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国庆冷视着孙胖子,默然不语。孙胖子最近的野心从何而来,他比谁都清楚。不过在赵国庆看来,就算是孙胖子过去跟过的市领导当上了三把手,就算是孙胖子使尽手段把自己挤兑走,这总编的位置也轮不到孙胖子。

    孙胖子在几个副总编里排名靠后,连党委副书记都不是,想要越过前面的几个人直接上位,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但很小。市里和组织部门安排使用干部,不会这么没规矩的。

    赵国庆这样一想,倒是心平气和了,他淡淡道:“机构臃肿和记者站的问题,由来已久,不是今天才有的问题,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不是我们这一届班子造成的,更不可能是我们这一届班子能解决的问题。既然是郑社长的意思,那么更需要上党委会讨论了,至于今天的编委会,只讨论业务,不涉及其他问题!”

    赵国庆眸光中闪过一抹锋芒,他也是个性强悍的官员,作为北方晨报总编,主抓业务的主要负责人,如果孙亮还是不知进退,他也不会再给他留半点面子。

    脸面,都是自己维持的。自己都不要脸了,还指望别人给你脸吗?

    孙亮眉头一皱,却知道赵国庆有翻脸的迹象,想了想还是没有再挑衅。

    “老张,明天我去市委党校参加培训,家里的工作就交给你们了!”赵国庆扫了孙亮一眼,又面带微笑望着排名第二的副总编张玉强。

    张玉强笑笑:“你尽管放心去参加培训,日常工作有我和其他几位同志,问题不大!”

    赵国庆微笑颔首点点头,旋即威严地挥了挥手:“那就散会!”

    赵国庆霍然起身拂袖而去。

    孙亮眼眸中闪过一丝冷笑,他心道这份名单已经到了郑建宁那里,老郑的意思很明确,你赵国庆再牛逼也扛不住一把手的压力,不信咱们走着瞧!

    编委会虽然有点不欢而散的味道,几个高层之间的气氛有点微妙和紧张,这份发配记者站的人员名单也没有被通过,但小道消息却还是不胫而走。

    郭阳下午准备离开报社去参加市局关于建设北路银行抢劫杀人案的庆功宴,也听说了这个消息。报社的不少编辑记者本来就因为他跟孙胖子顶牛而自发开始站队,此番更是对郭阳敬而远之了。

    郭阳神色平静地走过悠长闷热的回廊,林美美一溜小跑追了上来,她修长曼妙的身材被紧身T恤和牛仔裤反衬得曲线玲珑勾人摄魄,不施脂粉的脸蛋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乌黑的披肩发束在脑后成马尾辫来回晃荡着,郭阳回头一瞥,忍不住看得一呆。

    不是他花痴和好色,实在是今天的林美美无论是打扮还是气质都与过去迥异,直接颠覆了她在他心中的固有印象。比如她从来都是浓妆艳抹的,怎么今儿个好端端地突然素面朝天了?

    见郭阳隐隐有些目光发直,一直在自己诱人的胸前和身上来回咣当,林美美难得有些脸红,跺了跺脚娇嗔道:“郭阳,你色眯眯地盯着姑奶奶看,耍流氓啊?!”

    这话一出口,郭阳忍不住就叹了口气。本来还是文艺女青年的气质,这一张嘴就露出几分世俗和粗俗,林美美果然还是林美美,不是歌词里唱得像花儿一样的清纯少女啊。

    “林美美,我要是耍流氓,你还能保住贞洁啊?”郭阳撇了撇嘴。

    林美美俏脸更红,张牙舞爪地扑过来,却见郭阳那平静深邃的目光,心里有些发虚又有些莫名的幽怨,咬了咬银牙悻悻然道:“郭阳,臭不要脸的姑奶奶懒得跟你计较,对了,你到底请客不请客?发了财就不认人了吗?!”

    其实郭阳说得是实话。两人在一个办公室朝夕相处斗嘴不是一天半天了,所谓日久生情在所难免郭阳有才有貌家境固然差点,可林美美也好不到哪里去,是普通工人家庭的孩子,尽管林美美每天在口头上不让人,但对郭阳心里着实是有点念想的。如果郭阳有坏心思,估计早就把她勾搭上床了。

    当然,这一点,林美美绝对是不会承认的。

    郭阳耸耸肩:“我今晚有事,改天吧,改天我请你和张主任吃西餐可好?”

    林美美美眸深处掠过一丝失望,嘴上却兴高采烈道:“就这么说定了,地方我来挑,到时候你只管掏钱付账就成!好了,姑奶奶走了,回见!”

    林美美扭腰摆臀下了楼梯。

    南山大酒店。

    所谓南山,原本是本市西部近郊的一座被挖空了的青石山。进入九十年代中期之后,市区西扩,青石山一线就纳入了新区范围,经过整体改造和人工填平修整,系统的绿化和园林设计,原本光秃秃凌乱不堪的青石山就变成了如今本市十大城市景观之首南山园林,开放式的城市山地公园,在本省的知名度都很大。

    依靠南山,建有本市最早也是最大的富人区南山别墅区,也就是周冰家所在的小区。而南山大酒店,就是南山别墅区的开发商南山地产公司为小区建设的配套设施之一,是本市最高档的大型餐饮娱乐场所。

    郭阳和纪然约定的时间是傍晚六点,郭阳比约定的时间早来了一小时,本想去周家见见周冰,但进了别墅区后郭阳又临时改变了主意。因为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现在的薛春兰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他了,自己主动登门会让这位敏感骄傲的薛教授更加不舒服,完全是自讨没趣何必呢。

    想了想,就作罢了。中午与周冰通电话的时候,周冰还说她母亲在家休养,状态不好,看样子一时半会很难走出被挟持和被羞辱的心理阴影了。

    郭阳返回南山大酒店,进了酒店大堂,无意中发现大堂右侧的休闲区内,广播电台正在做一个现场直播的互动文艺节目,百余名听众将直播现场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郭阳之所以被吸引过去,主要还是因为有人在现场吉他弹唱他刚刚发布出去的那首当你老了,一个身穿白衬衣油光粉面的男青年作为参加节目的嘉宾,正摇头晃脑自弹自唱,时不时引起喝彩声和掌声。

    郭阳笑了笑,站在人群外看热闹。公允来说,他觉得白衬衣唱得比他好,至少人家的嗓音条件和歌唱技巧都不错,显然是“职业选手”。但白衬衣却没有唱出当你老了原本的味道和气质,让在场听众听起来都觉得与今日有约昨日播出的原唱差异不小。

    郭阳眼角的余光在围观的人群中发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刑警支队的重案组的组长刘涛、女警纪然,还有大老李。纪然很快就发现了郭阳的存在,立即笑着向郭阳招招手,示意郭阳过去跟她们一起。

    “郭阳,你也早来了?正好电台和我们市局政治部联合搞一个互动节目,我们就提前来当观众凑个热闹”纪然侧着臻首靠近郭阳,明眸皓齿巧笑倩兮,冲郭阳小声说着话,神态亲密。刘涛在一侧看得眉头紧皱,满腹的好心情瞬间被驱赶一空。

    “唱歌的这人叫冯哲,是我们局里金盾艺术团的骨干,政治部宣传科的副科长。他母亲就是市剧团的国家一级演员宋秋颖,拿过全国戏剧最高奖项梅花奖的……”

    郭阳听着纪然的介绍,笑着点了点头。冯哲其人,他不认识,但冯哲母亲宋秋颖他并不陌生。简而言之,这冯哲算是出身文艺家庭并在本市的文艺圈里小有名气的年轻人,用句时髦的话说,人家那是搞艺术的业内专业人士。

    冯哲在众人的喝彩声和掌声中下了场,他面带微笑飘然而下,举止从容,俨然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儿。

    冯哲向郭阳这边走过来,但显然是冲纪然来的。郭阳目光一瞥,从身旁刘涛那充满警惕的紧张表情来猜测,冯哲又是女警纪然的追求者之一?

    不过想想也正常,纪然要身材有身材要美貌有美貌据说家世更好,年方韶华,是市局系统出了名的“局花”级红颜祸水,引起身边未婚男青年的热烈追求不为过。

    郭阳下意识地往一边避了避,望着如临大敌的刘涛,心里忍不住暗笑起来:这刘涛各方面条件也不错,但与冯哲一比,就差了一大截。而且冯哲这种搞文艺的白面小生,正是时下美女青睐的理想对象类型,刘涛要跟冯哲竞争,注定要悲剧。

    “纪然!”冯哲笑吟吟地走近,状若亲密地拍了拍纪然瘦削的肩膀。冯哲通过这样的肢体小动作,向外界有意无意地展示他与纪然关系的存在感。

    纪然却是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半步,避开了冯哲热切的眸光注视,扭头向郭阳望去,笑道:“郭阳,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局里的文艺骨干,市局宣传科的冯科长!冯哲,这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北方晨报记者郭阳了,现在跟我们刑警队的案子,也是前两天建设路银行抢劫杀人案告破的大功臣!”

    纪然为郭阳介绍冯哲不是目的,借此回避冯哲不避讳众人的接近才是目的。

    郭阳笑了笑,不动声色地伸出手去:“你好,冯科长,久仰大名了!”

    冯哲则皮笑肉不笑地扫了郭阳一眼,伸出手任由郭阳握了握,旋即收回,“我听说过你!以后多联系,我管宣传口,跟我们局里的案子,有事尽管找我!”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