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上有这样一句至理名言:为官者要能大能小,方能左右逢源长袖善舞,削尖脑袋往上爬。孟天祥虽然不是在官场上混的人,但作为省直部门副厅级干部的独生子,他是深得官场三味。

    因为受了惊吓,薛春兰请假在家休养几日。周定南也推了所有的应酬活动,与女儿一起留在家里陪伴妻子。

    上午,孟天祥就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拜访上门了,说实话,因为那天孟天祥的现实表现,周定南对他生出了极强的厌恶之心。但毕竟是省里高官的孩子,又是妻子多年来一直器重欣赏的学生,周定南再不喜也不好不让他进门。

    薛春兰穿着居家的休闲装慵懒地窝在客厅的沙发上,女儿周冰就陪在身边。她望着带着一脸恭谨笑容慢慢走进来的熟悉却又陌生的孟天祥,心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

    对于孟天祥对她的弃之不顾,要说她心里一点芥蒂都没有,是假话。可她本身就是一个现实理性的女人,站在她的思维方式上看,生命危急关头,孟天祥选择明哲保身其实也没什么错,只不过,她稍稍有些失望罢了。

    周冰厌恶地扫了孟天祥一眼。

    与母亲的现实理性相比,周冰却是一个爱憎分明的女孩。她本来就不喜欢孟天祥,经过了前番无疑就更加憎恶了。

    但出乎周定南父女的意料,就连薛春兰自己都没想到,孟天祥快步走到客厅之中,竟然噗通一声跪倒在薛春兰的脚下,痛哭失声,涕泪交集。

    这一跪,让周定南父女措手不及茫然不知所措,也让薛春兰心软了。

    “小孟,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有话好好说!”薛春兰苦笑一声,起身就要搀扶孟天祥。

    “老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是我真的害怕了,我害怕会死在那杀人犯的枪口下,我怕死啊……”孟天祥泪如雨下,哽咽连声:“我真是畜生都不如啊,我竟然把您撂在危险的境地不顾,我……”

    孟天祥突然伸手重重地扇了自己一记耳光,这记耳光他真的是用了很大的力气,啪的一声过后,他清秀的挂着泪痕的脸上生生浮现出五道清晰的红指印!

    孟天祥哭得像个孩子,伏在薛春兰的膝盖上歇斯底里痛不欲生,不管他是真忏悔还是装样子,反正薛春兰肯定是被他一连串的举动打动了,竟然陪着他抹了一把眼泪,还柔声安慰着他,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来。

    如果孟天祥为自己辩解,哪怕他说得天花烂坠,都未必引起薛春兰的共鸣。但孟天祥却没有给自己的懦弱找理由,而是简单直白地哭诉自己的“害怕”和胆怯,直接认错,这彻底将薛春兰心里刚刚滋生起来的一点排斥防线轰然击垮了。

    “老师怎么会怪你呢?当时那种情况,就是换成老师或者任何一个人,也不会再进去送死的,没事,你不要哭了,老师从来就没有怪你!好了,小孟,老师原谅你了!”薛春兰脸上浮荡着母性的温柔光辉,噙着泪轻轻抚摸着孟天祥的脑袋,这一幕情景让周定南父女看得目瞪口呆。

    这人怎么能这么无耻?周冰心里想。

    这小子不简单……看来还真得从新认识他!周定南面上掠过一抹异色。

    孟天祥跟他的老师薛春兰冰释前嫌的时候,北方晨报副总编辑孙亮在今天的例行编委会上提出了一份业务人员调整名单,建议报社抽调部分骨干业务人员下放记者站,充实基层新闻采访力量,涉及六个人,其中之一就是郭阳。

    理由当然是冠冕堂皇的。北方晨报旗下有大大小小的记者站十几个,但几乎就是形同虚设,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每一个记者站多则七八人,少则三五人,除了每月向报社劳资科报送一次考勤表之外,平时也没什么动静。

    本来就是安排大龄记者和关系户的“养老院”,还能指望出什么业绩?

    听着孙亮的夸夸其谈,总编赵国庆眉头紧皱,谁都知道孙亮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却没有办法反驳他的话。

    他提出的名单上,除了郭阳之外,都是报社内部业务不强却又不得不安置的年纪偏大的“老油条”,这些人安排下去倒也罢了,可郭阳却是能力突出的新秀记者,正是新闻采编急缺的专业人才,放到记者站去就彻底废了。

    “老孙,机构设置和人事安排,不是编委会上讨论的问题,这个问题先放一放,等下半年的报社党委会上,我再提一提吧。”赵国庆沉声道。他不但是总编,还是报社的党委副书记、二把手,自然有资格说这个话。

    可孙亮这一次是有备而来,他铁了心要将郭阳这个眼中钉从自己眼前踢出去,也就顾不上此举是不是会惹得赵国庆不快了。

    他马上坚持道:“赵总,其实这也不是我的意思。前两天,我在公园散步,遇上郑社长,郑社长的意思是机构调整事关重大,涉及方方面面,要慎重和通盘考虑。但我们可以从业务调整的角度去做做文章,尽快把下面这些记者站盘活,否则,花这么多钱维持十几个记者站的运转,还有什么意义?这笔钱花得太冤枉了!”

    赵国庆脸色一变。

    孙亮竟然打起了社长郑建宁的旗号,作为副总编,他越过自己这个总编直接与社长“通气”,把总编置于何地?如果说过去孙亮的行为只能让赵国庆厌恶,但今天这种事情实际上已经触及到赵国庆的底线,用官场上的话说,就是犯了忌讳。

    赵国庆深沉的目光投射在孙亮的身上,孙胖子嘴角一抽,却是有恃无恐地挺直了腰板。

    他知道自己这样做会得罪赵国庆。但说实话他并不是太在意,因为他是秘书出身,曾经跟随的那位市领导即将在今年下半年的换届中擢升为市里分管干部党群的副书记,位居第三把手。有这位靠山撑腰,不要说赵国庆,就是郑建宁,也得给他几分面子。

    他甚至有更进一步的想法。如果能把赵国庆挤兑走,他就是当仁不让的总编大人,成功解决正处级。

    赵国庆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陡然意识到,孙胖子表面上是为了打击报复郭阳,实际上是冲自己来的。

    其他几个副总编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有的人觉得孙亮狂妄过分,但也有的人心里暗暗打着自己的算盘。

    实事求是地讲,能从基层爬到县处级的岗位上,哪一个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察言观色见风使舵八面玲珑的本事都个顶个。反正体制内就是这么回事,既然孙亮敢不把赵国庆放在眼里,必然有其底气,那么,如今且看赵国庆如何应对吧。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