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关于蒋书记毛纺厂活动的新闻稿对于郭阳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他与眼镜张碰了碰头,敲定了思路,没有半个小时就交差了事。

    等待审稿的当口,郭阳一头扎进了报社的资料室,翻出了三年前的封存的档案旧报,坐在那里一张张仔细翻看着。

    不多时,1996年3月18日的北方晨报就被他找了出来,四版一个整版的重磅新闻写实“黑帮‘帮主’覆灭记”赫然映入眼帘。

    郭阳低头认真读着当年眼镜张采写的这篇新闻纪实,眸光中越来越亮。

    “提起张顺,北方黑道上的混混们无人不晓,此人心狠手辣、诡计多端,麾下有‘八大金刚’、‘六大打手’,骨干成员数十人。这伙悍匪横行乡里、无恶不作,仅1992年以来,就在本市中心城区一带杀人越货作案数十起,制造了震惊全省的‘南山绑票案’等大案。张顺被列为公安部督捕的一级逃犯,全省头号目标案件首犯……”

    “张顺,1964年出生在本市一个贫寒家庭。1982年,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到鹤山煤矿当了一名挖煤工人。在矿上,善用心机的他整日喝酒斗殴、拉帮结派,逐渐形成一股黑势力……”

    “张顺团伙势力渐大,引起了另一黑帮‘帮主’赵二狗的不安……关乎利益,赵二狗岂能容忍张顺坐大,威胁他的霸主地位,为了争夺地盘,一场震惊全省乃至全国的黑帮大火并拉开了战幕……”

    郭阳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仔细阅读眼镜张的稿子,他这才发现,实际上眼镜张的文笔流畅、文风严谨,倒是符合他的性格。

    关于三年前那轰动一时的黑帮火并案,前世的郭阳其实知道的细节并不多。张顺在火并中被赵二狗用柴刀砍死,张顺的手下多人伤亡。而余党被警方当场抓捕,市局专案组顺藤摸瓜理清了张顺一伙犯下的累累大案。

    但一系列的大案虽然告破,可张顺这些年积累下的个人财富却因为张顺的死亡而石沉大海。十年以来,张顺敲诈勒索、巧取豪夺、欺男霸女、绑票生财、收取商家保护费……当然也有少数漂白经营的产业,攒下了万贯家财,住别墅、开豪车、出入打手喽啰相随,纸醉金迷的生活需要大量的金钱来支撑。

    张顺心性狡猾奸诈,疑心深重。就是对于身边的马仔小弟,他也防着几分。因此,警方只查封了他明面上的两处住宅和三辆汽车,并在住宅内发现了现金十多万和金银珠宝首饰古玩字画一宗,价值在三十万左右。被查封的财物显然与张顺黑道大佬的“身价”不完全相称,谁都知道张顺名下的财产不可能只有这么点,但因为没有线索,警方也只能不了了之。

    在本市家喻户晓的黑帮老大张顺早已因为时过境迁渐渐被世人遗忘。张顺最猖獗的时候,郭阳还在上中学,自然不甚了了。但两年之后的2001年7月14日,晨报记者郭阳却图文报道了又一次震动全市的新闻事件

    第三毛纺厂厂区和生活区推倒重建商品房小区,房地产公司雇佣负责清理现场的民工林某等人,在整栋楼在被推倒之前,在其中一套民房废墟中意外发现了一个铁皮柜,因为好奇撬开一看,里面竟然用塑料袋密封着一摞又一摞的现金百元大钞!

    警方和新闻记者闻风而至。

    经过警方的挖掘调查,真相很快水落石出。原来,已故的黑老大张顺背地里化名在毛纺厂生活区租了一套小房,曾经作为他的秘密藏身窝点之一。而张顺究竟在这套房子里的什么位置隐藏了这笔数十万元的现金巨款,已经无法查证了。而狡兔三窟,张顺还有没有其他的藏身窝点,以及有没有更多的钱物被藏匿起来,也就更不得而知了。如果不是因为拆迁,恐怕张顺的这个秘密也不会有人发现。

    作为采访追踪这次焦点事件的记者,郭阳记得当时自己还拍了一张警方封存那笔现金的照片。

    当然,现在才是99年8月,未来还没有发生。

    郭阳捏着这份三年前的北方晨报,神色变幻不定。他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目下他急需第一桶金,无论他做什么,都离不了启动资金。如果给他时间,这也不是问题,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他最缺的就是时间啊。

    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改变处境和命运,否则母亲的悲剧还是会上演。

    片刻后,郭阳咬了咬牙,心中暗道反正是见不得光的黑钱,来路不正,自己取了它用在正途,将来赚更多的钱回报社会,有何不可?这也算是替张顺那贼人积德行善了,好让他在九泉之下有重新投胎做人的机会。而且,郭阳同时决定利用这笔钱启动之后,赚了钱他会在第一时间匿名捐出50万去,至少图个心安理得。

    蒋书记毛纺厂活动的稿子很快就过了,尽管孙胖子想要故意为难,但奈何郭阳的稿子中规中矩,想要挑出毛病来都很难。

    因为稿子定了,郭阳傍晚时分就下班了。在离开报社之前,郭阳给周冰打了一个电话,两人在电话里简单聊了几句,约定了明天中午见面一起吃饭,郭阳就挂了。

    明天是郭阳的轮休。第二天上午,郭阳吃了早饭就骑着自己那辆咯吱作响的破永久牌自行车急匆匆进了毛纺厂的职工生活区。

    在那栋楼下,郭阳将自行车停在路边,慢悠悠向楼下正在下象棋的两个老者走去,这自然是毛纺厂的退休职工,还穿着胸前印染着“三毛”字样的圆领白汗衫,头发都花白了。

    这两老人的棋术远远谈不上高明,郭阳在一旁笑吟吟地看了一会,就发现两人的棋局漏洞百出毫无章法可言。

    其中一个偏胖点的老人扭头扫了郭阳一眼,随意道:“小伙子,看起来面生啊,不是毛纺厂的人吧?”

    毛纺厂几千号职工加上家属近万人,自然不可能人人都熟悉,不过,郭阳从穿着从气质从各个方面都不像是毛纺厂的职工或者子弟,这点眼力,老人还是有的。

    郭阳笑笑:“是啊,大爷,我是北方晨报的记者,我家离单位比较远不方便,我想租个房子住,不知道咱们这里有没有空房子出租呢?”

    老人哦了一声,附近企事业单位的年轻人来毛纺厂生活区租房子的也不在少数,郭阳的行为也没有引起他的怀疑。他思量了一下,突然指了指眼前的这栋楼,笑道:“小伙子,看你也是个老实本分人,这样吧,你去一单元一楼敲开西户的门,老冯家有套房子就在三楼,一直闲着,她正在找租户。”

    郭阳心中狂喜,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他彬彬有礼地向两位老人告别,然后就走进了略有些阴森潮湿的一单元门洞。站在一楼西户的铁棱防盗门跟前,他定定神才轻轻开始敲门。

    其实敲门也是一门艺术。尤其是郭阳已经知道里面的住户是毛纺厂的退休老职工,敲门的声音轻了对方可能听不见,但重了又容易引起对方的反感,必须要掌握好一个极佳的分寸力度。

    郭阳耐心敲了半天的门,才听见有悉悉索索的走动声。防盗门里面的木门打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出现在眼前。

    老太太上上下下打量着郭阳,讶然道:“后生,你找哪个?”

    郭阳微笑:“奶奶,我是北方晨报的记者,我因为家住得比较远,想要租个房子住。我听楼前的两个大爷说,您家有个房子想要出租是不是?”

    郭阳简明扼要地将自己的来历、来意和信息来源讲了出来,别看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在适当的时机说出来,不说能博得老太太的好感,至少能消除她的各种猜疑。

    完了,郭阳还主动把自己的身份证及工作证、记者证递给了老太太,以证明自己身家清白,有正当职业,绝非无所事事或者胡作非为的社会闲散人员。

    老年人租房,特别是这栋楼以老年人居住为多,自然更加看重房客的职业和品性。否则,一旦招进来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天天往家里引狐朋狗友,也会闹腾得四邻不安。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