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家的家宴尽欢而散。

    离开冯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而从此之后,郭阳就多了一个大师冯元良关门弟子的身份,算是在这个圈内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哪怕是将来传媒做不下去了,他也有获得体面生活的路径通道。

    冯琦开车送郭阳和周冰回家,路上,冯琦说了另外一件事。她已经将郭阳的那首歌推荐给了自己在人民广播电台当总监的朋友,建议郭阳明天如果有空就去电台的录音棚将当你老了录制出来,然后在电台的FM800今日有约播出。

    这也算是对原创歌曲的一个推广运作渠道。

    郭阳当然没有反对。

    回到家,郭阳推门进去,见母亲竟然在家有些意外。谢玉芝在自己的卧房台灯下埋首批改学生的作业,听到儿子回来的动静,就起身出来笑道:“阳阳,下班了?赶紧去吃饭,妈妈给你留了饭!”

    郭阳笑:“妈妈,我已经吃过饭了。”

    郭阳觉得自己有必要跟母亲深谈一次了,他必须要让谢玉芝今后放弃补习学校的兼职,否则,母亲的悲剧还是会再次上演。

    郭阳本就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他想到这里,就从自己包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三万块钱来:“妈,我跟您商量个事。您看你在学校上一天课本来就够辛苦了,晚上再去兼职给学生补习,时间长了身子骨肯定吃不消。现在我也已经工作,收入也不低,我们母子两个人的收入加起来,足以改善生活了,我不愿意让您再这么辛苦了。”

    谢玉芝没想到儿子提起这个话题,“阳阳,妈妈不辛苦啊,再说妈妈都已经习惯了。虽然说我们家现在日子比过去好多了,但你以后还要结婚生子,用钱的日子还在后头,妈妈也没有别的本事,在补习学校兼职讲讲课,也累不着,妈妈再坚持那么一两年,等你成家立业就好了。”

    郭阳眼圈一红:“妈,结婚的事儿还早,再说我都工作了,结婚成家的事您就别操心了!您吃了一辈子苦,没有享过半天的福,今天无论您怎么坚持,我都不让您再继续做下去了!”

    “这是三万块钱,您拿去家用,从今天开始,家里的事全部有我,您就别操劳了。您愿你上班就去上,不愿意上班,咱就办个病退或者干脆辞职,到处走走,享受一下生活!”郭阳将手里的三万块递给谢玉芝,声音虽然轻柔,却很坚决。

    谢玉芝看到这厚厚三摞钞票,吓了一跳。她面色骤变,手哆嗦起来:“阳阳,你这钱是从哪里来的?阳阳,我们虽然穷,但却不能去走歪门邪道!”

    郭阳探手抓住母亲冰凉的手来,笑着安慰道:“妈,您别担心,这钱来路正当光明,是我赚来的。这是我的第一笔稿费,以后还会有。”

    谢玉芝脸色阴沉下来,她甩开郭阳的手,有些惊怒:“阳阳,你给妈妈说老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稿费?稿费怎么可能这么高?”

    郭阳心里长叹一声。他知道母亲的外柔内刚的个性,她虽然清贫了一辈子,但却坚持原则和做人的底线,不赚昧良心的钱。如果自己不给谢玉芝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她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妈妈,我在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写歌,这您是知道的吧?最近,我的一首歌,被别人看中,把版权买了过去准备商业推广。这就是第一笔稿费。妈妈,您放心好了,儿子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了?好了,钱您先收起来,过几天,广播电台就会播出我的歌曲,到时候您就知道了!”

    郭阳起身没有再继续解释下去,他知道母亲需要时间来消化和接受,这总有一个开始。只要家境得到彻底改善,只要看到儿子能靠真本事和能力赚钱,谢玉芝自然就不再坚持去做补课教师。

    事实胜于雄辩。郭阳解释过多,反而会让她心里更加不安。

    第二天上午,尽管重案组的头头刘涛不喜欢郭阳再次光临刑警队,但郭阳还是去点了一个卯。见重案组的几个人又在研究案情,郭阳借故溜之大吉。

    郭阳去电视台找上了冯琦,然后在冯琦的带领下去电台录制自己的原创歌曲。录音棚的专业设备和高档音响让郭阳大开眼界,在这种环境下录制出来的当你老了,再经过电台方面精心的剪辑合成,效果自然比郭阳吉他弹唱强了不知多少倍。

    电台方面听了这首歌的录音带,在最短的时间内为这首歌开了绿灯,敲定就在今晚八点的今日有约节目中首播。无论是编辑、录音师、主持人、播音员,还是电台的领导,都被当你老了深深打动。

    离开电台,郭阳又打车去了驾校敷衍了一下驾驶课程,塞给教练一个小红包,对方就暗示他抽空来一趟,可以参加驾考了。反正驾照很容易就可以拿到,郭阳自己没有半点思想障碍,他的驾驶技术是没有问题的,不会变成马路杀手。

    完了又去股市走了一遭,没出任何意外,金虹控股在今日公布公告,说是完成了与某高科技企业的资产重组,即日起更名为金宏科技,明日停牌一天。

    最后,郭阳才又马不停蹄去了刑警队。在刑警队门口,遇上了纪然几个人荷枪实弹携带防弹衣冲下楼来,正要乘车出警,郭阳一把抓住纪然急急道:“纪然,有新案子还是新线索?”

    纪然点点头,“建设北路建行分理处突然有人抢劫,案犯持枪,我们怀疑这跟机电公司门卫被杀案的凶手是同一人……”

    纪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刘涛没好气地打断了:“纪然,你不懂纪律是不是?涉案线索,怎么能轻易向外人透露?”

    纪然皱了皱柳眉,朝着刘涛嘟囔了一句:“郭阳跟踪我们的案子,也不是外人,他有权知道真相,同时参与我们的行动!”

    刘涛当众被纪然呛了,再加上妒火泛起,就再也按捺不住怒斥道:“老子不愿意让他参加行动,成不成?老子是重案组的头儿,老子说不允许就是不允许!”

    听刘涛一口一句老子,对自己说起了粗话,纪然当即无法接受,柳眉倒竖愤怒道:“刘涛,你什么意思?你是谁的老子?郭阳是市局安排下来的跟案记者,郭支队亲自有过交代,你凭什么不让他参加行动?!”

    纪然一把抓住郭阳的手,冷笑道:“走,上车,郭阳!郭支队专门交代我带你参加行动,没什么大不了的!”

    郭阳本来不想掺和进去,尤其是见纪然和刘涛掐了起来,就更不想蹚浑水了。但他被纪然拽着上了车,一时间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不过,实际上纪然说得也没有错。郭阳参与重案组行动,这是市局和刑警队领导授意和同意的结果,虽然他不是刑警,却是跟案新闻记者,只有亲自参与警方行动,才能获得第一手新闻素材。

    这是惯例,也是有先例的。

    刘涛之所以排斥郭阳,无非还是那点私心作祟。

    刘涛面色铁青,站在那里,肩头都在颤抖,胸中怒火熊熊,夹杂着妒火一把。刘涛万万没有想到,纪然竟然会为了刚认识两天的郭阳顶撞自己,还当着其他下属的面与自己对掐,这让刘涛几乎要暴走!

    大老李见势不妙,赶紧上前来拉着刘涛上了另外一辆警车,纪然外柔内刚的脾气他是一清二楚,如果刘涛硬要拿领导的派头去压,结果只能是两人彻底闹翻。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