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元良虽然居住在本市,但却是华夏国文物鉴别和文玩鉴赏方面的宗师级大人物,业内名宿。只是十年前冯老突然离开燕京返回故里隐居,除了偶尔应邀出席活动之外,几乎与外界没有任何交往。

    冯琦的年纪其实并不大,也就是二十七八的样子,但因为她是冯元良的幼女,在本市文化界的影响力蛮大,她算是薛春兰的忘年交,一向以“薛大姐”称之。

    冯琦突然打电话过来,主动找上周冰,说要邀请她和郭阳一起吃个饭,周冰有些意外。但周冰也很难拒绝冯琦的好意,她在电话里跟郭阳敲定了晚上与冯琦一起吃饭的事儿,就挂了电话。

    郭阳没有把自己被孙胖子打压搞去刑警队追踪案子的事告诉周冰,这种事多说无益,反而会让周冰担心。

    郭阳跟周冰通完电话,重新进了重案组的办公室。刘涛正跟纪然几个部下讨论案情,或许是受到了郭阳的影响,纪然在案情分析上与刘涛的看法不太一致,这让刘涛心里更加不爽,对郭阳的莫名厌恶又增加了几分。

    “刘队,我还是坚持认为,不能排除内部人作案的可能性。在案发现场,门卫室密封很好,没有破门而入的任何迹象,而被害者死状安详,没有激烈反抗,这说明凶手与被害者应该是熟悉的……”纪然轻轻抿着薄薄的红唇,声音虽然轻柔却很坚持。

    刘涛皱了皱眉,纪然当众跟他唱反调他心里自然不爽,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反驳道:“纪然,我没有说完全排除内部人作案的可能,但我们都知道,这种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一方面,受害者在单位人缘极好,案发当时的值班记录表明,机电公司已经空无一人……另一方面,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凶手杀人的手段极其熟练凶残,应该是惯犯和职业杀手所为,这也是死者没有出现激烈挣扎的关键。”

    “所以,我们侦破的重点还是应该放在外围……当然,对于内部人的排查也不能放松,事实上我们也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排查了很多人。”刘涛下意识地冷冷扫了侧耳倾听的郭阳一眼,声音更加冷淡起来:“好了,郭记者,时候不早了,我们还要外出查案,你可以回了。实际上,你没有必要天天来,案子如果有进展,我会安排人联系你。”

    刘涛下了逐客令。

    他与郭阳头一次见面,谈不上有什么恩怨,反正他就是不喜欢郭阳,主要是不喜欢看到纪然和郭阳这一副自来熟的亲密样子,总之郭阳在重案组的办公室里来回照晃让他觉得别扭。

    郭阳一怔,旋即笑了笑:“那好,刘队,我们明天见!”

    郭阳又向纪然和其他几个刑警点头道别:“纪然,各位,回见了啊!”

    大老李挥挥手:“走好,哥们!”

    纪然柳眉轻蹙,起身来道:“郭阳,留个联系方式吧。”

    郭阳嗯了一声,俯身撕了一张便签纸,然后在纸上飞快地写下了一个手机号码,递给了纪然。纪然接过去看了看,就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砰!

    刘涛重重地将手里的不锈钢保温杯放在了桌上,他没好气地扭头望向了窗外。

    大老李扭头扫了刘涛一眼,又暧昧地向纪然眨巴眨巴眼。其实谁都看得出来了,刘涛为什么今天表现古怪主要还是他喜欢的纪然突然跟一个新来的记者“眉来眼去”,吃味了。

    纪然细长的柳眉挑了挑,也没说什么,默默地起身提起自己的小坤包,索性推门走了。

    她是对郭阳的确有些好感,但也仅此而已,至少目前她对郭阳还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刘涛对她有点意思,她心知肚明,但她很排斥跟同事谈恋爱,况且刘涛也不属于她喜欢的类型。因此刘涛明里暗里追求,她不是装糊涂就是视若不见,今日故意跟郭阳热络一些,也是想让刘涛知难而退。

    跟周冰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天气依旧很闷热,虽然接近傍晚,但日头还是很毒,郭阳在金色年华西餐馆的门外等了十几分钟,就已经汗流浃背了。

    他从西餐馆门口的报摊上买了一份证券时报,在所谓专家荐股的行列中赫然发现了自己持有的金虹控股。其中一位知名分析师对金虹控股的评价为:“业绩成长稳健,多家机构重仓介入,筹码高度集中,处在上升通道之中。但要注意高位风险,可以适当做高抛低吸的波段操作。”

    郭阳撇了撇嘴,心道高抛低吸个鸟啊,这股已经进入了非常态的暴涨过程,至少二十个以上的涨停板,半路根本不会停下来。这一开始还有不少专家推荐,但到了五六个涨停板之后,几乎所有的专家都在强烈建议广大股民抓紧获利为安,不断叫嚣这只股的高位风险。但结果却让所有人目瞪口呆,专家们越是喊跌、唱空,但这支股票就越是义无反顾异军突起,以超常规的黑马姿态一路逆势上行,股价很快就过百了。

    郭阳要利用这支股票赚够一百万以上,将自己的启动资金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到两百万上下。

    “阳阳,看什么呢?咋,你也炒股吗?”周冰温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郭阳转身望着一袭白色长裙不施脂粉干净清纯的佳人,嗯了一声,顺手指了指报纸上的“金虹控股”道:“我买了点金虹控股,涨势还不错,看样子应该能赚点钱!”

    周冰只是扫了一眼,没有太在意,她对股票不感兴趣,也对赚钱不赚钱的没什么概念。她笑吟吟地依偎过来,顺手递过一瓶冰镇矿泉水来,然后掏出自己的手帕,温柔地为郭阳擦拭着额头上的细密汗珠。

    一辆红色的神龙富唐缓缓驶过来,停在路边。冯琦在驾驶室里探出头来,挥挥手:“郭阳,小冰,来,上车!”

    郭阳拉起周冰的小手,两人一起上了冯琦的轿车。

    冯琦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跟郭阳和周冰打招呼,郭阳这才意识到,原来冯琦竟然是要邀请自己和周冰去冯家用晚餐,这意味着冯琦的真正目的是想要介绍自己跟她的父亲冯元良大师认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