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亮的声音有些恼羞成怒的味道。本来在孙胖子看来,发生了这种事,一个小记者竟敢羞辱自己这个报社领导,哪里还需要开会讨论研究,直接下处分停职就是了。但总编赵国庆却坚持要开会议一议,他不能公开反对但心里很不舒服,隐隐察觉赵国庆有护着郭阳的迹象。

    赵国庆清了清嗓子,微微一笑道:“老孙,你先不要生气,慢慢说。”

    “老孙,这个年轻人据我观察,京华大学新闻系毕业,来咱们报社一年,脚踏实地,勤奋刻苦,业务上很是出彩啊。至于在为人上,我也感觉是个老实孩子今天到底是什么回事?”

    孙亮冷哼一声:“赵总,采编中心几十号人看着,我还能编幌子陷害他不成?老张,孙小曼,胡胜……你们几个人当时也在场,你们说说看,我可曾冤枉了这小子?”

    孙亮目光炯炯紧盯着眼镜张几个人。

    眼镜张心里咯噔一声,脸色一紧。从本心里说,眼镜张不愿意附和孙胖子的话,但孙胖子是分管领导,当着这么多报社领导的面,如果自己不给他这个面子,恐怕自己今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眼镜张张了张嘴,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孙小曼就急不可耐得就站起身来大声道:“各位领导,大家都是亲眼所见,郭阳态度恶劣,行为放肆,不但骂人,还用杯子摔人,真是太可恶了。我觉得,这样的人根本就是品质有问题!”

    孙亮阴森深沉的目光又投向了胡胜。他今天故意点名让胡胜列席会议,因为报社上下都知道胡胜跟郭阳私下关系不错,胡胜的话显然会更有说服力。

    胡胜的嘴角情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脸色变得僵硬发白。对于孙胖子,他多少有些惧意。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慢吞吞地起身来,没有多少底气:“这一次,郭阳的确是太过分了一些,我……我们都看不下去了,希望领导能处理他这种行为!”

    孙胖子非常得意,他心满意足的靠在座椅上,扬手一一点名,而被他点到名的列席会议的记者编辑都一一开口。有的是幸灾乐祸煽风点火,有的则是迫于压力不得不说几句违心的话。

    这年头,损人利己的事儿有人经常干,但损人不利己的事儿还是会有人乐此不疲。

    眼镜张含糊其辞,勉强应付了孙胖子两句,他扭头望了胡胜一眼,暗暗摇头却又无可奈何。事关站队,也怨不得胡胜,面对得罪领导还是得罪郭阳的选择题,大家都没有任何悬念的选择了落井下石。

    赵国庆神色不变,静静聆听着,没有吭声。他不说话,其他副总编也都保持着异样的沉默。

    赵国庆笑了笑:“老孙,既然大家都这么说,看来这是真的了。我听说是因为明天的本报评论员文章而起?”

    孙亮耐着性子点点头:“是啊,我昨天当面安排,可他却只字未写,还反过头来极尽狡辩我早就说了,这小子华而不实,呆在业务岗位上不合适,早该调离了。”

    赵国庆哦了一声,目光却是投向了总编办主任田慧泽。田慧泽是赵的心腹和得力干将,老板暗示,自然是心领神会。

    田慧泽笑着起身给几个副总编分发一份材料,边走边道:“这是郭阳刚才报上来的评论员文章,我看了看,还不错,因为宣传部那边催得很急很紧,我就做主报了上去。当然了,这与处理不处理郭阳,完全是两码事。”

    田慧泽说是自己做主,但谁都明白这肯定是赵国庆的意思。否则,没有经过孙胖子审稿,没有赵国庆的点头,田慧泽怎么能上报?

    赵国庆虽然没有直接与孙胖子拧上,却用实际行动给了孙亮一记响亮的耳光你说人家没有完成任务,但稿子就摆在眼前,还说什么?

    孙亮涨红了脸。郭阳的稿子他当然是懒得看一眼,但他不看不代表其他人不看。能在报社干到高管的人,至少文字功底是过得去的。整天跟文章打交道,吃的就是这碗饭,都有几分眼力。这各自读下去,看完半截,就有几个人忍不住拍案叫好起来。

    赵国庆再笑:“田主任,你读一读吧。”

    田慧泽嗯了一声:“多难兴邦精神永存”

    “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今年入汛以来,一场天南地北遥相呼应的大洪水再次翻卷着巨浪奔腾咆哮而来……”

    “多难兴邦,精神永存……”

    田慧泽以颇具有煽动性的语言读完了郭阳的这篇评论员文章。与既往口号不断、中规中矩的评论员文章相比,这篇稿子显得有点异类,但郭阳用了诗歌般的语言渲染串联,更用宏大华丽的排比句叠叠推进,整篇文章通读起来气势磅礴、文采横溢,回味悠长。

    田慧泽读罢,赵国庆深吸了一口气:“这篇稿子是极好的,不但很有分量,也很显才气和功底。一个刚入职一年的年轻人,能写出这样的优质稿件,实事求是地讲,我个人感觉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孙亮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但他却无法反驳赵国庆的话,但他就不相信,赵国庆能为了一个小记者、仅仅因为一篇稿子就无视他这个副总编的权威被肆意践踏!

    “赵总,他的稿子通篇废话,还不知道是从哪里抄来的。对于他的业务能力,我一直表示怀疑。再说一篇稿子能说明什么问题?我们干新闻的,最重要的是政治素质可靠,一个不服从管理、对分管领导毫无半点尊重的记者,您真的认为值得培养吗?说实话,如果报社对这样的人包庇纵容,我们今后的工作也没法开展了!”

    赵国庆眼眸中掠过一丝恼火。孙亮这在公开威胁和指责他了。

    可赵国庆是何等城府之人,岂能被孙亮两句话给套住。至少在这件事上,他虽然不好明着保护郭阳,但却不至于被孙亮牵着鼻子走。

    赵国庆的声音低沉了下去:“老孙,我什么时候说要包庇纵容他了?我只是就事论事,讨论这篇稿子!至于说到抄袭,如果没有证据,还是不要乱说的好。”

    孙胖子脸色阴沉,咬牙起身一字一顿道:“赵总,我还是坚持认为,要严肃处理这件事!这不是事关我一个人的问题,这是工作纪律和工作作风的问题!如果员工都不服从工作安排,动不动就跟领导甩脸子、闹脾气甚至是动手行凶,我们晨报成什么样子?!”

    孙胖子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几乎将赵国庆逼到了没有退路的边缘上。赵国庆环视几个神色各异的副总编,心里轻叹一声,他有心保护郭阳,不愿意让这么一个有前途的年轻人背上污点,但他同样知道自己若是再不明确态度,恐怕这些人也不满意。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