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近傍晚,但天光还是大亮。咖啡馆的门悄然推开,劫犯紧贴着头戴面罩用来迷惑警方的替身,又用绳索紧拉拖拽着脸色煞白的薛春兰,身前则是提着行李箱的郭阳。

    四人同时出现在门口,又动作很快地下了台阶,分头钻进了桑塔纳轿车里。郭阳开车,劫犯则挟持替身和薛春兰进了后排座。隐在暗处的狙击手一时间分辨不出真正的劫犯,担心伤害无辜人质,很难下决断开枪,就在狙击手请示汇报的当口,那辆白色的桑塔纳就已经飞驰而去。

    劫犯坐在替身和薛春兰的中间,用黑洞洞的枪口紧顶着薛春兰丰腴的腰间,狰狞笑着:“小子,老老实实开车,否则,我会让她死的很惨!提速,沿着中心路一路向北,不要停!快!”

    郭阳眼角的余光从后排座劫犯凶恶的面孔上飘过,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半句废话,按照劫犯的要求开着车沿路向北,速度极快。他前世今生阅人无数,知道这劫犯无比凶残奸诈,八成就是有过特别训练经常与警察打交道的职业惯犯。

    但郭阳知道,警方肯定已经封锁了前面的路口,布置下拦截的警力,只是有三名人质在车上,警方恐怕很难动真格的。

    薛春兰整个身子都在剧烈的颤抖着,一方面是因为恐惧,一方面是因为羞愤。跟这么一个恶心凶残的劫犯肢体相接,其人色眯眯的目光总在她胸前的两团丰盈处来回逡巡,她虽然人到中年却美貌丰腴风情万种,身上又发散着一股优雅的知性气息,如果不是前有堵截后有警察的追击,这厮估计会有更过分的行为。

    更有甚者,劫犯竟然用冰凉的枪口捅了捅薛春兰的丰臀,又斜着沿她的紧身衣的臀线划上去,尔后发出一两声贱到家的低低淫笑,让自视甚高的薛春兰羞愤至极差点当场晕了过去。

    郭阳皱了皱眉,扭头怒斥道:“你放尊重点!”

    劫犯吊眉眼一瞪,“骂了隔壁的,你再叽歪,老子一枪崩了你!老实开你的车!”

    劫犯将猎枪的枪筒伸过来,狠狠捅了郭阳的腰身一下,郭阳强自压住火气,冷哼一声,继续开车。

    郭阳从后视镜里发现了两辆没拉警笛的警车呼啸着追了过来,但却是遥遥追着,不敢太靠近,生怕触怒劫犯对人质下手。郭阳忍不住在心里轻叹一声,心说冯庆还是经验不足又缺乏当机立断的魄力,已经错失了围剿硬攻击毙劫犯的最好机会了。

    冯庆果然在后面的那辆黑色帕萨特上。他脸色阴沉,手里的对讲机和移动电话次第响起,他有些烦躁地将电话扔给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刘涛,示意刘涛跟参与围剿行动的各路警力指挥官协调对话。

    “冯局,看这架势,劫犯是想要一路向北,窜上高速公路,我们已经在高速路上路口设卡拦截实在不行的话,还是堵死强攻吧,冯局,我估摸着只要拿捏的好,还是有很大把握拿下这混蛋的!”刘涛摁住电话听筒,扭头望着冯庆急急道。

    冯庆冷笑一声:“强攻?伤着人质怎么办?谁来承担责任?你?还是我?”

    刘涛无语,悻悻地扭回头去。对冯庆的担心,刘涛很是不以为然,这样拖下去,劫犯非逃了不可。但官大一级压死人,现在冯庆是现场的总指挥,该怎么办自然有领导下决断,他服从命令就好了。

    冯庆紧紧攥住了拳头,他现在烦躁之极,压力很大。这个案子已经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市里的头头脑脑上上下下都在关注,全市人民都在紧盯着,这不后面还尾随着电视台的两辆采访车吗?一个搞不好,无论是让凶犯逃之夭夭,还是伤害了被挟持的人质,他这个现场总指挥就会变成历史罪人。

    现在冯庆一时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是该堵的堵、该追的追,但尽量避免跟劫犯发生正面冲突。

    周冰父女的奔驰车也跟在后头。

    周冰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最在乎的两个人都变成了劫犯的人质。这让她得到消息以后痛不欲生,当场嚎啕恸哭起来。母亲薛春兰和郭阳生死未卜,情况不明,被挟持在那辆白色桑塔纳里一路向北,眼看就要冲上高速,警察却还没有半点动静,这让周定南非常恼火,他在车里一边安慰着女儿,一边拨通了市里分管社会治安的李副市长的电话。

    与周定南通了电话的李副市长,自然又给了冯庆相应的心理压力。而过后不久,冯庆还接到了市里蒋书记的电话,蒋书记在电话里下了死命令,他不管公安局怎么办,也不管冯庆有多大的难处,但必须要百分百确保人质的安全,同时要将劫犯绳之于法,如果出现问题,冯庆就引咎辞职吧。

    夜幕渐渐低垂,路灯昏黄,这条通往高速的外环路上车流稀少,任凭郭阳开着这辆白色桑塔纳风驰电掣般驶过。

    前面不远处,人影绰绰,显然是警察在此设卡堵截。百余名武警和特警严阵以待如临大敌,三盏探照灯将郭阳驾车的来路照射得亮如白昼,一道钢筋路障横亘在入口之前,两侧还有手持防暴器械的治安民警。

    “怎么办?”郭阳扭头望着劫犯。

    劫犯面目狰狞,冷笑着:“油门踩到底,给老子冲上去,冲不过去,我们就同归于尽!不就是一死吗,老子早就活腻歪了!”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却是暗暗放缓了车速。

    劫犯恶狠狠地用枪口顶住脸色煞白的薛春兰,顺手又在她的丰臀上狠狠扭了一把,不顾薛春兰羞愤的斥责尖叫声,咆哮道:“给老子冲,加速!”

    郭阳心念电闪,加速冲上去不是被警察的猛烈火力给击毙就是要被钢铁路障挡住车毁人亡。如果不是因为薛春兰在车上且被劫犯用枪威胁,他或许早就考虑脱身之策了。但现在这种情况下,他逃了,撇下薛春兰不管,即便周冰不怪他,他也很难过自己心理上这道坎儿。

    车冲了过去,距离警察设立的路障还有五六百米。郭阳屏住呼吸,却听劫犯猛然大吼一声:“左转,上甬道,走下路!”

    郭阳如释重负,猛打方向盘踩死油门,桑塔纳轿车发出激烈的吱呀摩擦声,掉头猛冲了下去。他判断劫犯虽然凶残,但却狡猾透顶,他不可能就这么义无反顾地冲上去送死,他之所以这样做,无非还是为了迷惑警方,实际上从一开始他真正的目的就不是上高速,而是走高速下面的省道逃离。

    他这大张旗鼓一路向北,给了冯庆一个错误的信号,警方在高速入口和高速之上设下多重关卡重兵拦截,上高速根本就是死路一条。但下面的省道,警方应该暂时还没有来得及设置警力,打警察一个措不及防,冲下省道,等警方反应过来,这辆车早就出了本市的地盘了。

    这是劫犯的如意算盘。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