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早,郭阳突然接到眼睛张的通知,说是部门开会让他赶来报社参加。郭阳马上就意识到这不是一次普通的部门工作会议,大概还是与孙胖子这两天准备向自己下手有关。

    但郭阳还是小看了孙胖子将他流放到记者站的迫切和下作。明明他的建议没有得到编委会的通过,也没有履行必要的报社人事程序,他竟然授意眼睛张打着人员调整的旗号和充实国内新闻部业务力量的名义,提前将孙小曼借调到了部门来。

    换言之,总之郭阳一定要走,想尽一切办法都要把郭阳弄走,否则孙小曼还是没有岗位。这未必是做给郭阳看的,但肯定是做给报社其他人看的。

    晨报的采编中心是一个虚设而宽泛的机构,涵盖国内新闻部、国际新闻部、体育文娱新闻部以及新闻编辑部等几个业务部门。或者说这是一种部门联席工作的虚拟架构,不管是哪个业务部,都可以采编人员而称之。

    国内新闻部在编7人,有四人占着编制不在岗,停薪留职下海经商去了。这是关系户,谁都没有辙。哪怕是编制占着,没有编制的人也休想取而代之。

    目前部门就只有眼睛张、郭阳和林美美三人。孙胖子早就想安排人进来,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如今趁郭阳跟刑警队案子的当口,不由分说把孙小曼调了过来。借调不办手续,他这个分管副总编就可以说了算了。

    谁都明白,孙小曼借调帮忙,是把郭阳挤兑走的前兆和铺垫。同时也是孙胖子这一次势在必得、郭阳必遭流放的重要信号。

    郭阳进了办公室,见孙小曼得意洋洋地坐在那里,不由心头怒起:老子还没走呢,就让孙小曼来顶了自己的位置?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其实对于现在的郭阳来说,去更清闲的记者站倒是方便他行事,抽出时间和精力来办自己的事。但所谓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如果就这样让孙胖子给弄走了,今后他就很难再在媒体这个行当里混了。

    孙小曼心情舒畅,大刺刺坐在眼睛张的办公桌对面,笑眯眯地哼着小曲儿,低头看着一本名为时尚女人的八卦杂志。尽管她已经百般掩饰和刻意控制了,还是难免露出赤果果的洋洋得意。

    林美美有些厌恶地扫了孙小曼的背影一眼,凑过来向郭阳压低声音道:“郭阳,你要不然去找找老赵,我听说老赵这两天在市委党校参加培训,你去党校找找他,这报社采编的业务,也不是他孙胖子一个人说了算!”

    郭阳摇摇头,沉默了下去。片刻后,他突然抬头望着林美美,低声道:“赵总去党校参加三讲教育理论培训班吗?”

    林美美点点头:“没错呀。”

    郭阳扭头望向了一侧墙壁上的挂式台历,深沉的目光凝结落在8月29日的日期点上,眸光深处骤然翻腾起某种无声的波澜来。

    还是林美美无意中的一句话提醒了他,让他想起了今天即将发生的对北方晨报来说堪称是重大灾难的一件事,也是北方晨报自组建创刊以来仅有的一次政治事故事件。

    今天新华社发了一篇题为港岛明天更美好的新闻通稿,无非是为港岛97年回归祖国怀抱之后的经济社会局面唱赞歌。这篇稿子在下午的上版中因为责任编辑的马虎大意,将标题错误打成港岛明天更无好,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在整个审版流程中,上版编辑、校对、编辑部主任、总编室主任、分管副总编都没有看出这个致命的错误来。

    结果,明天事发,20万份晨报全部收回作废,造成巨大损失和不良社会影响。虽然只是一个标题上的错别字,但事关港岛就不是小事,市委高度重视,市委宣传部为此专门成立了调查组进驻晨报,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了严肃处理:责任编辑赵玲解聘处理,三年内本市新闻行业不得录用;编辑部主任朱杰、总编室主任田慧泽降职使用,副总编张玉强行政记大过处分,总编赵国庆因为去党校培训不在岗但也承担相应领导责任,被市委和市委宣传部诫勉谈话。

    好多人在这场风波中倒霉,但孙胖子却侥幸逃过一劫。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今天的值班副总编明明是孙胖子,但张玉强因为总编外出受总编授权负责日常工作,所以上头处理起来就首先是问责张玉强了,而又不能同时处理两个副总编,所以孙胖子就被网开一面。

    但孙胖子事实上是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最后拍板定稿的人是他,反而是回了老家的张玉强因为临时主持工作无奈替他背了黑锅。

    郭阳觉得机会来了,这件事利用的好,必然能给孙胖子致命一击,关键是如何把握时机。

    郭阳神色变幻,坐在那里慢慢思量着。事儿还是那个事儿,如果他想借用这个事反击孙胖子,就必须要找一个合适和恰当的切入点,充当一个改变历史轨迹的无形杠杆。

    揭露的太早不行,这会救了孙胖子。但揭露的太晚也就失去了作用,历史还是按照原有的轨迹前行,根本谈不上对孙胖子构成实质性的反击了。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总编室主任田慧泽陪着一个人笑吟吟地出现在门口,向郭阳招了招手道:“小郭,唐总找你!”

    郭阳抬头望去,见鼎文文化传媒老板唐根水满脸笑容探进头来。

    唐根水从昨天下午开始就给郭阳发传呼信息,甚至还把电话打到周冰家里询问,都没有联系上郭阳。心下焦急,就找上了自己在北方晨报的熟人田慧泽,直接到报社来了。

    郭阳的那首歌在电台播出之后,反响之大超乎了唐根水的预料。而旋即郭阳竟然又推出了第二首原创歌曲,同样反应强烈。唐根水在这个行当浸淫十年了,拥有过人的敏锐视野和市场嗅觉,他断定这两首歌如果尽快商业推广出去,肯定会大红大紫,为他的公司赚个盆满钵满。

    而且,像郭阳这样的新人,包装成本低,但利润空间大,运作得好,后续的利益不可低估。

    但郭阳现在实在是没有心情跟唐根水谈,他皱了皱眉,走过去轻轻道:“唐总,找我有事?”

    唐根水嘿嘿笑着:“郭老弟,中午方便不方便,我们一起吃个饭?”

    郭阳摇摇头:“不方便。”

    唐根水没想到郭阳拒绝得这么干净利落,尴尬地搓了搓手道:“老弟,上次你说的合作条件我回去好好想了想,觉得也不是不可以啊……这样,你什么时候方便,我们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郭昂似笑非笑地望着唐根水:“唐总,我怎么记得你上次的态度很坚决呢?得,我现在忙着,明天晚上我们见面谈!”

    说完,郭阳就扭头走回了办公室,顺便将办公室的门关上。

    唐根水有些悻悻地冲田慧泽道:“老田,你们家这个小郭记者才华横溢,在原创音乐方面很有天赋,可是了不得,我准备跟他签约合作。”

    郭阳在电台唱歌的事儿在晨报早就传开,不过,晨报的人吃惊归吃惊,议论一阵也就罢了,没有人太当真。这年头,会唱歌的、唱得好的人多如牛毛,郭阳还是晨报一个微不足道且目前还受到孙胖子打压即将流放记者站的小记者,他的境遇不会因为唱唱歌就得到改变。

    林美美本来是想问问郭阳什么时候多了一项原创歌手的技能,但因为孙小曼的事被转移了视线。

    唐根水是文娱行当的大老板,鼎文传媒实力强悍,田慧泽是清楚的。听唐根水这样说,田慧泽不禁讶然:“唐总,有这么夸张?”

    唐根水笑:“那当然,老田,你相信我的眼光,我看人是没有错的,用不了多久,你们这位小郭记者就是声名鹊起的大歌星,原创音乐领域的一匹超级大黑马!”

    田慧泽就当是唐根水在说笑话,没有太当真,哈哈笑着拍了拍唐根水的肩膀:“那敢情好,我们报社也能出一个明星了。走,唐总,去我办公室喝杯茶,我们哥俩也很久不见了!”

    唐根水和田慧泽刚一离开,孙胖子就推门而进。孙胖子冷冷地扫了郭阳一眼,沉声道:“老张,下午的编前会你替我主持一下,我临时有点事出去一趟。”

    郭阳心头一紧。

    若是孙胖子今天不在报社,让眼睛张代替审稿,那可就让他之前的所有谋划都落了空。

    眼睛张起身笑:“孙总,那怎么能行?主持编前会是领导的事,我一个部门负责人也调度不了各部门啊。我看不如这样,编前会我们提前开或者延后一小时?”

    郭阳侧耳倾听,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听孙胖子讲话。

    孙胖子端着架子故作斟酌了两声,这才点点头道:“好,那就延后一小时吧,我出去办点事,五点前就回来,你通知一下各部门,别耽误了事!”

    郭阳如释重负,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

    孙胖子说完,扭头又冷视着郭阳:“让你去刑警队追踪案子,你却大摇大摆地坐在办公室喝茶看报纸,赶紧过去,耽误了事,我拿你是问!”

    “另外,我来问你,谁允许你跑到电台去参加活动了?你是什么身份?北方晨报的新闻记者,去唱什么歌?!哗众取宠!不好好干业务,整天就琢磨这些歪门邪道!”

    “我去电台参加活动是业余时间,我唱歌也是业余爱好,你管天管地还能管得了我工作之余唱唱歌?”郭阳霍然起身,冷笑着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度:“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尼玛闲得蛋疼!”

    孙胖子勃然大怒,扬手指着郭阳:“你什么态度?”

    郭阳针锋相对,目藏杀机:“我倒是想问问,你这是什么态度?”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