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案发生在市建行在建设北路的分理处营业厅。案发时间在一个小时之前,当时本市邮电局的一个退休职工老王携带五万现金来存钱,但就在他填写单子的时候,一个蒙面壮汉持枪闯进了银行,将五万现金当场抢走,然后开枪击伤了银行的保安、银行女营业员等三人,存钱的老王被当场射杀倒在血泊中。

    银行方面报警很及时,警方出警也很快,劫犯虽然驾车逃离了银行,但因为警方封堵了前后左右四个路口,大量警力从四个方向包抄过来,劫犯迫于无奈只得弃车闯入了位于建设南路东侧的一家咖啡馆,挟持咖啡馆内的众多人质,持枪与警方对峙抗衡。

    市局治安大队的数十人,附近建设路派出所的全部人员,特警队的特勤中队也出动了,还有武警的一个中队,数百警力将这间名为辉煌人间的咖啡馆包围了一个水泄不通,黄色的警戒线外,马路两旁还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这本来与重案组没有太大的关系,常规来说,这种案子,重案组是不会出动的。但因为这个案子的案犯持枪,市局领导怀疑与机电公司的门卫被杀案有关,这才半路上通知重案组赶来。

    两辆警车呼啸而至,刘涛第一个跳下车来。他一边急匆匆套上防弹衣,手握一支五四制式手枪,分开人群大步走了现场警方的临时指挥部所在地咖啡馆对面的书报亭。

    现场总指挥是市局副局长冯庆,他脸色凝重地正在召集特警、治安民警、武警和分局各方面的负责人开紧急调度会,制定行动方案。

    这么多人质被挟持,生命受到威胁,这已经构成了危害公共安全的大事件,如果不是市局一把手在省委党校学习,肯定会亲自赶来主持抓捕。

    纪然和大老李几个刑警也换上了防弹衣,准备参与行动。纪然向前走了两步,回头向郭阳压低声音叮嘱道:“郭阳,你记住在外围看看就好,千万不要进入内线,否则你的安全我们无法保证!”

    郭阳耸耸肩,笑笑,示意她们只管行动,不用理会自己。

    辉煌人间咖啡馆。

    这间咖啡馆处在路口的死角,前后两个出口已经被武警和特警严密封锁。不知道有多少警方的狙击手隐在暗中严阵以待,只要劫犯有任何逃跑的迹象,那无情的子弹就会四面八方飞射过来,将其当场击毙。

    身材魁梧的劫犯头上依旧蒙着面罩,他手持一把长筒猎枪,腰间还斜插着一把五四手枪,神态狰狞烦躁地扫视着被集中在一起的十几个男女顾客和咖啡馆的服务员,眸光中凶光闪现。

    一个服务员面带惶恐之色地抬头来望着劫犯的背影,下意识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不小心踢动了不远处的桌椅发出轻微的响声,劫犯霍然转身,长筒猎枪立即对准了拥挤成一团蹲在地上抱头颤抖的一群人质,咆哮道:“谁想死,就可以乱动!”

    劫犯一个箭步窜过去,一把将最边上的一个年约二十出头眉清目秀的女服务生拖拽了过来,女孩发出惊恐地尖叫声,劫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念,上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尔后用猎枪的枪口挑起了女孩白皙的下巴,阴森森咒骂了一声:“再叫,就弄死你!”

    女孩紧咬着渗出丝丝血迹的红唇,恐惧到忘记了哭泣的程度,她脸色煞白,整个瘦削的身子都在明显哆嗦起来。劫犯将女孩拖拽到紧闭的门口,咖啡馆沿街的窗户都被劫犯拉下了窗帘,大门也被从里面反锁上。

    劫犯匆忙打开门,打开一条缝,一把抓住女孩的头发,恶狠狠道:“你出去告诉他们,就说老子要一部车和一百万现金,然后所有警察全部撤退。给他们一个小时的时间准备。否则,老子就让里面这些人统统上西天!”

    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穷凶极恶的案犯,持枪挟持咖啡馆内17名人质,与警方疯狂对峙已经接近一个小时了。尽管是在互联网资讯尚没有展开的这个时代,单单是靠市民和过往群众的口口相传,都已经震动了全城。

    夕阳渐渐西坠,染红了半边天。

    这是冯庆在市局副局长任上所遭遇到的第一次银行抢劫杀人并当众挟持人质案,这也是他首次作为市局领导坐镇现场,指挥各路警力围剿杀人犯。冯庆心里很清楚,如果成功解救人质、击毙案犯,这便是他一桩耀眼的功绩;但反过来说,如果处置不妥,导致人质出现伤亡,他便难辞其咎。

    冯庆的脸色很难看。

    此时此刻他甚至有些抱怨自己倒霉透顶,为什么明明今天有点感冒却不休假在家养病,非要带病坚持工作?这下可好了,市局主要领导去省里培训,其他的三个副局长,一个有事去了外地,一个在临市带团考察学习,还有一个是女同志,也就只能是他当仁不让冲到前头去了。

    劫犯放出来一个女服务生,根据惊魂未定的女孩带出来的消息,这名凶犯竟然持有长短两把枪,无比残暴,咖啡馆的收银员在冲突中已经被凶犯当场枪杀。

    冯庆的一颗心立即沉了下去。目前已知的,已经死亡两人,重伤四人,再加上危及公共安全,这业已演变成近年来罕见的重案。如果事态再不得到有效控制,恐怕他这个现场总指挥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冯庆一边命人急报省厅和市委市府领导,一边与刘涛几个头头脑脑们围拢在一起,商量行动对策。

    硬闯肯定是不行的。案犯如此暴虐,又持有枪械,一旦强行进攻,交起火来,里面的十多名人质必然受到池鱼之灾,后果不堪设想。但真的答应案犯的要求,给他一部车和一百万现金让他逃跑更行不通,冯庆根本无法向上级和全市人民交代。

    “冯局,不如先答应他,为营救争取时间,免得他铤而走险伤害咖啡馆里的无辜人质。”刘涛急急道:“不能再拖延了,迟则生变!”

    冯庆跺了跺脚道:“马上通报市里,请分管副市长协调人民银行准备一百万现金备用!”

    特警中队长马平急匆匆分开人群走进来,将手里的移动电话递给冯庆压低声音道:“冯局,跟案犯联系上了,他要求与您通话!”

    冯庆深吸了一口气,接过电话去冷冷道:“我们正在准备现金和车辆,可如果你胆敢伤害无辜人质,那就是死路一条!”

    劫犯略带嘶哑和疯狂的声音传了过来:“少废话!再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如果老子要的东西还准备不好,休怪老子翻脸不认人!告诉你们,里面有17个人,如果你们非要把老子逼上绝路,老子就跟这17个人同归于尽,不信你们可以等着看!”

    与此同时,咖啡馆里传出一声清脆的枪响。

    所有的公安干警脸色骤变,冯庆更是嘴角一抽,握着移动电话的手一个哆嗦,电话机咔嚓一声坠落在地,摔成了两半截。

    围观的人群发出杂乱喧嚣此起彼伏的惊叫呼喊声,郭阳站在人群外围,凝望着马路对面的辉煌人间咖啡馆,眉头微微一蹙。这个案子并不在他的记忆之中,显然是突发事件。不过想想也很正常,时代大的走向没有问题,但局部细微的情节改变足以忽略不计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