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在冯庆和郭春林身后进来的还有冯哲。冯哲虽然与本案无关,但却是市局的知名人物,冯庆在酒店门口遇上结束活动想要离开的冯哲,就把冯哲也喊了来。

    众人落了座,上了菜,冯庆作为庆功宴的主持人做了“重要讲话”和开场白之后,酒过三巡,包厢内的气氛就渐渐活跃起来。

    侯昆这些人一开始还因为当着市局领导的面,放不开,可经不住几杯酒下肚,借着酒劲就恢复本来面目了,开始轮番排着队向冯庆和郭春林这两位领导敬酒。

    刘涛是出了名刑警支队的大老粗,也不喜欢拍马屁,对于这种杯来酒往的虚伪场面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还是与郭阳坐在一起的女警纪然,见纪然跟郭阳交头接耳状若亲密,他心里的妒火啊想要压都压不住,只好低头自己喝闷酒。

    与刘涛相比,冯哲却不甘心输给郭阳这样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情敌。原创歌手又能如何?写歌咋了,装什么装啊,自己也能写啊,冯哲自信在音乐上的造诣不会比郭阳低。而抛开这一点,无论是从职业、出身还是自身样貌,冯哲都觉得胜郭阳一筹。

    当然,作为一个有野望的市局机关的年轻人,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上,他最重要的事还是趁机跟冯局长和郭支队处好关系、加深感情,分得清主次,所以在刘涛喝闷酒的时候,冯哲谈笑生风主动找机会向两位领导敬酒,还借着酒劲现场唱了一段京剧沙家浜,引得冯庆和郭春林连声赞叹。

    这是冯哲与刘涛最大也是最根本的区别。

    冯哲今年面临提拔为宣传科的科长,眼前这两位领导可都是市局的党委委员,拥有两票。得到这两票,他的提拔几乎就板上钉钉了。

    领导的事忙活完了,冯哲这才将关注的目光转移到郭阳身上。望着郭阳和纪然,他心里的妒火一点都不比刘涛少,不过他不可能像刘涛一样表现出来,搞得在座这些警察没有一个不知道刘中队长吃醋了。

    冯哲端着酒杯站起来,走到郭阳跟前,嘿嘿笑道:“郭记者,我们算是同道中人,今日相识,日后多多交流!来,我们干这一杯!”

    人家主动敬酒,郭阳也不好失礼,笑着起身:“好,谢谢!”

    郭阳和冯哲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冯哲笑吟吟地走回自己的座位,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一台灰白相间的直板诺基亚手机来,故意向郭阳扬了扬:“郭记者,留个电话吧,我们以后加强联系。以后我们艺术团有演出,欢迎你来捧场!你电话号码多少,我给你打过去!”

    在座的人闻言都沉寂了下去。

    时下手机还算是价格昂贵的消费品,在C市这种中小城市暂时还未普及。在场这些人,除了冯庆和郭春林之外,拥有手机的人,没有几个。刘涛这些警察,用的还是公家配发的汉显传呼机。

    因此在郭阳看来冯哲这强行插入的炫耀显摆太过生硬,可他分明却从侯昆大老李等人眼中看到了一丝艳羡。

    郭阳忍不住啼笑皆非,不过是一个手机而已,竟然也能作为装逼的道具拿出来招摇过市?他本来还觉得冯哲这人城府深沉,这一下子就彻底暴露了肤浅的真面目了。

    郭阳笑了笑:“冯科长,不好意思,我没有手机,还是给你留个传呼号吧!”

    冯哲哦了一声,故作讶然地坐在那里,挺直了骄傲的身板:“也成。不过,你们当记者的,联系方式很重要,我建议你还是赶紧买个手机,用起来方便!”

    郭阳晒然一笑,他实在是搞不懂冯哲的心态,凭借一个手机,他就能满足了心理上的所有快感,这种快感和自我麻醉真是太低级和廉价了。

    他懒得理会冯哲,决定就配合一下冯哲,让他在自我麻醉的快感中继续飘飘然吧。

    可就在这时,他挂在座椅上的挎包里传出清脆的手机铃声,郭阳脸上的笑容一僵,他马上就知道是纪然在搞鬼,他扭头一瞥,果然纪然面带狡黠的笑容,笑得细长的两条柳眉都在挑动着,好看的嘴角翘起某种玩味的弧度,她的手抓住自己的手机,就晃荡在酒桌下面,还故意用手机碰了碰郭阳的腿。

    “郭阳,你的手机响了!快接电话呀!”纪然笑道。

    郭阳苦笑,摇摇头。

    “郭阳,手机响了!”纪然索性主动将郭阳的挎包取过来,塞给了郭阳,再次提醒道。她强自忍住笑,娇俏容颜上的表情很古怪。

    郭阳无奈地望着纪然。

    纪然咯咯笑了笑,竟然不管郭阳同意还是不同意,径自打开了郭阳的挎包,从里面摸出郭阳那台新买的摩托罗拉328C来。

    黑色精致的翻盖手机呈现在众人眼前。纪然也晃着向冯哲扬了扬,故意道:“郭阳,你这是最新款的摩托罗拉手机吧,多少钱来着?三千几?”

    郭阳无语凝噎。

    要说装×,时下三千几的摩托罗拉这一款翻盖手机的功效比后世七八千的苹果手机一点也不差,完全碾压冯哲手上那台一千出头的诺基亚,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东西啊。

    冯哲脸色涨红,表情就像是吃了屎一样僵硬难受。

    纪然示威一般向冯哲投过鄙夷的一瞥,然后就好整以暇地将郭阳的手机装回去,旁若无人地端起酒杯来向冯庆敬酒,借着这个化解了酒桌上的沉闷和尴尬气氛。

    “冯局,我敬您一杯酒!”

    冯庆笑笑:“好,小纪,我们走一个!”

    郭春林神色玩味地望着羞愤难堪的冯哲,又扭头扫了一脸苦笑的郭阳一眼,目光最后落在巧笑倩兮的女下属纪然身上,暗暗摇头。

    冯哲和刘涛追求纪然,在市局系统不是秘密。可今儿个看来,纪然明显是喜欢晨报的记者郭阳,开始公开向冯哲两人说不了。

    这小伙子有点意思啊,刚来没几天,就后来居上拔了头筹郭春林笑笑,举杯向郭阳道:“小郭,来,我们再加深一个!”

    刘涛冷眼旁观,心里更加憋闷,这闷酒是一杯接着一杯,不多时就喝了七八成醉。他借着酒意起身来,晃荡着酒杯冲郭阳来了:“郭阳,我们今天要连干三杯,不醉不归!”

    郭阳皱了皱眉:“刘队,不好意思,我实在是不胜酒力,我们还是随意吧!”

    “怎么,你瞧不起哥们?”刘涛怒眼圆睁,态度有些不善。

    刘涛砰得一声将酒杯放在了酒桌上,大咧咧粗野地大声道:“服务员,来,给我们分别倒上三杯酒,谁不敢喝就是孙子!”

    众人都神色玩味地静下来准备看热闹。

    冯哲装×失败被纪然无情反打脸,刘涛最终还是按捺不住过来准备拼酒。一个的手段文雅些却极肤浅,一个的手段简单粗暴更无章法年轻人争风吃醋的把戏啊……眼前这一幕看得冯庆和郭春林这两个市局领导心里暗笑,反正是酒场上,无非图个乐子,他们也就没管闲事,默许了事态的发展。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