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

    采编大厅里灯火通明,很多编辑记者都心不在焉地放下手头的活计,等待着上头来宣布处理郭阳的决定。但等来等去,也没有等到,反倒是眼镜张急吼吼地冲进来,拿着已经通过了市委办和宣传部双重审核的郭阳写的评论员文章,递给做头版的编辑小朱:“小朱,赶紧上版,头条重磅处理!”

    小朱呆了呆,接过底稿,见上面还有一行红色的遒劲大字批示:“甚好,可做通稿。速办。蒋雪峰。”

    小朱倒吸了一口凉气,抬头望着眼镜张吃吃道:“张主任,这是蒋书记的亲笔批示啊!郭阳这稿子竟然到了市委主要领导的手里,这可不是一般的重视哟!”

    “废话,市委办孙主任亲自交代,同时传给日报社和晚报社,做明天的通稿。既然是通稿,那就必须要署名了。”眼镜张拍拍小朱的肩膀:“你忙,我下班了!”

    整个采编中心轰动起来,所有的采编人员都围拢过来,传看郭阳的文章,议论纷纷。

    会议室里。

    赵国庆的神色变得无比的放松和惬意,他面带微笑环视众人,最后深邃的目光落在孙胖子的身上,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最终还是蒋书记的批示给他解了围。

    如果单单是蒋书记的一道批示,只局限于一篇稿子,如果孙胖子梗着脖子非要不依不饶,赵国庆还真的很难不同意停郭阳的职。或者给予严肃的纪律处分。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宣传部同时传达了市委主要领导的意见,说是蒋书记明儿个去毛纺厂有个公开活动,点名让郭阳作为报道小组成员参加活动。

    很显然,郭阳的稿子得到了蒋书记的赞赏,顺势点将,倒也没有太深的内涵,不需要过度解读。

    不过这样一来,还怎么停郭阳的职?

    至于郭阳的稿子为什么落入市委书记法眼,也纯属偶然。蒋书记当时正在孙主任办公室交代工作,恰好下属将晨报的稿子报了过来,蒋书记顺手扫了一眼,严格说起来,真正吸引住他的是郭阳的标题。

    标题党在某些关键的时候,具有不容忽视抓人眼球的作用。

    “老孙,诸位,怎么办?既然蒋书记亲自点了将,明天的活动很重要,这无论如何是不能耽误的。”赵国庆轻轻道,摆了摆手:“大家有什么意见,尽管说一说嘛。”

    “老李,你怎么看?”赵国庆见几个副总编都不吭气,就直接点了名。

    李副总编苦笑一声:“赵总,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虽然……虽然郭阳这一次也有过错,但他的业务能力强是摆在桌面上的,不能不承认。他的稿子得到了蒋书记的亲自批示,还钦点他陪同活动,这本身也是给我们晨报增了光。我看不如这样,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让部门领导找他谈一谈,教训敲打两句,这事就功过相抵了吧?”

    与孙胖子的面子相比,显然蒋书记的态度更重要。

    李副总编的话音一落,旋即又有几个副总编开口笑着打圆场,总而言之就是劝孙胖子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一个普通记者一般见识,大度一点,卖点风度,这事就过了。

    孙亮的脸色难堪到了一个极致。他发了半天的火,又折腾了这好半天,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到了这个份上,他如果要再坚持要处理郭阳,那就不是跟赵国庆对着干了,而是关乎到市里主要领导的权威,一旦消息传扬出去,不管谁对谁错,他都承担不起这种未知的风险。

    孙亮紧咬着嘴唇,一丝血迹渗出来。他强颜欢笑,但笑容却比哭还难看,他低低道:“我没意见算了,也不跟他一般见识了,但是我有言在先,如果他参加主要领导的活动再出了什么岔子,我第一个站出来处理他!”

    孙亮这话显然就有些借坡下驴化解自己尴尬处境的味道了。

    赵国庆开心的大笑:“好了,既然老孙高姿态,那这事就到此为止吧你们几个,都回去该干嘛干嘛,我警告你们,不要再节外生枝、在背后煽风点火了。”

    显然,赵国庆对孙小曼、胡胜这些人的落井下石心生不满,只是作为总编大人,他表达不满的态度也就是浅尝辄止罢了。

    赵国庆原本笑吟吟的面孔渐渐变得冷漠起来。

    孙小曼涨红了娇俏的小脸蛋,她垂着头灰溜溜急急出了会议室,胡胜等人也相随而去。

    会议室外,聚集着不少人。

    见孙小曼几个人出来,张可冲了上去,兴奋道:“定了没有?是给处分还是停职调离?”

    其实张可与郭阳无冤无仇,他之所以表现得这么热衷,主要还是因为他正在追求孙小曼,为了讨美人儿欢心。

    孙小曼黑着脸一把推开张可,低着头走了过去。

    张可一怔,又抓住胡胜的胳膊皱眉道:“胡胜,到底咋回事?”

    胡胜叹了口气,甩脱了张可的手,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然后也径自离开。

    他在抬头的瞬间,看到郭阳缓缓从走廊那一头踱步过来,脸色骤变,心里说不出是一个什么滋味来。这一回,他是白白做了恶人,向自己的朋友落井下石,本来以为至少能站好队,结果却站到了墙角旮旯里碰了一鼻子灰,里外不是人。

    围观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

    郭阳站在人群外围,神色平静。会议室里的波澜起伏和各种弯弯绕,他用屁股都能猜得出来,而胡胜这些人被孙胖子拉进去显然是为了给他的指证加码,孙小曼且不说,就是胡胜迫于孙胖子的压力肯定也会低头。但他一无所惧,在他得知总编办第一时间将自己的稿子报给了宣传部,郭阳就知道一切ok了。

    总编办的动作代表着赵国庆的态度。有总编大人保驾护航,至少是有惊无险。处分算个屁啊,郭阳真没拿当回事,只要他的业务能力得到承认,在报社这种业务单位他始终都会出头。

    当然,郭阳想不到结果比他预期的还要好,他的稿子竟然引起了新来市委书记的高度重视,这算是意外之喜了。

    眼镜张背着自己的黄挎包大步走过来,哈哈笑了笑:“小郭啊,下班下班,赶紧回家休息。你明儿赶早还要参加蒋书记的活动,记住,这可是蒋书记亲自点将,你千万不要迟到!”

    郭阳也笑了笑:“主任你放心,关键时刻咱是不会掉链子的。”

    郭阳面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转头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准备下班。不少人用匪夷所思的震惊目光紧盯着郭阳的背影,心里暗暗嘀咕,怎么好端端地又扯上了市里主要领导?敢情孙胖子这顿骂白挨了,人家郭阳非但安然无恙,还被蒋书记点名参加一场重要活动。

    “看什么看?散了,都散了!”总编办主任田慧泽出了会议室大喝道。

    众人一哄而散。

    这个时候,赵国庆大步流星地走出会议室,紧随其后的是几个互相谈笑生风的副总编,最后才是阴沉似水的孙胖子。孙胖子走回自己的办公室,一脚将门踢开,又咣当一声将门关紧,自己躲在里面生起了闷气。

    堂堂副总编却在一个小记者手里吃了憋,这让他如何能够咽的下这口恶气?他越想越气,几乎按捺不住要冲出去无论冲着谁再发一顿飙,彻底发泄一下也好。

    孙亮气冲冲打开门,郭阳正好整以暇地背着包走过来,路过他的办公室。郭阳对孙亮视若无物,径自在他面前轻描淡写云淡风轻地去了。只是在临下楼梯的时节,他有意无意地回头来向孙亮站着的方向挥了挥手,尔后跺跺脚,震亮了走廊上的声控电灯,这才吐出一口浊气去下楼。

    孙亮嘴角哆嗦了一下,眼前一阵发黑,头晕目眩想要呕吐。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