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家在刚刚开始规划建设的新区,一个中档小区。郭阳前世与冯琦打过交道,但与隐于市井的冯元良先生却只闻其名未谋其面。

    郭阳更没有想到的是,以冯元良这种大师的身份地位,冯家的住宅却是普通的一个单位东西两套两居室,中间打通,而装修就更加普通了。如果不是墙壁上四处悬挂的字画卷轴,如果不是房间内随处可见的陶器瓷器和各类文玩器皿陈列,郭阳很难相信这就是冯元良大师的家。

    冯元良穿着白色真丝绸缎的唐装汗衫,慈眉善目,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他趺坐在客厅茶几之后,眼前摆着一盏清茶。听到有人进门,老人并没起身招呼,继续眯着眼气定神闲地闭目品茶。

    “爸爸,这就是我跟您说起过的郭阳了,北方晨报的记者,在瓷器鉴别上很有眼力。”冯琦招呼着郭阳和周冰,为冯元良介绍道。

    冯元良的双眼缓缓睁开,眸中精光一闪,郭阳只觉老人深邃的眼神在自己身上一扫而过,不由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面对这位久负盛名的大师,郭阳不由自主地生出了几分压力。

    冯元良摆了摆手:“坐吧。小琦,看茶!”

    郭阳向周冰使了一个眼色,小心翼翼地坐在了老人对面的红木沙发上。与郭阳的略有紧张相比,周冰很放松,她虽然乖巧地坐在那里,好奇的目光却始终在客厅东侧那面屏风背后的包骨架上,那琳琅满目的各式造型的古器和玉具上来回游走。

    冯元良深邃的目光紧盯着郭阳,轻轻道:“听小琦说,你在明清瓷器赏鉴上很有些功底?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能喜欢瓷器和文物古董,也算是异类了。”

    “冯老过誉了,我不过是业余爱好,杂七杂八地看了些书,既没有实践,也没有经过名师指点和系统训练,哪有什么造诣……”郭阳斟酌着自己的言辞,神色平静。

    所谓术业有专攻,在传统国学和文玩鉴别方面,冯元良是毫无疑问的大师,郭阳知道自己在老人面前或许连学徒都谈不上,再怎么谦卑都不夸张。

    冯元良沉默了一阵,突然又挥挥手道:“小琦,你去取我的那个青花龙纹莲瓣碗来!”

    冯琦一怔,旋即苦笑一声,然后蹑手蹑脚地起身去老人的书房,捧着一个精美的匣子出来。冯琦打开匣子,取出一个青花瓷龙纹莲瓣碗来,几乎与孟天祥买到送给薛春兰的赝品如出一辙,单凭肉眼是难以分辨的。

    “年轻人,你看看我的这个藏品如何?”冯元良似笑非笑。

    郭阳哦了一声,知道老人要考校自己。他从冯琦手里接过那个莲瓣碗来,小心翼翼地摆在自己面前的茶几上,然后他半跪在地毯上,开始仔细观察。

    从釉面、釉色、花纹、规制、款识,郭阳一路查验下去,都没有发现半点造假的痕迹。他甚至还用手指轻轻敲了敲莲瓣碗的瓷面,侧耳伏着听了听回音,忍不住暗暗惊叹起来。

    这应该是真品吧?如果赝品能仿制到这种程度,仿制者的功夫绝对是鬼斧神工,这样的玩意耗费之大,其实比真品更有收藏价值了。

    但郭阳心头却有一丝淡淡的狐疑,始终拿不定主意。正是因为这碗实在是太像了,没有任何瑕疵,精美到近乎完美的程度,反而让他心头的疑窦挥之不去。

    冯元良耐心地坐在那里,目光平静,等待郭阳的判断。

    冯琦眸光闪烁,坐在那里微微有些紧张。

    她把郭阳推荐给父亲,但她自己也拿不准郭阳会不会通过老人的考验。冯元良一生所学造诣高深,眼光自然极高也极挑剔,只要他有一点看郭阳不顺眼,那就不要再提半点收徒的事儿。

    而作为业内名宿、一代大师,他的考校难度之高也可想而知。

    郭阳迟迟没有能做出判断,目光闪烁不定。

    这让冯琦多少有点失望。但她旋即又如释重负,想来也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专业是新闻传播,你怎么能指望他在古玩瓷器鉴别上有太高的造诣呢?

    冯元良淡淡道:“年轻人,如何?”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道:“冯老,小子觉得这是水准极高的仿制品,烧制时间不超过二十年,绝非古物。”

    冯元良勃然大怒,霍然起身冷冷道:“你这是说老夫收藏了一个赝品喽?老夫数十年的鉴赏把玩,眼光还不如你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

    大师风范云淡风轻的冯元良突然变脸,周冰吓了一跳,她扯了扯郭阳的胳膊,陪笑着打圆场:“阳阳,你再仔细看看,冯老怎么可能收藏赝品啊,你肯定是看错了,赶紧给冯老认个错吧!”

    周冰在这方面自然是一窍不通,更不感兴趣。但她觉得以冯元良的身份地位,以他在业内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没有半点可能收藏假货。自己两人来人家家里做客,引得主人不快,就没什么意思了。

    周冰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冯琦却面露震惊和惊喜之色。

    郭阳长出了一口气,他回望着貌似暴怒的冯元良,眸光渐渐变得无比清澈平静。他本来还不是很确定,因为这个龙纹莲瓣碗是他生平仅见的难以鉴别的器皿,但冯元良出乎意料的当场发作,却让他坚定了赝品的判断。

    “冯老,请恕小子无礼,个人判断,这是赝品。”

    冯元良冷笑着缓缓坐下,“你倒是说说看,这龙纹莲瓣碗假在何处?年轻人,老夫眼里不掺半点沙子,你要在老夫面前信口雌黄,可小心老夫将你逐出门去!”

    郭阳笑了笑:“冯老,您是大师,小子就斗胆班门弄斧了。明朝瓷器多为青花,但受原材料和当时烧制技术的限制,色调很不稳定,不适合在器具表面刻画人物,过多渲染色彩,所以有永乐无人,宣德女多男少的说法,也有所谓花无阴面,叶无反侧的缺陷。而且画人物不论男女老少四季均穿一件单衣,并无渲染的衣纹与异色的表里之分。但这个莲瓣碗,内侧的书生惟妙惟肖,颜色复杂,层次鲜明,衣袂飘飘如同仙去……这是明代颜料和工艺所不能达到的效果,因此小子断定,这是仿品。”

    “但这即便是仿品,也是出自现代大师之手,工艺之精美、烧制之完美,远远超越真品。”

    郭阳的话听得冯琦眉飞色舞,而冯元良眸中神光湛然,却是陷入了异样的沉默之中。

    周冰有些坐立不安,扭头看到冯琦喜笑颜开地向她微微颔首,让她稍安勿躁,不禁有些愕然。

    冯元良坐在那里轻叹一声,缓缓点头:“年轻人,你的眼光没有错。这是老夫十年前亲手仿制的一件龙纹莲瓣碗,可能是因为老夫过于追求完美,反而在这种细节上留下缺陷。不瞒你说,这个碗老夫让很多人把玩鉴赏过,其中不乏业内名家,但你是第一个勘破缺陷并敢说真话的人。好,很好!”

    冯元良说的没错,这些年不一定没有人看破,但为了逢迎和恭维冯大师,没有人说出真话来。

    “年轻人喜欢此道,本就是少之又少,而浸染此道又别具慧眼和细致入微的观察能力,更是凤毛麟角。而且,你明知这是老夫仿制,当着老夫的面不说假话、不畏权威,品性也可见一斑。”

    “年轻人,老夫从业数十年,深谙此道孤寂,曲高和寡。见到一个品学堪可造就的后辈更是难得。老夫有意收你为门生,传承老夫这门手艺,你可愿意?”

    冯元良的目光变得有些热切。

    郭阳定了定神,回望着冯元良。其实他从进了冯家的门开始,就已经猜到冯琦带自己来见冯元良的真正目的。而方才的考校,无非就是大师的考验罢了。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郭阳是不是滥竽充数,冯元良从他鉴赏莲瓣碗的言行举止上一眼就看得通透。冯元良本来没有指望郭阳能判断出结果来,即便判断失误也没有什么,因为看走眼的人多了去了。但郭阳却不能说假话,这是老人关注的重点。

    如果郭阳当面吹捧一番,冯元良不要说主动提出收徒了,连再跟郭阳说话的兴趣都会丧失殆尽,没准会变脸将他撵出冯家。

    郭阳的表现可圈可点,让冯元良心头窃喜,收徒的念头一旦滋生就像春天的野草一样漫天生长阻挡不住了。

    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无人传承所学,而现在能耐得住寂寞的年轻人上哪里去寻觅?一旦遇上一个,冯元良岂能轻易放过?

    因此,与郭阳的平静相比,反而是冯元良微微有些紧张,生怕郭阳会拒绝。

    “我……”郭阳实际上有点措手不及。浸染此道只是爱好之一,前世尚且如此,何况是重生在这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他的目标变得更高远,要做的事太多太多,要让他专心跟冯元良学习并为之钻研一辈子,埋首在文化的故纸堆里,说实话他是不愿意的。

    冯琦比冯元良更紧张,她探手一把抓住郭阳的胳膊,急切道:“郭阳,我父亲一生所学后继无人,你……”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