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孙胖子之间的这点烂事压根没有放在郭阳的心上。

    在报社大门口,郭阳遇上了推着花木兰牌助力车低头前行的孙小曼。这是时下一种非常流行的交通工具,以燃油为动力,却不同于摩托车和后来的电动车。

    孙小曼的心情很憋闷。其实郭阳是不是被停职,与她没有直接的利益或者利害关系,不是郭阳受到打压停职她就能受益。但她一直看郭阳很不爽,半年前被郭阳取而代之的那点怨气一直没有消停过。

    只是孙小曼想不到她想要看到的局面没有出现,板上钉钉要挨处分被停职的郭阳,竟然走了狗屎运,因为上头大人物的一句话“起死回生”。

    孙小曼与郭阳撞了个正着,两人都要下班往外走。

    孙小曼面色一僵,郭阳却笑吟吟地向她点点头,也没打招呼,就与她擦肩而过。

    郭阳的微笑并没有舒缓孙小曼心中的怨气和憋闷,反而更觉莫名的羞愤,她站在原地,望着郭阳飘然而去的身影,恨恨地跺了跺脚:“得意什么?总有一天会让你好看!”

    孙小曼咬牙切齿的当口,郭阳已经出了晨报大门朝西绕行过了一个街口。

    路灯昏黄,高温持续了一天的C市入了夜才慢慢降下温来,天地间微风拂动,微微有些凉意。郭阳的母亲谢玉芝是二中的老师,他的家就在二中后面的家属院,母子俩居住在一套六七十平米的小房子里,日子虽然清苦却也平静幸福。

    郭阳顺着幽静的马路慢慢向家的方向行去,心头感慨万千。路过一个公交站牌的时候,那候车亭里一整张的爱立信手机的大幅广告这才引起了他的几分关注。他摸摸自己腰间的汉显传呼机,又想起贫寒的家境,轻轻抿住了嘴角。

    这一辈子,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金钱和财富的渴望是如此强烈。

    肿么办?

    他可以投资房地产,可以杀入刚刚兴起的互联网,可以去股市捞金……利用信息优势,可做的能赚钱的行当太多太多,他就是什么都不做,随便买上十套房子或者屯上一块地放上十年也能变成巨富。但这些一方面需要启动资金,另一方面也需要时间的沉淀和积累,对于现在的郭阳来说,他最缺的却偏偏就是时间啊。

    第一桶金啊……从哪里来?!

    郭阳信步而行,慢慢梳理着凌乱的思绪。他突然发现,所谓重生后遍地都是商机、伸手就能捞钱的逻辑似乎有点扯淡,猪脚倒背双手站在那里勾勾手指,金山银山就扑面而来,各色美女络绎不绝投怀送抱宽衣解带,绝对是异想天开的装×。真要做起来,哪有那么容易。

    拐过街口,二中的家属院近在眼前了。郭阳悄无声息走进生活区的门口,几分钟后就站在了自家楼底下。三楼西户的窗户一片漆黑,显然母亲谢玉芝照例给学生补习去了,并不在家。

    为了贴补家用和供养郭阳上大学,谢玉芝这些年白天上班晚上去培训学校兼职,每天工作时间长达十几个小时,辛苦可想而知。郭阳静静地站在楼下,想起母亲含辛茹苦几十年,想起她两个月后的那场夺命车祸,郭阳百感交集无比心痛。

    悲剧必须要终结,命运必须要改变!而摆在郭阳面前首当其冲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起家的财富,越早越好、越快越好!

    郭阳回到家,破旧的老式茶几上依旧摆放着母亲为他准备好的晚餐,一碗稀粥,两个馒头,一碟腌菜,一盘肉丝炒茄子。郭阳几乎是噙着泪将晚餐吃完,这简单粗鄙并不精致的家常便饭蕴藏着母亲对他全身心的爱,重生回到当下,他对这种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爱倍觉感动。

    郭阳静静坐在沙发上等候母亲归来,心情渐渐变得平静而坚定。他知道,以母亲的性格,哪怕他说得天花乱坠,只要家境没有实质性的改善,她依旧会一如既往为生计而操劳奔波。所以,郭阳并没有打算劝说什么,他要做的是实际行动。

    这一夜,郭阳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到凌晨两点多钟才昏昏沉沉迷糊了过去。

    谢玉芝早上五点半就起床,先简单把家里收拾一遍,然后习惯性地进厨房开始做母子两人的早点,她正熬着一锅热腾腾的小米粥,感觉身后有人,扭头一看,郭阳眼圈红肿倚在门框上痴痴望着自己,她笑了笑:“阳阳,今儿个咋起这么早?你再去睡会,等妈做好饭叫你。”

    郭阳摇摇头,突然走过去紧紧将谢玉芝拥抱在怀中,泪流满面。儿子突兀迸发的情感冲动,倒是把谢玉芝吓了一跳,她赶紧轻轻拍打着郭阳的后背,有些担心道:“阳阳,是不是单位上遇到什么难事了?来,跟妈妈说说!”

    郭阳拥抱着母亲,喷涌的情感慢慢平静下来。他摇摇头,离开母亲的怀抱,轻轻道:“妈,我没事,我挺好的,就是看您这么辛苦,心里有点难受。”

    谢玉芝暗暗松了一口气,望着儿子的目光中满满的温和爱意:“你这孩子,吓我一跳,妈妈辛苦啥,不过是做个早点!”

    郭阳回望着母亲秀美中略见沧桑的面孔,那眼角的鱼尾纹犹如水池中的涟漪一样在他眼前不断放大,他强自忍住泪,扭过头去,主动岔开了话题:“妈,小冰昨天从美国回来了。”

    谢玉芝愕然,旋即轻叹了一口气道:“阳阳,周冰是个好孩子,但……”

    谢玉芝没有继续往下说,唯恐触及儿子的伤痛。

    郭阳却笑了起来:“妈,算了,先不说她了我要出门去参加市里蒋书记的一个活动,时间来不及,就不在家吃饭了,我在路边买两根油条吃就得了!”

    郭阳一头钻进了卫生间去洗漱,完了换好衣服匆匆出门离开。他本来想跟母亲谈一谈与周冰复合的事儿,但话到嘴边又怕引起母亲更大的担心,就又改变了主意。还说什么呢,母亲非常喜欢周冰,只要他跟周冰在一起,母亲怎样都能接受。

    市委蒋书记今儿个要去毛纺厂走访慰问下岗职工,这是蒋书记五月份到任以后第一次正式公开活动,前几个月都处在调研和了解情况阶段。因为是首次活动,所以无论是安排组织活动的市委办,还是配合宣传的宣传部都看得很重,按照惯例,主要领导出行,除了市直有关部门的领导陪同之外,还会有一个综合新闻报道团队随行。

    电视台,电台,外加本地三大纸媒日报,晨报和晚报,各自派出了精兵强将。晨报参与报道任务的是被蒋书记点名的郭阳和眼镜张。这种重大活动,让普通记者出来眼镜张也不放心,只能亲自操刀上阵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