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副总编发飙了。

    肆无忌惮的发飙。

    因为郭阳只是一个入职一年的一线小记者,属于无职无权无背景的“三无人员”,由此就注定着这场发飙是居高临下单方面压制不存在胜败之分的发飙。

    这不仅震动了整个采编中心的会议室,让这群参会的编辑记者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还引起了行政部门人员的高度关注,此刻会议室门外,就聚集着不少呼啦啦跑过来看热闹的人。

    但孙胖子意淫中的郭阳灰溜溜滚出会议室的场面却没有出现。

    在众人的惊愕之中,郭阳昂首挺胸站在那里,针锋相对,撂下了一句让所有人都感觉目瞪口呆、酣畅淋漓的话:“去你妹的,只要老子还在晨报呆一天,就坚决不鸟你这个蠢货!你让谁滚?你滚给老子看看?!”

    简直是石破天惊啊!

    但痛快是痛快了,可这后果不堪设想啊……这小子真是疯了!很多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紧盯着郭阳,林美美和眼镜张更是张嘴啊了一声,差点没喊出来。

    自晨报组建至今,还没有一个一线记者敢当众跟报社领导叫板和对骂的,没想到老实孩子郭阳反而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孙亮被郭阳骂得愣了下,一时间反应不及。

    “真是忍无可忍了!你妹的我招你惹你了?从我一来晨报,你就不断挑毛病,横挑鼻子竖挑眼……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性”郭阳奋尽全力猛然也拍起了桌子,那份力度绝对比刚才孙胖子还要狠,堪称震天响,整张会议桌都在隐隐的颤动。

    “欺人太甚!凭什么?!”郭阳貌似越说越激动,情急之下,竟然做出了更夸张更暴怒的举动,他一把抓起面前的茶杯,冲着楞在当场脸色青红不定的孙亮就扔了过去。

    咔嚓一声,白色陶瓷茶杯掠过孙亮的耳际,重重撞在后面的墙壁上摔了个粉碎!

    孙亮傻了,所有人都傻了,会议室外的人也傻了眼。

    会议室的气氛变得异样的死寂,只能清晰地听见孙亮急促的喘息声和郭阳低沉的声音在久久回荡:“你这个死胖子,老子忍你很久了!有种就来,我等着你!”

    砰!

    郭阳又是重重地拍了一下会议桌,然后冷冷一笑,昂着头大摇大摆地一脚踢开门扬长而去。

    他竟然就这么走了!

    几乎所有参会的编辑记者都下意识地站起身来,先是望着郭阳飘逸骄傲的背影,旋即又将目光投射在了气急败坏的孙亮身上。

    眼镜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林美美张大了樱桃小嘴,手下意识地扶住了自己砰砰直跳的小胸口我擦,郭阳这小子今儿个是不是魔神附体了,竟敢当面把孙胖子骂了一个狗血喷头体无完肤,这胆子真是肥了,不过,似乎有点帅啊!

    因为郭阳爆发来得太突然、太迅猛,再加上孙亮当了这么多年领导,还真未遇上跟他对骂的彪悍下属,被郭阳劈头盖脸的一顿狠扁直接给搞蒙了,直到郭阳愤然离席,他才渐渐回过神来。

    “反了,反了!……张坤,马上打报告,让这混蛋停职!听到没有!”孙亮哆哆嗦嗦喊着,声音因为过于激动和愤怒而带着颤音。

    眼镜张哦了一声,脸色复杂,坐在那里却没有动弹。

    郭阳可是部门的业务骨干,撵走了郭阳,就剩下林美美这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和另外几个心思不在写稿上的记者,今后他这个当主任的非得累死。

    孙亮突然变得歇斯底里起来,他可劲地拍着桌子,冲着空荡荡的会议室咆哮连声,但大多数人都趁机悄然溜之大吉,外头看热闹的人也早就散了。

    这是北方晨报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事件,但因为老实巴交的郭阳是“压抑已久的爆发”,所以除了被当成笑话在背后议论纷纷之外,其实有不少人都在私下里都为郭阳抱不平。

    当然,对于郭阳的下场,没有一个人持乐观态度。孙亮虽然在报社的声誉不高,班子排名也低,但毕竟还是副总编,职权地位在身,郭阳这次将这睚眦必报的胖子得罪到死,肯定在晨报是呆不下去了。

    林美美溜回办公室,见郭阳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伏案疾书,神色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她忍不住惊讶道:“郭阳,你把天捅了一个大窟窿,现在却跟没事人一样坐在这里?都让你停职了啊?!”

    “他让我停职就停职了?他最多就是建议权,我最终会不会停职,还要经编委会讨论通过,他孙胖子哪有随便让记者停职的权力?”郭阳淡淡一笑:“好了,妞,我在忙着写稿,你别废话打扰我!”

    林美美呆了呆,指着自己问:“郭阳,你喊我什么?”

    “……”郭阳头也不抬,继续写稿。

    于他来说,刚才会议室的爆发半真半假,既有控制不住率性而为的因素,也有表演做戏的成分。既然骂了,那就骂狠一点,动静闹大一点,这样才对他有利。至少,现在从领导到中层再到普通记者编辑,大家都在恍然大悟原来一个老实孩子隐忍多时的愤怒爆发起来,竟然是这么可怕!

    而他要继续在晨报立足,在当下这个节骨眼上,必须要靠业务能力说话。他眼前浮起一张威严中带有几分温和的面孔,如果说孙亮是他在晨报碰上的小人,那么这个人就是他人生道路上遇上的第一个贵人。他相信,今天这场闹剧已经传到了贵人的耳朵里,而接下来,他更需要用超强的能力来为自己正名!

    他赶写的就是关于抗洪的本报评论员文章。

    这场抗洪救灾,舆论的正面导向毋庸置疑。中-央各大报、地方各党报都市报,诸如此类的评论员文章每天都在炮制出炉,郭阳心里很清楚,要想写出彩来,就必须要用一点春秋笔法。反过来说,读者们看多了这种官样文章,一味的喊口号固然中规中矩,却无人问津,很快就会被扔到废纸堆里。

    好在郭阳脑子里装着二十年来庞大无比的信息量,类似的文章汗牛充栋不可数计。稍加思量,他就从中归纳吸取出与众不同的观点立意来,定下了多难兴邦精神永存的标题。

    林美美见郭阳还在写稿,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被扫地出门的悲惨下场,不由撅了噘嘴,坐在郭阳对面开始继续翻看自己那本被翻烂了单行本琼瑶小说,看到动情处,还抽抽搭搭地抹了几把鼻涕眼泪。

    眼镜张张坤走进来,深深望着郭阳,轻轻苦笑道:“小郭,你一会先别走,社里半个小时后召开编委会,至于如何处理你,暂时还要等待结果。”

    郭阳抬起头:“编委会?例行的编委会还是专门为我开的编委会?”

    眼镜张耸耸肩:“你说呢?小郭啊,不是我说你,本来就没多大点事,让领导说两句就算了,你又少不了一块肉,何必跟领导对抗呢?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你不懂啊?!”

    郭阳默然。

    胳膊是拧不过大腿,但谁说胳膊与大腿斗争,非要傻乎乎地使用蛮力呢?胳膊有胳膊的尊严,大腿有大腿的尺度,既然大腿不要脸,那就干脆就挥刀斩断了它!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