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市的纺织工业一度是支柱产业,起步于民国,曾经出现七大毛纺厂、两大印染厂的辉煌时代。但进入九零年代之后,无论国有还是民营毛纺企业开始大面积亏损,渐渐走向穷途末路,频频倒闭破产关门。

    蒋书记要去的毛纺厂全称叫“第三毛纺厂”,老百姓俗称“三毛”的最大的毛纺国有企业。五年前就资不抵债,难以为继了。三毛的破产清算问题早已摆上了市政府的议事日程,只是因为涉及数千名国企职工的出路安置问题,市里一直下不了这个壮士断腕的决心。

    前任书记犹豫不决,问题就拖到了现在。厂里拖欠职工的工资高达数千万,职工上访隔三差五,负面影响很大,这是蒋书记将上任后的第一次公开活动安排在毛纺厂的重要因素。

    两辆中巴车加上呼啸开道的警车疾驰在车流稀少的新华北路上,这条路后来变成本市的主干道,其后三次改扩建为双向八车道。

    郭阳透过车窗向外望着,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景象在他眼前飞掠而过,不多时,毛纺厂破旧且又杂草丛生的大门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同时出现在视野中的还有密密麻麻拥挤在路边等候蒋书记到来的厂里职工。

    男女老少扶老携幼眼巴巴地盯着来路,将进厂的道路两侧围了一个水泄不通,这种场面让郭阳看得叹为观止。

    官员中巴车上,市委办的孙主任脸色大变心里很是恼火,暗暗抱怨下属办事不利保密工作做得不到位。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人,对领导的出行构成了潜在的隐患。但到了这个份上,来都来了,绝对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蒋书记一下车,黑压压的人群就轰然一声包围了过来,随行的市公安局干警很是紧张,只能背靠背尽量将蒋书记护卫其中。

    郭阳也下了车,一群记者站在情绪激动的人群外围,放眼所及都是黑乎乎的人头,根本看不到蒋书记和一干官员人在何处。

    这种场面,显然不适合拍照和摄影,拍出来也不能发表,所以记者们也没事干,只能扛着设备焦躁地等候在路边,且看有关方面怎么收场。

    郭阳没有理会眼前这嘈杂喧嚣的一幕,其实在他看来这也没什么可怕的,这些老国企职工不过是想要冲市里主要领导诉诉苦情、提提要求罢了实际上要求也不过分,补上这几年拖欠的工资就可,然后给一个明确的说法,毛纺厂今后该怎么办,破产倒闭就倒闭吧,反正也不是头一家破产的毛纺厂了,可职工却必须要安置妥当。

    职工固然对厂子有深厚的感情,舍不得关,但终归还是最关切个人的利益去处。

    在郭阳的记忆中,毛纺厂这一带厂区包括职工生活区在内,后来在市里的推动下,土地打包出售给省里一家大型房地产企业,开发建设起商品房小区,同时开工建设的还有一家医院和一所小学。

    市里用土地出让金偿还了毛纺厂拖欠的职工工资,大量职工买断工龄自谋出路。如此,资金还有富余,就追加财政拨款建了医院和学校。郭阳认为,这是蒋书记在任四年最耀眼的一项政绩工程,同时也拉开了本市土地财政取代税收财政的时代序幕,而房地产行业由此开始兴旺蓬勃,房价逐渐上涨,到08年前后更是出现一波接一波的飙升。

    很显然,蒋书记对此早就应该是胸有成竹了,所以他才会公开亮相毛纺厂,敢于面对群情激愤的国企职工。

    郭阳信步而行,绕过了这群七嘴八舌“前赴后继”试图与蒋书记直接对话的毛纺厂职工,进了相邻一侧只有一墙之隔的毛纺厂职工生活区。

    一排排一栋栋米黄色的四层小楼鳞次栉比,一眼望不到边,规划得整整齐齐。两条南北和东西走向的水泥道路呈十字形,贯通整个生活区。沿着道路分布的有职工食堂、商店、卫生室,竟然还有俱乐部、篮球场和为生活区供暖的锅炉房。

    郭阳站在门口点燃了一根烟,随意望去,几个顽童嬉笑着推着铁圈从生活区深处奔跑过来,他笑了笑,在扭头的瞬间突然目光骤然发亮起来。

    没有人注意到,他深邃的目光投射在左前方那栋楼面墙体用马赛克小瓷砖拼出来的两个男女纺织工人的图像上,记忆的闸门因为某种载体触动被打开,潮水般的信息浩浩荡荡席卷过郭阳的心底,他原本平静的面孔竟然涨红起来,嘴角隐隐有些激动的颤抖。

    “职工同志们,大家不要乱,也不要抢,我今天来就是想听一听大家的心声,这样,你们选出几个代表来,我们去厂里的会议室面对面的谈,怎么样?请大家放心,我蒋某人绝不回避问题,一定想办法给大家解决问题,好不好?!”

    蒋书记微微嘶哑低沉的声音通过扩音器震荡在全场,郭阳深吸了一口气,定定神,再不犹豫,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去。

    蒋书记在毛纺厂与职工代表对话座谈。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了下午两点多,中午都没有吃饭。一开始,座谈在毛纺厂的会议室封闭进行,只是到了后期,才允许各路媒体记者进入采访听会。

    按照宣传部的要求,这次的舆论报道口径主要集中在蒋书记如何亲临毛纺厂、与职工对话座谈、关心职工生活等方面,但至于你怎么采写稿件,那取决于记者个人寻找挖掘的切入点了。

    两点半,蒋书记乘车离开,记者们也就都散了。郭阳和眼镜张在打车返回报社的路上,接到了周冰的传呼信息:“阳阳,我想你啦……”

    郭阳翻看着自己的摩托罗拉汉显传呼机屏幕,嘴角浮起一丝平静的笑容。

    眼镜张犹豫了一下,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新买的略有些笨重的天蓝色翻盖爱立信手机来,笑了笑:“女朋友?小郭,用我的手机回电话吧。”

    手机在当下,暂时还属于昂贵新鲜的奢侈品,率先用上手机的人,非富即贵。眼镜张竟然也有手机,这让郭阳倒是吃了一惊。

    “不用,谢谢,电话费好贵,也没什么正事,回单位打就是。”郭阳摇摇头,虽然婉拒了眼镜张的好意,却还是忍不住笑问道:“张主任,你真够奢侈,竟然悄悄地用上了手提电话。”

    “我媳妇买的,临时给我用用。”眼镜张随手将手机塞进包里,郭阳眨了眨眼,他这才想起眼镜张的老婆似乎是做生意的,开了一家贸易公司。

    “我倒是忘了,嫂子是做大生意的,对了,是什么公司来着?”郭阳随意问了一句。

    眼镜张叹了口气:“哪是什么大生意,就是开了一家舞厅,整天不着家,孩子也不管,这种钱不赚也罢。”

    眼镜张的兴致明显不高。

    郭阳哦了一声,知道这涉及人家的隐私,不能多问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