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看了看表,见已经是接近三点钟,编前会在即必须要马上离开。但急归急,他还是没有忘记先向周定南夫妻问候告别后才急匆匆离开。这种行为细节在某种意义上说,反映着一个人的基本素质。

    周定南暗暗赞许,薛春兰无动于衷。

    但周家显然是女人当家,性格强势的薛春兰才是话事人。周定南即便是对郭阳有那么一点好感,在妻子如此排斥的情态下,也不敢表现出来。

    周定南是出了名的惧内之人。别看他在商场上叱咤风云,作为数一数二的大老板自有让万众仰望的魄力威势,但只要一回到家,他就变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对薛春兰言听计从。

    送走郭阳,周冰欢欢喜喜返回,刚要上楼,却听从客厅那边传来父母的低低说话声,心头一动,就停下了脚步。

    “春兰,要说你那条件可真是苛刻,你让那小子一年内赚够一百万,这不是难为他吗?”

    “一百万很多吗?要娶我们家女儿,至少要买套大房、买辆好车吧?总不能让小冰嫁过去陪他受苦吧?看看人家小孟,毕业才两年,就赤手空拳打下一片天地,功成名就了。我本来想把小孟介绍给小冰的,这样优秀的年轻人才是小冰的良配佳偶呢。”薛春兰冷笑着。

    周定南苦笑摇头:“物质条件是一方面,人品心性也很重要。我倒是看这小子文质彬彬,成熟稳重,应该还不错。”

    其实周定南本来是想说,你那学生小孟哪里是什么赤手空拳打天下,他父亲是省直某部门的副厅级干部,利用家里的人脉资源很容易就赚足了第一桶金。可郭阳有什么?单亲家庭,母亲不过是中学教师,家里一贫如洗无处借力,让他一年内变成百万富翁,除非是天上掉馅饼了。

    可周定南知道妻子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近乎刚愎自用。她瞧上的人怎么做都是好的,瞧不上的人怎么努力都是白搭。所以,周定南现在就一眼看透了一年后郭阳的结局,薛春兰分明就是给他下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套啊除非郭阳能真的捧着一百万的真金白银来打薛春兰的脸,可这种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

    薛春兰撇了撇嘴:“老周,你少来。生活就是生活,不是空中楼阁,当年我跟你吃了多少苦,你不知道?你要让我们家女儿重蹈我的覆辙?”

    周定南涨红了脸,怒道:“春兰,你怎么又提起这茬了?是,我承认,你跟了我是吃了不少苦,但后来不是苦尽甘来了嘛!现在你还想咋样?!”

    薛春兰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刺激到了丈夫,微微有些尴尬。不过,在她看来,话糙理不糙,后来尽管周定南时来运转鱼跃龙门,过去的苦日子一去不返但前些年的苦头却终归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毕竟周定南也存在庸碌终生的风险,她当年冒险赌了一把,却不愿意自己女儿去冒这个险。

    薛春兰没有再跟丈夫理论争辩,算是让步了。周定南余怒未消,愤愤然起身离去。刚出了客厅,就见周冰俏脸难看地站在那里,忍不住叹了口气。

    “爸爸,您和妈妈怎么能用金钱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呢?郭阳家里是穷一点,我相信凭他的能力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但你们让他在一年内赚一百万,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周冰气得嘴角都在哆嗦。

    周定南耸耸肩,无奈地苦笑,伸手指了指客厅:“小冰,你别抱怨我,都是你妈的主意,你找她去!”

    周冰跺了跺脚,冷着脸径自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她没有去找薛春兰理论叫板,因为知道理论也不会有任何结果。她比谁都清楚,或许是因为出身的缘故,母亲的骄傲和固执根本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有的时候,都感觉不可理喻。

    周定南叹息一声,摇摇头,信步走出了客厅,站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点起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目光有些无奈。很多人都道他怕老婆,实际上他这并不是怕,而是对当年薛春兰抛开一切跟了他这个穷小子的深情厚意的回报。

    回到报社,郭阳飞奔三楼的会议室。等他气喘吁吁地推门进去,采编中心的记者编辑们已经开会讨论半天了。主持编前会的孙胖子皱眉扫了郭阳一眼,冷冷道:“郭阳,开会无故迟到,还懂不懂规矩了?另外,你下午上班时间去哪了?”

    孙胖子现在还有些不爽。因为之前郭阳跟美女扬长而去,竟然不给他这个分管副总编面子,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这么走了,真是无法无天了。

    郭阳笑了笑道:“孙总,不好意思,我家里临时出了点事,来晚了,抱歉!”

    孙胖子的面色更冷:“有事不知道请假?我们是报社,不是菜市场,让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孙胖子姓孙,名亮,在七个副总编里排序第六,分管采编,正是郭阳的顶头上司。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自打郭阳来晨报工作之后,孙胖子就对他看不顺眼,无论郭阳怎么做,他都能挑出毛病来。

    所以,尽管郭阳业务能力很强,出稿的速度和质量在报社均首屈一指,但因为孙亮的打压,却一直很难起得来。直到孙亮退休,换了分管领导,郭阳才一飞冲天,从业务能手坐到了新闻中心主任的位置上,三年后晋升为党委委员、副总编辑,又三年,被擢升为北方晨报总编辑。2010年以后,北方晨报与本市另外两家都市报合并改制组建北方报业集团,郭阳顺理成章地就任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成为北方省名噪一时的报业大佬。即便是在全国传媒圈子里,也算是风云人物。

    郭阳一直搞不懂孙亮为何专门跟他过不去,其实你要说开编前会迟到点算什么破事?三天两头都有记者因为外出采访或者写稿晚耽误开会,也没见孙某人发什么火。

    既然想不通索性就不再想。反正人这一辈子,不可能光遇上贵人,同样还会遇上小人。至少对于郭阳来说,孙胖子算是他传媒从业之初遇上的第一个重量级小人。

    区别在于,前世被孙胖子死死压制了好几年,但重生之后……老子怕他个卵啊!郭阳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竟然没有理会孙亮没完没了的指责,直接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坐下来。

    孙亮脸色一变。终归是开会,孙亮再要找茬,也不好意思当众丢了自己的领导风度。他狠狠地瞪了郭阳一眼,继续主持会调度稿子。但他眸中的一抹阴狠,还是有意无意地投射在角落里的郭阳身上,丝毫不加掩饰。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