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上午。

    周家所在的南山别墅区。

    薛春兰的生日聚会在自家别墅举行。与往年一样,除了亲朋好友之外,薛春兰夫妻还邀请了本市社会各界名流参加冷餐会。这实际上就是周家和周家旗下蓝星集团拓展社交关系的重要渠道。

    在国内做生意,离开了官方的支持和各种社会关系的铺垫,几乎是寸步难行。

    当然,受环境限制,薛春兰夫妻将邀请的贵宾人数控制在了三十人以内,这由此更加说明今天到会的人无一个不是重量级大腕。

    一辆辆不同型号的豪车飞驰而至,在周家别墅外的停车场上按照蓝星集团保安的指挥停放整齐,一个个衣冠楚楚的大人物面带矜持的微笑,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依次走进周家别墅,薛春兰夫妻盛装迎候在门口。

    薛春兰面带优雅的微笑,一边与客人寒暄,一边搜寻着女儿的踪迹。当她眼见女儿周冰拉着一个高大青年的手慢慢走进院中,脸上的优雅微笑瞬间敛去。

    她有些恼火。

    她觉得女儿太不懂事了,今天是什么场合?过不过生日无关紧要,但事关周家的生意更上层楼,她格外看重。可女儿竟然把那穷小子给带来了,虽然之前薛春兰开了一个活口,给郭阳设立了一个一年赚一百万的目标条件,但这却不代表薛春兰已经接受了郭阳。

    在这样的场合中,这个出身卑微、什么都不懂的小厮一旦出丑,丢的可不仅仅是他个人的面子,还有周家夫妻的形象。

    薛春兰压低声音怒斥道:“小冰,你怎么回事?谁让他来了?”

    “妈妈,您过生日,阳阳也该来给您祝寿呢。”周冰微微笑着,她早就知道母亲会发火,也做好了承受母亲怒火的思想准备,但这种场合下,以她对母亲的了解,薛春兰就是怒发冲冠也不会当众表现出来。所以,今天是她介绍郭阳并逼着母亲公开承认两人关系的最佳时机。

    至于薛春兰开出的所谓一年赚一百万的条件,周冰从一开始都没当回事。她知道这是母亲故意为难郭阳,压根就没有半点诚意。

    “阿姨好!”郭阳笑着躬身见礼。

    薛春兰嘴角一抽:“小冰,你别胡闹!赶紧让他走,有事以后再说!”

    周冰噘着嘴神色坚定地望着母亲,声音轻柔却没有半点的迟疑:“妈妈,如果您不让阳阳参加,我也不参加了!”

    薛春兰怒不可遏,跺了跺脚,“你!你这孩子真是太任性了!”

    周冰凝望着母亲,目光清澈,丝毫不让步。

    周定南在一旁暗叹一声,扯了扯妻子的衣襟,低低道:“春兰,算了,多他一个也不多,让他进去长长见识也罢!”

    薛春兰咬着嘴唇,压住火气,背过身去。她今日穿着极为收腰束身的淡蓝色镶花旗袍,黑色的长发绾成发髻,整个人显得气质高贵妩媚。

    周定南向女儿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两人赶紧进去。郭阳向周定南笑了笑,又瞥了一眼薛春兰丰腴修长的曼妙背影,心情复杂地跟着周冰进入了周家别墅。此时此刻,他暗暗下定了决心,他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周家夫妻的认可,不能再让周冰跟父母这么怼下去了。

    到会的贵宾们都围坐在周家宽大客厅中间临时摆设的一张长条桌两侧,周冰陪着郭阳站在一角,悄悄为他介绍着这些大人物的来历和姓名。实际上根本不用周冰介绍,郭阳大多数都熟悉。这些人后来都是他的座上宾,交往多了去了。

    最尊贵的一个贵宾非分管工商业的宋副市长莫属了。

    而坐在宋副市长边上的还有一个穿着浅灰色真丝衬衫相貌文雅的比郭阳年纪略大几岁的成熟青年,周冰专门为郭阳介绍了一次。此人姓孟名天祥,正是薛春兰津津乐道非常欣赏的得意门生,大学毕业三年了。

    孟天祥家室不错,父亲是省里的副厅级干部。可让薛春兰欣赏的却不仅仅是孟的出身,而是他的个人素质。在大学里品学兼优,毕业后下海经商,两三年的时间就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文化产业公司,据说资产已经高达数百万了。

    薛春兰一直想要把孟天祥介绍给自己的女儿,这才是她理想的女婿对象。今天特意邀请孟天祥过来,无非也是想要加深一下女儿与孟之间的联系。她没有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很正常,她是同意给郭阳一个机会,但没说自己会让女儿因为郭阳这一棵前途未卜的小树苗而放弃整个森林。

    而对于孟天祥来说,当年上大学的时候,他就经常来周家做客,对周冰一见钟情。只是周冰对他一直刻意疏远,尽管有薛老师的鼓励和背后支持,他还是没有达到目的。

    对于他的心思,孟父是持默许态度。

    周家虽然没有权力,但胜在富有。而让孟父看重的还不仅是周家的财富,还有薛春兰背后的娘家。孟天祥若是跟周家的女儿联姻,绝对是门当户对利益结合各得其所。

    说白了,孟天祥这次就是冲周冰来的。

    孟天祥虽然人坐在那里,温文尔雅地与周遭贵宾寒暄见礼,但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在角落里跟郭阳窃窃私语态度亲密的周冰身上来回逡巡,他见自己爱慕的女神一直在跟一个陌生青年温言软语说个不停,心里极不舒服。

    他还是忍不住起身走过来,主动笑着向周冰打招呼:“小冰,什么时候从美国回来的,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机场接你!”

    周冰笑了笑,“孟大哥,我回来有几天了对了,孟大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郭阳阳阳,这是孟大哥,我妈的得意门生!”

    郭阳其实知道孟天祥的存在,只是一直对不上号罢了。反过来说,郭阳这个名字对于孟天祥来说也不陌生。去年,郭阳与周家夫妻闹得不甚愉快,不欢而散并与周冰提出分手,孟天祥也听薛春兰提到几次,只是孟天祥没想到一年之后他还没有来得及下手,两人竟然破镜重圆了。

    郭阳也笑笑,主动伸出手去:“你好,孟总!”

    孟天祥面上挂着春风和煦的微笑,周冰对郭阳那极端亲昵的称呼,让他心里却像是被重重击打了一下,他伸手跟郭阳握了握,淡淡道:“郭阳吧?小冰的同学?我听薛老师说过,好像是……”

    孟天祥故意欲言又止。

    郭阳嘴角一挑,知道孟天祥想要说什么,却无动于衷。周冰如此优秀,品貌双全,典型的白富美,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身边有爱慕者追求者很正常,但也仅此而已。周冰与自己情投意合,不可能移情别恋,在郭阳眼里,孟天祥实际上连情敌都算不上。

    孟天祥见郭阳神色平静中隐有几分淡漠,心里就更加不屑一顾,心道你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下贱卑微的凤凰男,有什么资格攀龙附凤?你能配得上周冰吗?今天周家这种场合,你来纯粹是自讨没趣!

    薛春兰向这边扫了一眼,见孟天祥正在跟女儿及郭阳说话,眉头一皱,她当即挥挥手热情招呼道:“小冰,小孟,你们这边来坐。”

    薛春兰故意只喊周冰和孟天祥,无视了郭阳的存在。孟天祥面上立即浮现起一丝幸灾乐祸的光彩来,但他掩饰得极好,瞬间又变为温文尔雅,他风度翩翩地向周冰躬身行了一个西方人的邀请礼:“小冰,走,我们过去跟长辈们打打招呼!”

    母亲对爱人的无礼和漠视,深深刺痛了周冰。她摇摇头,没有理会孟天祥,美丽的脸蛋上浮起深深的倔强之色,她靠近了郭阳,紧紧握住郭阳的手,向郭阳投过歉意的一瞥。

    郭阳心里轻叹了一声,知道局面的发展比自己预想的还要恶劣。如果这种局面再不改变,周冰为自己跟父母撕破脸皮都是迟早的事情。爱人的坚决和勇敢让他感动,但这却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孟天祥尴尬地僵在了那里,片刻后才咳咳两声清了清嗓子,径自走过去,不过,依旧儒雅的神情中隐含着一抹并不明显的阴狠。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