谁,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老张,就辛苦你盯一盯重印发行的事,可万万不能再出任何问题了!”赵国庆扭头望着张玉强。

    张玉强点点头:“大家去休息吧,这事交给我。善后妥当后,我们再说其他!”

    ……

    黎明破晓之前,20万份被追回的报纸静静地堆积在报社大院内,而加班重新印刷出来的新报纸又被悄然送往各发行点,就是辛苦了印刷车间的几个工人,几乎是一宿没睡了。而发行部的人就更不用说了,半夜从家里被提溜起来,连夜赶到报社忙了一个热火朝天。

    20万份报纸追回,又重印20万份,这一反一正的损失肯定不是一个小数目。除了加班的几个人之外,其他早上来上班的编辑记者乃至机关后勤人员看到院子里堆满的报纸成品,目瞪口呆,旋即议论纷纷。

    责任编辑赵玲和编辑部主任朱杰以及编辑部那两个校对,面色苍白窝在自己的办公室,心神不宁。这事不管上头如何追究领导责任,作为直接责任人,尤其是赵玲和校对,都是难逃其咎的。

    好在没有造成社会影响,没有演变成政治事件,还算在晨报内部的可控范围之内,他们应该不至于被解聘。从这个意义上说,郭阳也算是拯救了他们的职业生命。

    郭阳来得比较早,他径自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没有参与其他人在外头的各种议论。林美美大呼小叫地冲进来道:“老张,郭阳,怎么回事啊这是?出什么幺蛾子了?”

    林美美今天穿着一件白色深V紧身T恤,胀鼓鼓的胸脯儿随着她情绪的激动和夸张的肢体语言,险些跳跃出来,眼睛张抬头望着林美美,无意中目光落在这乍现的半抹春光上,当即脸色涨红,脸上的表情一僵,赶紧扭过头去不敢再看,倒也不是装斯文装君子,而实在是再看下去,他就要留鼻血了。

    孙小曼有些嫉妒地盯着林美美的大胸,撅了噘嘴,别过脸去轻轻嘟囔了一句:“臭不要脸!”

    郭阳玩味的目光从林美美饱满的胸前掠过,心道这小娘皮的胸还真是不小,平时她穿裙子看不太出来,这一换了紧身的衣服,就显露原形了这估摸着怕不至少是E罩杯吧?

    郭阳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头版的新华社通稿标题上出了错别字,报社紧急召回,重新印刷发行了。林美美,你别瞎嚷嚷,小声一点,这不是什么好事,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呆着,等报社的处理决定吧。”

    就在这时,总编办科员小黄匆匆走过来,站在门口道:“张主任,赵总通知,所有采编人员到二楼的会议中心集中开会,领导专门强调,不允许一个人缺席,请假不参会者,按照旷工论处。”

    眼睛张点点头,招呼着郭阳几个人出门去二楼开会。果然,所有的采编人员不管是上班的还是休假的,都被喊了回来,集中在一起开大会。而看会议中心会议安排的格局,似乎是编委会合并在一起开了。

    郭阳坐在最后一排无人关注的角落里,沉默不语。事件发展到这个态势,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他要做的就是等待,且看孙胖子这一次是不是还有有人替他背锅的好运气。

    这件事,从始至终他都隐在幕后,只要赵国庆不说,没有人会把这件事往他身上联想。实际上,曝光了也不怕,不但不怕,还应该是晨报的功臣,应该受到奖励表彰。只不过,郭阳要的不是这些罢了,他要的东西与赵国庆想要的东西在某种意义上说不谋而合,这是两人达成默契的关键所在。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