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怕没有人不明白,调郭阳去刑警队追踪刑事大案,显然又是孙胖子对他的打击报复手段之一。但郭阳却没有拒绝,这是工作安排,他总不能拈轻怕重给孙胖子留下口实。

    郭阳吃了午饭就赶去了市局刑警队。

    刑警队不在市公安局的院内,而是在人民西路北侧的一栋小四层楼房里办公。门口停着三五辆警车,郭阳站在门口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快步走进了刑警队的办公楼。

    刚进了一楼大厅,迎面就遇上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合体警服、挽着发髻眉目如画的年轻女警。女警柳眉轻挑,停下脚步,打量着郭阳。

    郭阳笑:“你好,我是北方晨报的记者,我来刑警队追踪案子,配合你们工作。请问郭支队的办公室怎么走?”

    女警哦了一声,转身盈盈行去:“你跟我来!”

    走廊上传来清脆的高跟鞋碰撞声,女警曼妙的身段被警服映衬得极为动人。郭阳跟着女警上了二楼,敲开了刑警支队支队长郭春林的办公室。

    晨报记者来刑警队追踪案子,是市局政治部宣传科跟报社达成的某种默契,主要目的当然是为了报道宣传公安干警作为人民卫士的正面形象。

    郭春林是市局的党委委员,三年后干了副局长,其实郭阳后来跟他极熟,当然不是现在的郭阳。

    作为国家专政机关的副处级干部,市局刑警支队支队长,郭春林在本市也算是一号人物。但凡实权派,架子都或多或少有一点,面对郭阳这样一个年轻的小记者,郭春林只扫了他一眼,起都没起身,坐在那里打着官腔简单说了几句客气话,就让带郭阳来的女警把郭阳领去重案组。

    女警带着郭阳离开了郭支队的办公室,回头来笑吟吟地望着郭阳:“我叫纪然,你贵姓啊?”

    纪然五官精致,虽然容颜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是秀美可人,打个90分没有问题。她此刻笑起来的样子真是有些可爱,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长长的眼睛在笑,腮上两个陷得很举动的酒窝也在笑。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笑着伸出手去:“我叫郭阳,你好,纪然同志!”

    纪然也笑着跟郭阳握了握手,但她纤细娇柔的小手旋即从郭阳的手里抽回,与郭阳谈笑生风去重案组也就是二中队的大办公室。

    纪然显然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警,也很健谈,就这么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走廊,郭阳就从她口中对刑警队正在办的一个大案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本市机电公司门卫被杀,现有的线索显示,案犯是有多宗涉案杀人记录、极为凶残的家伙,已经被市局列为“一号嫌犯”,同时也是省厅督办的大案之一。

    重案组的大办公室应该是由一间会议室改造而成的,七八张办公桌,有几张空着,纪然领着一个陌生人走进来,三男一女四个刑警抬头望来,坐在最里面穿着一件花格子衬衫大概三十出头留着寸头看起来颇为精干强势的壮年男子见纪然与郭阳有说有笑,眸光中闪过一丝不喜。

    纪然向花格子衬衫笑着介绍郭阳:“刘队,这是北方晨报的记者郭***据局里安排,来采访追踪我们办案的。郭记者,这位就是刘涛刘中队长,我们重案组的头儿。”

    纪然专门强调了“我们重案组”,这让郭阳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这刚刚认识的外表看上去娇滴滴的美貌女警,竟然也是重案组的刑警?他本来以为她是刑警队的内勤罢了。

    郭阳向刘涛伸出手去:“你好,刘队!”

    “郭记者?欢迎欢迎!”

    媒体记者来刑警队追踪案子以前也有过,所以刘涛也没有太意外或者说排斥。他嗯了一声,探手过去紧握住郭阳的手,他用力有些过猛,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故意为之,郭阳微微皱眉,不着痕迹地抽回手来。

    一个下午的功夫,郭阳就跟重案组的几个刑警混得极熟了。除了纪然之外,重案组还有六个人,包括刘涛在内。刘涛带着人分析案情的时候,郭阳在门外回避,这是警方的保密制度,他的任务是追踪报道重案组的破案过程,但破案线索和刑侦事关重大,他必须要回避。

    但郭阳清清楚楚记得这个案子。这个案子现在虽然得到了市局和省厅的高度重视,但却要在三年之后才能告破。一言以蔽之,对于谁是杀害机电公司门卫的凶手,郭阳心知肚明。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他即便知道凶手是谁,却也无能为力。

    刚才他曾尝试引导刘涛将侦破重点放在机电公司保卫科长曾克杰的身上,但奈何刘涛根本听不进去。

    纪然推开门,站在门口端着一杯咖啡笑道:“郭阳,进来吧,没什么好回避的,你反正要长期追踪这个案子,有些线索对你也没有必要保密了。”

    郭阳就走了进去,坐在了纪然的对桌后面。纪然的对桌老宋请了一个月的探亲假,此刻正在老家江南休假。

    纪然起身为郭阳冲了一杯咖啡,推了过去:“你尝尝,这是我姐送我的南美咖啡,味道还不错呢。”

    刘涛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向纪然和郭阳这边投来一抹深深的一瞥,心里略有些不舒服。他对纪然有想法,追求纪然几个月了,但一直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

    自打晨报记者郭阳进了重案组,见纪然似乎对郭阳颇有好感的样子,刘涛心里谈不上什么嫉妒,但隐隐有几分不舒服。

    “谢谢!”郭阳接过咖啡杯,低头小啜了一口,赞不绝口,味道的确不错。

    就在这时,他腰间的汉显传呼机滴滴响起,取过一看,是周冰的信息,让他速回电话。

    郭阳下意识地抓起办公桌上的座机刚要拨打,刘涛在里面冷淡说了一句:“刑警队的办公座机,不能打私人电话。”

    郭阳哦了一声,就放下了电话听筒。他刚要去自己包里取出新买的手机来给周冰回电话,一只白白嫩嫩的小手就捏着一部淡蓝色的诺基亚手机递了过来:“郭阳,用我的手机回吧,我们的办公电话确实不方便公开。”

    郭阳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拒绝纪然的好意。

    他接过纪然的手机,向纪然点头道谢,就走出门去在走廊上给周冰回电话。他出门的时候,刘涛望着他挺拔飘逸的背影眉头皱得更紧。

    他觉得纪然对北方晨报新来的这个记者态度似乎有些太热情了,竟然还掏出自己的手机来送郭阳用。尽管重案组的很多人都用过纪然的手机,刘涛也一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但给郭阳用,刘涛却莫名感到不虞。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