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天祥对周冰的态度很不爽,但薛春兰的态度却让他看到了自己美人入怀的希望。孟天祥知道薛春兰是什么样的人,也知道在周家,话语权就掌握在薛教授手里,只要薛春兰不认可郭阳,周冰与郭阳的婚事就是一场笑话。

    因此,孟天祥的那点羞愤嫉妒就舒缓下来。他神情更加放松,更加温文尔雅,而对薛春兰就更加恭敬逢迎。

    薛春兰一边招呼客人,一边恼火地向女儿投过无奈的一瞥。周冰态度如此坚决,当着一众贵客的面她也无法发作,只好默许周冰拉着郭阳的手并肩走过来,在孟天祥这一侧坐下。

    面色威严的宋副市长向周冰看过来,温和地笑着:“老周啊,你们家小冰是越来越漂亮了,这位年轻人是?”

    其实很多人都在暗暗打量郭阳。

    这也难怪众人的关注,周冰一直紧紧握住郭阳的手,即便是坐在那里都没有撒手,美丽的面孔上温柔之色溢于言表。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不一般,恐怕就是男女朋友了。

    郭阳有心挣脱周冰的小手,但他知道此刻周冰的心神非常紧张,绷紧了心弦,她唯恐母亲会给自己难堪,又担心自己会因为薛春兰的冷视而动怒,所以左右为难患得患失。

    周冰微笑着起身,刚要介绍郭阳,却被薛春兰抢先了一步:“宋市长,这是小冰的大学同学,今天来玩刚好碰巧遇上。”

    宋副市长哦了一声,微笑颔首,没有深究下去。

    周冰呆了呆,刚要说什么,却被郭阳拉了拉手,示意她坐下稍安勿躁。

    孟天祥深吸了一口气,他眼角的余光从亲密无间的周冰和郭阳两人身上掠过,眼眸深处的嫉妒熊熊燃烧起来,他强自压制住各种不适,弯腰从自己脚底下取过一个包装精美的匣子来,摆在桌上,打开恭谨笑道:“薛老师,今天您过大寿,这是我从港九拍卖会上拍下来的一个宣德青花龙纹莲瓣碗,送给您作为生日礼物!”

    薛春兰啊了一声,惊喜地接了过去,她是文化人,喜欢的就是书籍古董这一类的艺术品。

    一个青花瓷古色古香美轮美奂的莲瓣碗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薛春兰虽然是历史学者,但对于古董尤其是瓷器并没有太深的研究,她小心翼翼地捧起莲瓣碗来打量着,旋即又交给旁边的其他客人把玩。

    长条桌上的贵宾们传看欣赏着莲瓣碗,啧啧的赞叹声不绝于耳。薛春兰更是欢喜,望向孟天祥的目光更是充满了赞许。一个明朝宣德年间的莲瓣碗,市场价应该在几万块上下,虽然几万块对周家来说不算什么,但孟天祥能出手豪阔送古董作为生日礼物,至少表明了他对薛春兰的恭敬以及对她生日的重视。

    孟天祥的得意洋洋隐藏得极深。可郭阳在他旁边,看得很清楚。郭阳暗暗摇头,他刚才在传看这个莲瓣碗的时候一眼就看出是赝品,现代的高仿,一百块都嫌多了。但郭阳却不至于要当众点破这一点,一则是孟天祥未必知道这是假货,古董市场泥沙俱下鱼龙混杂,花大价钱买了仿品的人到处都是,也不止孟天祥这一个;二则今天是周家的社交活动,在座都是贵客,他没有必要去给薛春兰心里添堵。

    “外壁有槽,内壁有棱,花口,深底,胎体厚重,釉色清亮,造型独特,真是难得一见的珍品。薛教授,你的学生如此破费,真是一番心意。”周定南的朋友,来自省城的某文化传播公司的老板唐根水以内行的口气大加赞许,顺手将莲瓣碗递给了身边的市电视台都市频道年轻的女总监冯琦。

    众人都知道冯琦家学渊源,其父冯元良先生是国内最负盛名的文物鉴定专家之一,国家文物局的特邀顾问,在父亲的熏陶下,冯琦在文物鉴别和文化艺术品收藏方面别具建树,只要冯琦说是真货,这事就尘埃落定了。

    但冯琦不动声色地接过去只扫了一眼,就不置可否地顺手放回了包装盒里。

    郭阳很熟悉冯琦,两人日后曾经在同一家电视台做鉴宝节目好几年。郭阳知道自己能看出是赝品,冯琦就更不用说了。但很显然,在当前这种场合下,点破孟天祥精心准备的礼物为赝品太不礼貌,也不合时宜,冯琦只是微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本来是皆大欢喜的场面,可奈何孟天祥当众献礼只是幌子,羞辱郭阳才是目的,他怎么会善罢甘休呢。

    他扭头望着郭阳笑吟吟道:“郭老弟,今天薛老师过生日,你送什么礼物啊,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呗。”

    孟天祥知道郭阳的家境,一个刚毕业的家境贫寒的小记者,能拿得出什么像样的礼物来?而且看着他两手空空,根本就是毫无准备。

    听孟天祥主动发难,周冰心里一紧。她知道郭阳没有带礼物来,不过她毫不介意,这个玩意有当然好,没有也不说明什么。

    但孟天祥这么当众问下来,还是让周冰微微觉得有些难堪。郭阳笑了笑,在众人的注视下回望着孟天祥道:“我只是一个小记者,不像孟总这样财大气粗,准备的礼物也上不了台面,还是不献丑了吧?”

    今天来参加薛春兰的生日派对,郭阳自然有所准备。薛春兰未必会在乎郭阳送什么生日礼物,但郭阳却不能没有表示。否则就是不懂礼节,让薛春兰心里对他的厌恶感更深。

    孟天祥虚情假意且心怀叵测地笑,一双小眼睛因为虚伪的笑容眯成了一条线:“郭老弟客气了,只要真心诚意,礼物不在贵贱,都是我们做晚辈的一番心意是不是?如果明知长辈过寿,也不准备礼物,也太失礼了吧?”

    别看孟天祥笑吟吟地,其实是绵里藏针,咄咄逼人半点余地都不给郭阳留下。周冰怒极,刚要开口驳斥孟天祥几句,却被郭阳紧紧握住了手。

    郭阳心里滋生起一丝怒火来,但他脸上的表情更加平静,反问道:“那当然,只要是真心诚意,什么礼物都是心意。不过,各人有各人的心意,没有必要当众拿出来显摆什么,孟总说是不是?”

    孟天祥居高临下逼迫过紧,郭阳不动声色语含机锋,这两个年轻人当众在谈笑生风间你来我挡过起了招,其他贵客也乐得看起了热闹。

    如果孟天祥不是欺人太甚不留余地,郭阳也懒得跟他计较什么面子上的短长,没有任何意义。但孟天祥却端着屎盆子非要往自己头上死磕,郭阳又岂能是吃憋气的主儿?

    薛春兰皱了皱眉,周定南扯了扯她的胳膊,示意她最好不要出面干预,只要事态不失控,不妨静观其变的好。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