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的多数人还不曾拥有拍照的手机,而且也没有无孔不入的移动互联网络,所以北方晨报记者郭阳就是这两天声名鹊起的神秘原创歌手郭阳的消息,只能通过电台的电波在有限的听众间传播开去。

    但尽管是这样,郭阳还是在离开电台直播活动现场前往左侧宴会厅的半路上接到了唐根水要求见面的传呼信息。郭阳取过自己的摩托罗拉汉显传呼机扫了一眼,撇了撇嘴,顺手将传呼机关掉塞进自己的挎包里,置之不理。

    冯庆今天代表市局党委组织的这次庆功宴,受邀参加宴会的都是当时参与案件侦破和抓捕劫犯的各路警力的大小干部,以及警察代表。比如说刑侦方面的刘涛纪然大老李三人,武警方面的一名中队长和一名武警战士,特警中队的副中队长侯昆,当然还有郭阳这个特邀嘉宾。他作为被挟持的人质,为案件告破和劫犯抓捕立下了不可替代的贡献。

    庆功宴设在宴会厅的三号厅,一间名为“东方巴黎”的豪华包厢。时下中-央的八项规定还没有出台,市局为庆祝重大案件告破举行总结宴会,也是惯例。

    纪然急匆匆追了上来,清秀的脸蛋上满是惊讶之色:“郭阳,没想到你还是原创歌手啊?那首当你老了真是太好听了,难怪你今天能把冯哲的风头给压下去了!”

    “写歌是业余爱好,唱着玩的,不值一提。不过是电台的人感兴趣,无意中录了一首播出去,没想到反响还挺大,出乎我的意料了。”郭阳轻轻一笑,接着岔开话题去:“不过,纪然,你今天太那啥了,你平白无故地把我往火坑里推,让那两条大尾巴狼对我恨之入骨,虎视眈眈,今后还不知道给我带来多少麻烦呢!”

    纪然咯咯娇笑起来:“我们是朋友嘛,你就帮我一个忙,只要能让那两条大尾巴狼死了对我死了心,我请你吃大餐!”

    “你别误会,我对你没什么想法。”纪然突然俏脸一红,郑重其事地解释追加了一句。

    郭阳笑了:“我误会什么呀?!纪然,我再次重申一遍啊,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你不能害我。”

    两人站在包厢门口说说笑笑的时候,参加宴会的刘涛和大老李也走了过来。从刘涛的角度望过去,纪然站在郭阳面前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温柔款款,想起纪然对自己的冷漠和拒人于千里之外,刘涛心里妒火熊熊中却莫名其妙多了一丝自惭形秽。

    刘涛的心情变得很糟糕很糟糕。

    他不知道自己如何面对郭阳这个突兀冒出来的情敌了。论长相,他不如人家郭阳斯文清秀一表人才,论才华,人家郭阳不但是报社记者还是刚刚蹿红的原创歌手。无论从哪方面看,他都没有资格跟郭阳竞争女孩的归属啊。

    大老李扫了刘涛一眼,耸耸肩,感情这种事情他帮不上任何忙。

    刘涛阴沉着脸走过来,无视了郭阳的存在,直接推门进了包厢。

    纪然狡黠地一笑,拽着郭阳的胳膊也进了包厢。包房内,其他参加宴会的警方人员已经到了,而作为领导最后压轴出场的冯庆副局长和刑侦支队支队长郭春林当然是姗姗来迟。

    郭阳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纪然笑笑,也就挨着郭阳坐下。这让刘涛更加吃味,却又无可奈何。

    刘涛和侯昆几个人落座后在等待冯局长出面的当口,就聊起了机电公司门卫被杀案。让郭阳意外的是,侯昆持有跟他一样的观点,认为刘涛应该将侦破的重点放在机电公司内部,他同样认为极有可能是该公司内部人作案,而不是刘涛坚持的职业杀手作案。

    “刘涛,既然现有的证据现在走不通,那你们就不如换个思路查一查,根据我的经验,内部人作案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我建议你们把侦破方向调整过来……”侯昆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又甩给刘涛一根。

    刘涛刚要点上烟,突然下意识地扭头扫了纪然一眼,见纪然皱着柳眉有些厌恶地盯着喷云吐雾的侯昆几个人,悻悻地又把烟放回去,忍住不抽了。

    他撇了撇嘴:“你有什么经验?老侯,防暴行动我们刑警不如你们特警,但这种刑事案件,你可没有什么发言权。你以为我们没有查过?机电公司内部所有人,我们几乎都筛网过了一遍,没有发现有人具备作案嫌疑。”

    侯昆笑:“我就是提个建议,听不听在你。反正这案子上上下下很关注,都上了公安厅的红色通报,列为今年重点督办的大案之一,你们要是长期破不了案,你们的郭支队今年想要再上一上,估计是很难了。”

    “刘队,机电公司在册在职职工98人,内退职工157人,这么大的人员范围,你们已经挨个过了一遍?”郭阳忍不住还是插话道。

    对于这个案子,作为重生者先知先觉的他,明知道凶手是谁却不能明说,只能尽量引导警方往正确的侦破方向上走,尽管刘涛对他的话不屑一顾,可他一直没有放弃努力。如果不把凶犯绳之于法,这案子按前世的轨迹可是要等待几年以后才能破了。

    郭阳这话可真是问到了点子上。这么多人,刘涛的重案组怎么可能全部筛查一遍,况且他先入为主认为是职业杀手作案,对于内部的调查不过是敷衍了事的。

    刘涛涨红了脸,扭头望着郭阳,怒道:“郭阳,你什么意思?你懂什么?这是刑事案件,可不是写歌,你以为你能写几首破歌就了不起了?”

    刘涛的态度很恶劣,但郭阳却没有生气,他笑笑:“刘队,你别误会,我没有干涉你们办案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侯队的话很有道理,你们应该仔细筛查一下机电公司的内部人员!”

    郭阳咬了咬牙,他知道自己必须要放一点有价值的“作料”出来了,否则光凭卖弄嘴皮子,肯定还是不会得到刘涛的重视。

    但事关杀人案重大刑事案件,涉及案情的话不能随便乱说,一个搞不好,很容易把自己搞进去。一念及此,郭阳慢慢梳理着自己的思绪,思量着怎么才能不着痕迹地提供点破案线索。

    郭阳斟酌着自己的言辞,突然笑了起来:“诸位,今天你们提到了机电公司的案子,我突然想起了一件跟机电公司有关的桃色绯闻,不知道你们想不想听啊?”

    刘涛冷冷转过头去,不予理会。

    侯昆几个人饶有兴致地望着郭阳:“郭记者,说来听听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大家知道,我是做记者的,我们当记者的天天在街头巷尾跑,到处找新闻线索,跟各行各业都打交道,所以乱七八糟的东西听得就多一些。”郭阳笑了笑,轻轻道:“这件事我是道听途说的,不敢保证是不是真实的。”

    “去年啊,听说机电公司的保卫科长好像是姓曾的,这姓曾的跟手下一个内勤的老婆搞上了,据说还被人家堵在了机电公司门口的小宾馆里抓奸,闹得挺大……至于后来怎么处理的,我就不知情了。”郭阳瞬间化身八卦绯闻段子手,故意眉飞色舞地开始讲述一段不明来历的市井传闻,侯昆几个人听得津津有味,不过他们毕竟是警察,敏感性很强,在哄笑之余侯昆就意识到这应该是一条重大的破案线索。

    侯昆望向了刘涛。

    刘涛嗤笑一声:“瞎扯淡,这有啥?这年头,哪个单位没有点**摸狗的破事儿?你要听这种故事,我把治保大队的人喊来,给你讲上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刘涛还是不屑一顾。郭阳暗暗摇头,他知道刘涛完全是因为妒火而失去了应有的理性判断,这样的线索如果不是自己提供的,肯定会引起他的重视,奈何只要是关乎自己,他就天然排斥根本听不进去。

    “这怎么是瞎扯淡?这是值得重视的破案线索!”门被推开,冯庆和郭春林并肩走进来,冯庆向刘涛指了指沉声道:“刘涛,郭阳提供的线索很重要,你们明天就去核查一下。”

    刘涛起身尴尬地搓了搓手:“冯局,他这哪里是破案线索,完全就是道听途说的鸡毛蒜皮,还不知道真假……”

    冯庆皱了皱眉。他作为市局领导,他说了话,刘涛竟敢当众反驳,这让他很不满。他沉着脸走过去,没有接刘涛的话茬。

    郭春林一瞪眼:“刘涛,就是因为真假难辨,才会让你们去核查!这个案子拖得时间不短了,如果再查不出有价值的线索来,我就撤了你!”

    冯庆是市局领导,但不是刘涛的直接领导。可郭春林却是他的顶头上司,郭春林发了话,打死刘涛也不敢再顶嘴了。但他心里还是有些忿忿不平,他扭头望着郭阳目光不善,心道凭什么就因为这小子不负责任的一通乱说就去浪费警力和资源啊?真他妈的扯淡!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