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备一定的收藏价值,这完全就是冯琦为了缓和气氛说的客气话了。

    不过,孟天祥也渐渐回过神来了。

    他了解冯琦是什么人,知道冯琦不可能信口雌黄。八成自己是被熟人忽悠了,买了赝品,当着周家这么多贵客的面出了丑。

    但他城府深沉,又是在商场上混的人,见风使舵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强。他眼珠子一转,马上就抓起那莲瓣碗来,装入包装盒中,然后陪笑道:“薛老师,我一会带走去省里找专家鉴定一下,如果真是假的,我一定亲手砸了它!”

    孟天祥故作愤然状:“现在的古玩商真是道德败坏,丧尽天良,市场上赝品横行,不知道坑害了多少人!”

    孟天祥又起身向薛春兰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老师大学四年的教导之恩,天祥一日不敢忘!今天本来是想给老师过寿,结果却闹了这么一出,实在是惭愧!”

    薛春兰摆摆手不以为意地微笑着:“小孟啊,你别太在意了啊,老师不计较这些,只要你有心就好了。”

    孟天祥因为赝品莲瓣碗被点破导致的颓势瞬间被他轻描淡写的挽回,他在薛春兰心里非但没有失分,反而更增添了不少好感。

    宋副市长在一旁看得暗暗点头,心说这姓孟的年轻人不简单,这样的人要是放在官场上,一定会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可惜却去经商,真是可惜了。

    周冰看孟天祥一路表演差点没笑出声来。她有些厌恶地瞥了惺惺作态的孟天祥一眼,凑在郭阳耳边轻轻道:“阳阳,咱别理他,这人实在是太虚伪,可不知道我妈到底怎么想的,她这么精明的一个人,竟然被他哄得团团转!”

    郭阳沉默不语。

    孟天祥此人如何如何,他不想理会。如果不是孟天祥主动挑衅,他也懒得跟孟天祥过招。

    孟天祥扭头来望着郭阳,脸上堆着浓烈的笑意:“没想到郭老弟还懂文玩鉴定,真是让我刮目相看。这次算是我从郭老弟这里学了一招,改天我再给薛老师挑选一件类似的礼物,你帮我把把关!”

    郭阳的笑容平静淡然:“孟总不必客气,有需要我的地方,吱一声就成!”

    孟天祥话音却突然一转:“不过,一码归一码,在场的就只有你我是晚辈,既然我的礼物是赝品,自然不好意思再献丑了,还是郭老弟把你的礼物献上给薛老师的寿辰助助兴吧!”

    众人神色玩味地望着郭阳。

    谁都看得出,孟天祥到底还是不死心,还是想要看郭阳的笑话。周定南微微皱眉,心道孟天祥这小子其实不太厚道,明知道郭阳没有带礼物来,还口口声声硬往这上头扯,不是故意让郭阳难堪是什么?做得过了。

    奈何这种刻薄的年轻人,偏偏还是被妻子看重欣赏,周定南也有些无可奈何。

    真是岂有此理!周冰霍然起身,俏脸生霜。

    她正要反驳孟天祥两句,却被郭阳探手抓住了手捏了捏。郭阳笑笑,“小冰,麻烦把你的吉他取来我用一下。”

    周冰犹豫了一下,低头望着郭阳,见爱人眼中满是真诚清澈,神色平静如常,就没有再说什么,周冰虽然同样也不知道郭阳想要干什么,但本着对爱人无条件的信任,她还是急匆匆离席上楼去,很快取了自己的那把吉他下来。

    郭阳起身,从周冰手里接过吉他,随手拨弄了一下琴弦,试了试音。众人都用狐疑的目光投在郭阳身上,不知道郭阳要做什么,孟天祥坐在那里鄙夷地撇了撇嘴,故作愕然轻笑着讥讽道:“郭老弟,你难道要给薛老师唱一首生日快乐歌吗?啧啧,真是孩子气,亏你想得出来!”

    郭阳没有理会孟天祥,甚至也无视了薛春兰那紧皱柳眉面露不快投过来的审视目光,径自抬头望着薛春兰淡然道:“薛阿姨,我这两天写了一首歌,作为我和小冰的礼物,送给您以及普天下所有为子女操劳一生的为人父母者这首歌的名字叫当你老了”

    郭阳眸光中闪烁着某种复杂的光彩,这是他前世最喜欢也是最触动灵魂深处的一首歌,百听不厌,甚至还对旋律加以改动,形成了更符合个人心境的郭氏版本,每一次自弹自唱,他都会泪流满面,想起苦难早逝的慈母。

    选择在薛春兰的生日派对上献唱这首歌,郭阳其实没有半点想要出风头的念想,更多的是考虑打一打亲情牌。如果能因此多少消减一些薛春兰对他的排斥,郭阳觉得就足够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拨动起吉他琴弦,开始熟练地自弹自唱,略带嘶哑的男中音旋即回荡在周家别墅的宽大客厅之中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

    当你老了走不动了

    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这首歌的旋律婉转如同潺潺的流水,没有太煽情的高低音切换,但诗歌般的语言娓娓道来,讲述着一个关于年轻人和母亲的动人故事。

    这首歌的画面感极强,平铺直叙的音律仿佛在众人面前打开了一幅生动的卷轴,一个面含孺慕的年轻人,为一个依偎在火炉旁打盹的白发苍苍的老人轻轻按摩着肩背,眼前是蓝天白云绿地和一只温柔的狗。伴随着深情的倾诉,那隐藏在每一个人心底对于亲情和幸福的渴望,被一点点导引出来。

    郭阳的嗓音低沉中带有几分磁性,第一句歌词出口就抓住了所有人的心弦,而当郭阳饱含深情地唱到“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时,感性的冯琦第一个哽咽出声,掩住了口,肩头都在轻颤。

    周冰俏脸上浮动着某种激动的神光,水汪汪的眼睛噙着两颗晶莹剔透的泪花,她痴痴地站在一旁望着弹唱的郭阳,心中弥荡着的何止是浓烈的爱意,还有对父母的感恩情怀和对于生命的某种深深感悟。

    当你老了眼眉低垂灯火昏黄不定

    风吹过来你的消息这就是我心里的歌

    郭阳继续唱到此处,所有人都感动得泪盈满眶,即便是心肠坚硬如薛春兰,都忍不住背过身去偷偷擦了擦湿润的眼角。

    ……

    郭阳的吉他弹唱声戛然而止,但却让人久久回味。良久,宋副市长率先鼓掌喝彩道:“这首歌写得好,歌词虽然朴实却感人至深,写进了我们的心坎里,看得出来,小郭同志是用了心的。”

    冯琦幽幽道:“这是我听到过最真诚最动人的歌。小郭,没想到你不但会唱歌,还能写歌,了不起!”

    冯琦向郭阳翘起了大拇指!

    唐根水突然起身来紧握住郭阳的手热切道:“小郭啊,这是你的原创吗?如果是原创的话……这是我的名片,待会你不要着急走,我请你去喝杯咖啡,我们哥俩好好谈一下!”

    郭阳迟疑了瞬间,他骨子里终归还是一个正直的老实人,把赵姓歌手还未出炉的改编歌曲据为己有,心里多少有点汗颜。但这首歌的问世在十多年后,如果不说原创,他也很难解释过去。反正自己重生在这个时代,本来就是最大的开挂,他满脑子的前瞻信息每一次利用使用,都相当于是作弊啊,大概也不能这么迂腐。

    一念及此,郭阳就笑了笑反问道:“唐总就是做这个的,是不是原创您不清楚?”

    唐根水哈哈大笑:“说的也是,好,一会我们聊聊!”

    唐根水的鼎文公司涉足娱乐和文化传播行业,以出版和影视歌制作为两大主营业务,郭阳这首弹唱的歌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也让他嗅到了无尽的商机。凭商人的直觉,他认为这首歌如果包装推广出去,一定会大红大紫,这种最能切中世人心田的都市民谣,一定会将当下市场上那些哥哥妹妹的无聊浮躁情歌取而代之。

    郭阳心里轻叹一声,其实他刚才在弹唱的时候,眼前浮现出的更多是母亲那张秀美中略见苍老的面孔,懊悔、伤感兼而有之,几乎情难自已把歌唱跑调。

    他定了定神,笑了笑将唐根水的名片装入口袋,然后向薛春兰轻轻真诚道:“薛阿姨,您过生日,我也没买什么礼物,就将这首歌献给您这是我和小冰共同的心声。”

    薛春兰深深凝望着郭阳,嘴角不经意间挑动了一下,风韵犹存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红晕。尽管她此刻对郭阳远远谈不上什么欣赏或者喜欢,但不能否认的是,郭阳的这首歌真真切切打动了她,以某种摧枯拉朽的力量彻底击垮了她封锁的心门,让她感动到流泪。

    更不能否认的是,郭阳的献歌是她收到的最具有纪念意义和终生都难以忘却的生日礼物。

    第一次,薛春兰觉得郭阳这小子还不错,至少是才华横溢而且也很用心。

    薛春兰笑了笑,向郭阳点点头:“谢谢,你有心了,我很喜欢这首歌!”

    虽然薛春兰的态度还是有些冷淡,但对于郭阳来说这已经足够了。他今日来参加周冰母亲的生日餐会别走蹊径献歌一首,也基本上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周冰在一旁紧紧拉着郭阳的手,欢喜地掉下泪来。在她心里,再也没有比自己父母认可郭阳更幸福的事了。

    孟天祥坐在那里面目阴沉,神色变幻。尤其是当他从薛春兰眼中看到了一丝对郭阳的赞赏之色,他心里更是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滋味来。

    郭阳静静地坐着,耳边时不时传进在场贵宾对他那首歌的深入探讨和啧啧的称赞之声,面上的谦虚真挚之色愈浓。

    孟天祥扭头望过来,恰好郭阳也望过去,孟天祥面色一僵,刚要转头避开郭阳平静的眸光,却听郭阳声音平淡的像一杯白开水,不过其间却似乎隐藏着一枚即将融化的泡腾片,让这杯水处在沸腾飞扬的前兆:“孟总现在满意了吗?”

    郭阳的话语是如此平静和平淡,但对于孟天祥来说,终归还是充斥着若有若无的讥讽,他脸色难看,桌下的手紧握成拳,嘴角微微抽搐着。

    薛春兰复杂的目光投射过来,周冰巧笑倩兮左顾右盼,笑容如夏花般绚烂。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