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的想法很直白很幼稚。

    好吧,唱歌唱不过你,长得不如你,方才冯哲炫耀斗富也失了分,那就来拼酒吧,老子就不信喝酒还喝不过你了!刘涛觉得自己至少要在这一项上将郭阳狠狠踩在脚底下,否则今晚他就会痛不欲生,过不去这一关。

    冯庆笑吟吟地看着热闹,最终也是因为喝了酒了,有了几分酒意后,领导干部的矜持就放下不少,索性就故意添了一把火:“小弟,你的酒量哥哥清楚,别当孬种,干挺了刘涛,哥哥明天请你喝茅台!”

    冯庆那晚是跟郭阳喝过一次酒的,因为冯元良老爷子收徒之后特别高兴,爷三个就多喝了几杯,对于郭阳的酒量至少冯庆认为是极大的,别看刘涛粗狂,实际上要拼酒,根本不是郭阳的对手。

    冯庆有意无意的一句话,听得众人吃了一惊,连纪然都有些愕然。

    郭春林吃惊地扭头望向了冯庆,心头狐疑起来:冯庆是什么人啊,大师冯元良的儿子,出身名门底蕴深厚,公检法司系统最年轻的副处级实权干部,前途无量,他突然与郭阳称兄道弟,这话肯定不是乱讲的,必有出处。

    冯哲心里咯噔一声,下意识地望向了冯庆。

    冯庆本就是故意而为,他如果想要暴露郭阳和冯家的关系,酒宴一开始就讲了,何必等到现在。只是如今觉得冯哲刘涛和郭阳纪然几个年轻人今晚联合上演的爱情争锋大戏还差点火候,就及时抛出了一包佐料。

    冯庆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道:“忘了跟大家介绍了,郭阳是我的小师弟,我父亲收的关门弟子,在文物古玩鉴别上造诣很深,深得我们家老爷子的器重!你们今后有这玩意要鉴定真假,可以找他!”

    冯庆这话一出口,除了酒意上涌呈现一根筋状态的刘涛之外,所有人包括郭春林在内,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冯哲的目光陡然变得阴沉起来。

    什么报社记者、原创歌手啊……这些东西并没有让冯哲真正放在心上。但冯元良大师的关门弟子的身份,却绝非等闲,有冯大师罩着,至少郭阳在全国文物古玩圈里都算是一号人物了。而放在本市,郭阳借此跨入上流社会一点都不难。

    冯哲知道纪然的家庭背景,本来觉得郭阳出身如此卑微,两人没有半点可能。会讨女人欢心又能如何,纪然的婚姻她个人根本做不了主。但如今听闻郭阳居然是冯大师的关门弟子,他的一颗心顿时就凉了半截。

    要知道,冯元良虽然隐居在本市,却是全国都很有名望的文玩大师,拿国务院特殊津贴的知名专家。冯元良出面,就是市里领导,也都会给几分面子。

    冯哲突然觉得很绝望。纪然对郭阳如此亲密,显然两人早有往来,甚至已经得到了家里的默许。

    冯哲正在胡思乱想,突听刘涛粗野的爆喝声传来:“郭阳,你可别当孬种!老子已经喝了,你推三阻四看不起人吗?”

    原来,冯庆说那番话的时候,冲动的刘涛早已不顾郭阳答应还是不答应,直接干了三杯酒,然后目光凶狠地盯着郭阳,逼着郭阳喝酒,看这架势,搞不好就要动手。

    郭阳心里也渐渐滋生起一丝怒气来。他无意与刘涛纠缠,可这厮咄咄逼人,当着市局这些人的面,就算是刘涛酒后失态,郭阳也很下不了台。

    尼玛欺人太甚啊。

    郭阳霍然起身,冷着脸端起面前那三杯酒,接连一饮而尽。

    侯昆几个人当场起哄:“好,有种,好酒量!”

    刘涛酒意涌上头来,满脸的涨红,口中吐着浓烈的酒气,他挥舞着手臂:“继续,继续,老子就不信还喝不过你一个小白脸!”

    说实话,郭阳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什么小白脸,刘涛这句小白脸让他听得很刺耳。郭阳从来就不是喜欢吃亏的茬儿,既然刘涛不要脸都骑到了脖子上,他心底的那股狠劲儿也被瞬间激发出来。

    尼玛要喝酒逞能是不是?喝死你小样的。

    郭阳冷笑一声,猛然拍了酒桌一下:“继续喝!服务员,来,给我换大杯!倒酒!”

    服务员迟疑着换过六只喝红酒的高脚杯,然后倒满,两瓶白酒就见底了。

    侯昆这些警察吓了一跳,喝白酒可没有这个喝法的,小酒盅喝几杯无伤大雅,可三大杯就是一瓶酒啊,刘涛的酒量已经接近极限,怎么还能撑得住呢?

    可酒桌上有领导在,冯庆和郭春林摆明了要看热闹,也不阻拦,他们当下属的怎么敢多说话呢?

    纪然皱了皱眉,扯了扯郭阳的胳膊:“算了,郭阳,别跟他一般见识了,别喝那么多酒了!”

    纪然不说这句话还好,刘涛本来还有点发憷,眼前这三大杯白酒看得他眼晕头皮发麻。可纪然这句话一出口,刘涛就赌气心一横猛然端起一杯酒来,仰起脖子就灌了进去。

    郭阳笑笑,不动声色地也端起一杯来一饮而尽。他耸了耸肩淡淡道:“来,刘队,我们继续!”

    刘涛身子都晃荡起来,这一大杯酒灌进去,他浑身上下都觉得如同火烧一般,双腿都在发软,站都站不稳了。如果不是侯昆暗暗扶了他一把,他没准会一头扎到桌子底下去。

    他的心腹中翻江倒海,一种想要呕吐的强烈冲动促使他掉头就向卫生间内冲去,不多时就从里面传出刘涛痛苦的干呕声,冯庆皱了皱眉,示意侯昆进去看看。

    几分钟后,刘涛几乎是被侯昆和另外一名武警战士架出卫生间的,他的大脑中一片空白,歪着嘴角,挓挲着手臂,口中还是咋咋呼呼不依不饶:“喝,继续喝!老子不是孬种!”

    郭春林忍不住猛拍了一下酒桌,怒斥道:“好了,不要再丢人现眼了,大老李,找两个人把这厮送回家去!败兴玩意!”

    ……

    尽管有刘涛中间插的这一杠子,多少有点扫兴,但刘涛醉酒走后,酒桌上的气氛渐渐又恢复如常了。又喝了一轮酒,这场庆功宴才算是散了。完了,冯庆和郭春林还拖着郭阳几个人去南山大酒店的练歌房唱了一会歌,这才各自归家不提。

    经此一宴,郭阳在市局系统内算是出了名。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酒量,面不改色来者不拒,喝酒的那个爽快让侯昆这些人看得头皮发麻。后来侯昆粗略估算了一下,当天晚上,郭阳至少喝掉了一斤半白酒,表现如常。

    单凭酒量,郭阳就要横扫市局所有警察了。以至于后面北方晨报记者郭阳酒量超级大的名头都传到了市委机关,市委办的领导差点动了心思要把郭阳调进市委来,专司陪酒。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