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春兰的生日派对在傍晚时分结束。来访宾客在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候悄然乘车离开周家别墅,郭阳也向周家夫妻告辞离开,不过在南山别墅区的正门处,被省城鼎文传媒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大老板唐根水给拦住了。

    唐根水在薛春兰的派对上后来有些心不在焉,他满脑子都是刚才郭阳吟唱的那首当你老了,那能触及所有人心底柔软情感的哀婉音律,一直在他心头萦绕不去。他认为这首歌如果经过包装和商业推广,肯定会大红大紫,取代时下这些情哥哥情妹妹缠缠绵绵的调调。

    唐根水满脸堆笑,“郭老弟!上车上车,我们哥俩去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郭阳自然知道唐根水的真正用意,他笑笑:“唐总有话就在这里说吧,我晚上还有事要赶回家!”

    唐根水犹豫了一下,也不矫情勉强。他掏出自己的大中华来,甩给郭阳一根,然后咔嚓一声用朗声打火机为自己和郭阳点燃,两人面对面抽着,相视一笑,仿佛熟悉了很多。

    “老弟,我看你也是明白人,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就直说了吧你这首原创我很喜欢,我想以十万元的价格买断你这首歌的版权,你可愿意?”唐根水笑着道出用意。

    十万块买一首前途未卜的歌,而且还是籍籍无名人士的原创,应该说算是不错的价格了。至少,唐根水觉得自己很厚道,没有使用欺诈手段。

    郭阳深深凝望着唐根水,嘴角噙着让唐根水摸不透的笑容:“唐总,抱歉,这首歌的版权我不会出卖。”

    唐根水皱了皱眉:“老弟,你嫌少?说实话,你的歌虽然不错,但这个行当你可能不懂,歌的价值与作者本人的名气成正比,我开出的价格算是很高的了。”

    郭阳摇摇头:“你就是出一百万,我还是不会卖。”

    唐根水眉头更紧:“老弟,你这话啥意思?我有些听不明白。”

    郭阳耸耸肩:“唐总,这首歌附着了很多东西,在我心里是无价的。我本来想找一家公司进行合作,运作这首歌和我后续所有的原创作品,既然唐总这么有诚意,我们可以谈谈这方面的合作!”

    唐根水张大了嘴,觉得郭阳有些自不量力了。区区一首歌,就算是有红的潜质,但郭阳也不可能因此就具备了跟自己合作的资格。

    郭阳眼眸深处掠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光彩。他前世跟唐根水实际上是蛮熟的,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现在的鼎文公司应该正处在秘密运作上市的肇始阶段。自打在薛春兰的生日派对上见到唐根水,郭阳心里就打定了主意。

    在郭阳看来,卖歌捞一把就走实在是太低级的行为,他要下的一盘很大的棋,如今才刚开局而已,急什么?

    “怎么个合作法?”唐根水暗暗撇了撇嘴。

    “合作分成,我把这首歌和我后续的所有原创作品交给你们公司运作,所得收益我们五五分成,最好是就地转化为鼎文公司的股权。”

    唐根水差点笑出声来,旋即有些怒气。他心道你这小子真是有些异想天开了,竟然要靠一首歌来取得公司的股权?唐根水顿时就失去了跟郭阳继续谈下去的兴趣,一首歌终归只是一首歌,对于在业内摸爬滚打了近十年的唐大老板来说,一首歌的价值与自己公司的股权是不可相提并论的。

    唐根水面色变得冷漠下来,他之所以肯放低身段跟郭阳称兄道弟,无非是想要买断当你老了的全部版权,可郭阳却得陇望蜀,企图染指公司股权,这让唐根水把收购的心思彻底斩断了。

    唐根水冷冷扫了郭阳一眼,他连与郭阳敷衍道别的兴致都没了,再无半句废话,转身就上了自己的黑色奔驰车,然后吩咐司机猛踩油门疾驰而去,很快就消失在沉沉的夜幕之中。

    郭阳无动于衷,面上挂着清爽的笑容,脚步轻快地走出南山别墅区。他根本就没有指望跟唐根水能一次谈成,但他相信,用不了多久,唐根水还是会主动找上门来。但到了那个时候,价码就不是今天的价码了。

    翌日上午。

    郭阳在去报社上班之前,直奔人民商场的手机柜台,当场用现金买了一台黑色的摩托罗拉328C,这是今年刚上市的一款机型,3080元。买完手机,郭阳马不停蹄地又去最近的驾校报名,这个年月的驾照不像后来那么难考,基本上一个月的时间都能混出来,而如果你肯花钱,时间还会缩短。

    郭阳开车当然不成问题,但终归还是不能无证驾驶。

    办妥了这些事,郭阳刚进报社回到办公室,林美美就大呼小叫地冲进来,“郭阳,你小子发达了,你买的股票竟然连续两个涨停了!赶紧去抛了吧,见好就收!”

    郭阳百无聊赖地摇摇头:“不卖,我认准它了,不拉几十个涨停板,我是不会卖的。林妹妹,我劝你赶紧跟进,明天肯定还是开盘就封涨停板!”

    林美美撇了撇嘴:“你得意个锤子。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你还真以为自己是股神啊?两个涨停已经是破天荒的了,你不见好就收,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眼镜张也凑过来:“小郭,小林说得对,见好就收吧,获利了结,两个涨停你也赚不少了。”

    郭阳笑了笑:“张主任,你们要是相信我,就去买进,如果不信,就算了。反正我是不卖的,我今年就抱死它了。”

    见郭阳固执不听劝,林美美和眼镜张对视一眼,就各自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后头,开始忙自己的事。

    孙胖子突然推开门,站在门口脸色阴沉道:“老张,你来一趟!”

    孙胖子虽然是跟眼镜张说着话,可阴森森的目光却紧盯着郭阳的背影。郭阳继续伏案写着自己的稿子,不予理会。对孙胖子,他现在的态度很明确,如果孙胖子还是死性不改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专门针对自己,郭阳也不会手下留情,他会抓住机会彻底搞死这个夯货。

    眼镜张跟着孙胖子出去了一趟,没几分钟就回来无奈地苦笑道:“小郭,社里要安排你去跟刑警队追踪一个案子,从今天开始,你就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准备去刑警队报道吧。”

    林美美愕然抬头,“跟踪刑警队的案子?……”

    林美美向郭阳投过好自为之的一瞥,一般来说,新闻记者都不愿意跑刑警队这个口,配合刑警队追踪案子。因为这与治安警察抓个嫖不同,刑警队办的都是重大刑事案件,报道这种案子费力不讨好,还有一定的人身风险。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