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之前。

    周冰在家洗了一个澡,干净清爽地坐在客厅里,准备等父母下班回来一起听市人民广播电台FM800今日有约,今晚可是郭阳那首原创歌曲的首播。

    她的诺基亚手机骤然响起,见是父亲周定南的电话,周冰也没有太在意,就接了起来:“爸,您还在公司?”

    “小冰,不好了,你妈在辉煌人间和小孟喝咖啡……”周定南在电话里的声音发急,隐隐有些颤音。

    周冰愕然,顿时摸不着头脑:“爸,我妈和孟天祥咋了?在建设路那家咖啡馆?这……”

    周冰一时间不知道母亲薛春兰和她的学生孟天祥去建设路一家咖啡馆喝个咖啡聊聊天有什么值得父亲大惊小怪的,尽管她不喜欢孟天祥这个人,可架不住母亲欣赏啊,这可是她最喜欢的学生,没有之一。

    孟天祥三天两头就约薛春兰出去吃饭什么的,也没见父亲反应这么大啊。

    “小冰,你马上来,我在建设路等你!辉煌人间发生抢劫杀人案,你妈被当成人质困在里面,你马上来!”周定南剧烈地喘息着说完这句话就挂了。

    周冰脸色大变。她冲出门去,跑到小区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市里来了。

    辉煌人间咖啡馆。

    一辆白色桑塔纳轿车呼啸而至,两名面色肃然的特警从车上跳下来,提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行李箱里是市里紧急协调人民银行取来的一百万现金。

    冯庆抓起移动电话,拨通了咖啡馆的座机,警方这段时间一直在通过这个座机与凶犯联系,对他进行必要的安抚,免得他伤害其他人质。

    “车和现金已经准备好,现金就放在车里。只要你不伤害人质,我可以下令给你让出一条道来!”冯庆在电话里大声道。

    “糊弄谁呢?门外全部都是狙击手,只要老子一出现,肯定挨枪子!别以为老子是傻子,老子什么场面没见过?少废话,我要先看看钱再说,你们等着!”劫犯在电话里冷笑着,说完马上就扣了电话。

    劫犯面罩中露出的两只眼睛凶光闪烁,他紧盯着眼前这十几名人质,其中既有顾客也有咖啡馆的工作人员。他突然大步走上前来,用手里的猎枪枪管捅了捅人群中一个身穿花格子半截袖衬衣的年轻人,恶狠狠道:“你给老子滚出来!”

    年轻人脸色骤变,他本来就吓得够呛,脸色发白,如今被点了名以为要遭难,双腿哆嗦地根本站不起身来。他身边还有一个妩媚雍容的****,美妇人一把抓住年轻人的胳膊,颤声道:“你叫他出去干什么?”

    劫犯贪婪的目光在****丰腴的身段上尤其是胸前那胀鼓鼓的丰盈部位扫了一眼,强行咽下了一口唾沫。他早就注意到这一男一女是一块儿的了,否则他也不会打年轻人的主意。

    “再啰嗦,老子干了你!你耳朵聋了?滚出来!”劫犯手里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花格子衬衣。花格子衬衣毛骨悚然,哆哆嗦嗦连滚带爬地出来,差点没吓尿了裤子。

    劫犯狠狠地踹了花格子衬衣一脚,用枪口威逼着他到了大门跟前。一如前面,劫犯打开了门,又狠狠地一脚将花格子衬衣踹了出去,花格子衬衣发出一声过于凄厉的惨呼声,一头栽倒在辉煌人间咖啡馆门外的台阶上。

    “让这人把装钱的箱子给老子带回来,否则,我就杀了他的同伴!”劫犯凶狠疯狂的声音透过电话听筒传过来,冯庆愤怒地跺了跺脚,挂了电话,挥了挥手。

    两名穿着防弹衣带着钢盔的特警飞奔上前,一左一右架起从地面上爬起来跌跌撞撞没命向警方这边跑过来的花格子衬衣。

    旁观的郭阳吃了一惊,这花格子衬衣竟然是孟天祥,周冰母亲薛春兰的学生!

    孟天祥在一干警察的包围下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无论刘涛怎么安抚劝说,他也死活不肯再去冒险带着装钱的行李箱返回了。

    尽管里面的人质中还有他的老师薛春兰,尽管劫犯叫嚣要以薛春兰的生命安危作为要挟,可在生死关头,个人的性命才是第一位和最重要的,孟天祥咬紧牙关坚决不走。毕竟他是人质之一,刚刚获救,警方也不好对他用强。

    郭阳皱了皱眉,这个时候,他又眼见周冰和周定南父女从马路那头匆匆奔跑过来,周定南站在一群警察的外围翘着脚往里张望着,大声道:“小孟,小孟!老薛在里面吗?”

    周冰看到了郭阳,娇俏的容颜上满是惊惶和细密的汗珠儿:“阳阳,我妈还在里面!怎么办啊?!”

    周定南是市里有头有脸的大企业家,认识他的警察自然不是少数。刘涛认出了周定南,赶紧挥挥手示意警察分开,让周定南进来。

    “周总?您怎么来了?”刘涛皱眉道。

    周定南顾不得回答刘涛的问话,径自上前去一把抓住孟天祥的胳膊,急急追问道:“小孟,老薛呢?”

    孟天祥深吸了一口气,有些躲避着周定南迫切的目光,颤声道:“薛老师还在里面,很安全!”

    因为孟天祥坚决不肯再回咖啡馆,冯庆只能安排一个身手不错的特警提着装钱的行李箱向咖啡馆慢慢走去。但特警还没有靠近咖啡馆的外围,劫犯恼羞成怒的疯狂骂声就通过电话和扩音器回荡在警察人群的上空:“狗日的,没听懂老子的话吗?让刚才那小子回来,不能换人!否则,我一定先杀了那女人!”

    一群警察复杂的目光顿时紧盯着面色青红不定的孟天祥。孟天祥咬着牙垂下头去,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也什么都没听到。

    冯庆长出了一口气。

    这劫犯非常狡猾,更是非常凶残。他之所以不肯半路换人,坚持要孟天祥回去,显然是担心混进警察去。

    周定南心急如焚,周冰更是急得泪流满面,几乎站不住,倒在了郭阳怀中。

    “让我去!”一个清朗坚定的男低音传来,所有警察包括冯庆和刘涛在内,都扭头望向了人群外这个文质彬彬眉清目秀的年轻人。

    冯庆认出了郭阳,眉头一蹙,他不知道郭阳来凑什么热闹,但危机关头,他也没有时间跟郭阳寒暄。

    郭阳将周冰推给了周定南,大步走了进去。

    “刘队,你联系劫犯,就说我是北方晨报的记者,不是警察,同时还是里面其中一名人质的家属!”郭阳低低道。

    刘涛皱了皱眉:“郭阳,你别来添乱!”

    纪然一个箭步窜过来,“郭阳,这里没你的事,赶紧出去!”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道:“刘队,纪然,劫犯威胁要杀害的女士是我女朋友的母亲,你们联系劫犯,就说我可以代替他把钱送进去!”

    纪然张大了嘴,却是无言以对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