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家别墅。

    密密麻麻的爬山虎覆盖着整整一面影壁墙,而院中的葡萄架上藤蔓丛生,一簇簇绿油油珍珠一般喜人的葡萄慵懒地垂着,或者挂着。

    周冰打开院门,犹豫了一下,回头望着郭阳,明眸皓齿目光如水。

    郭阳笑了笑,拉起她的小手就往里走。

    但没走两步,周冰父亲周定南那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之中。周定南神色严肃地凝立在内门的大理石台阶上,投射过来的目光阴沉且蕴藏着几分怒气。

    得到女儿突然回国的消息,夫妻俩立即撇下手头上的工作赶回家来,却扑了一个空。在家里焦躁不安地等了一个多小时,却见到了女儿跟他们最不喜欢看到的那个青年携手而来,周定南焉能不恼火?

    周冰心头咯噔一声,她几乎是下意识地绕过来站在孔晟身前,轻轻道:“爸爸!”

    周定南深吸了一口气,明显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冷冷一笑,声音低沉:“小冰,你好端端地不安心上学,跑回国来作甚?”

    周冰幽幽道:“爸爸,我想家了,也想阳阳了,所以就回来了。”

    周定南嘴角一抽。周冰把想家和“想阳阳”列在了同等重要的层次,以“想回就回来了”的行为方式传递出她炽热的情感。作为父亲,其实他比周母更了解女儿外柔内刚的个性,既然她半路上突然回国,又堂而皇之地将这小子再次领进门来,足以说明她的坚决。

    周定南威严的目光聚集在郭阳的身上,默然不语。

    去年郭阳来的时候,周定南根本没有正眼瞧过他,周定南倒也没有看不起郭阳出身的意思,毕竟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都是普通人和穷人,他要是挨个鄙视迟早得累死只是他觉得郭阳没有资格匹配自家花露明珠般的女儿,所以懒得理会。即便郭阳盛怒离开,他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但这一回,有些不同了。

    女儿这种丝毫不加掩饰的坚决态度让周定南不得不重视起来。

    郭阳笑了笑,笑容平静自然。他缓缓走出来,拉起周冰的小手,捏了捏,示意她不要担心。

    郭阳抬起头回望着周定南,眼眸中的那份坦然和坦诚让周定南心里多少有些诧异和狐疑,不过是短短一年,这小子似乎变化很大,身上多了一种泰山崩于面前而不乱的大将风度,还多了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周定南越是咄咄逼人地审视着郭阳,郭阳越是平静无波。更诡异的是,这种平静竟然让周定南心里微微发虚。

    郭阳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好怕的。比周定南更有钱更拽更跋扈的土豪他见得多了去了,比周家更有势力的权贵阶层也是他应酬桌上的常客。只用了十年的时间,他就站在了比周定南更高的社会层次上,而彼时,周家的企业因为经营不善却渐渐破落了,都失去了与郭阳交往的资格。

    周定南皱了皱眉,沉声道:“你……你姓什么来着?”

    郭阳笑:“周叔叔好,我叫郭阳,您叫我小郭就好了。”

    周定南哦了一声,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主动让开了门,因为他眼角的余光发现女儿眼圈发红俏脸涨红,知道再这样僵持下去,受到伤害的还是自己的掌上明珠。

    周定南决定将难题交给自己老婆薛春兰。因为他的态度如何不起决定作用,他就是同意郭阳与女儿交往、妻子不同意也是无济于事。

    周定南让开门,没有停留,直奔二楼,一头钻进了自己的书房就不再出来。而这个时候,其实薛春兰早已等候多时了,而心中的怒气也酝酿到了一个险些遏制不住的程度。

    郭阳跟在周冰身后进了周家别墅一楼宽敞明亮装修奢华的客厅,只是在进门通道的两侧,他无意中发现摆放着的两个景泰蓝的大花瓶貌似古董,其实是两件赝品,或者说是工业时代流水线炮制出来的高仿品罢了。

    作为前报社高管、本省的文化名流,郭阳同时还是文物鉴定及古董收藏领域的专家,曾经长期在某卫视的鉴宝栏目当评委。他一眼就看穿了这两个花瓶的真面目,周家固然有钱,但有钱人收藏的未必就是真古董啊。

    这样无意中的发现让郭阳更加心平气和了。

    再世为人,重活一回,他不再是年轻单纯且一无所有的郭阳了,周家拥有的万贯家财和所谓显赫地位,在他眼里其实也不过如此。如同这两个赝品景泰蓝花瓶一样,周家夫妻脸上覆盖着的那层傲慢的假面具,他一样可以轻而易举地给揭下来,甚至踢碎、击垮。

    “妈妈!”周冰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薛春兰的脸色,呼唤了一声。

    薛春兰轻哼一声,站在那里动作优雅地指了指楼上,沉声道:“小冰,你上楼去,我跟他谈一谈!”

    周冰俏脸一变,摇摇头,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她可不敢让母亲跟郭阳独处啊,以母亲这盛气凌人和高高在上的轻蔑态度,一旦郭阳受不了,两人要是要吵起来再来个不欢而散,让她怎么办呢。

    郭阳笑了笑,再次探过手去,在薛春兰冷漠的目光注视下大刺刺抓起周冰的小手来,轻轻柔声道:“小冰,听阿姨的话,你上楼去换件衣服洗个澡,我跟阿姨谈一谈,你放心,没事!”

    周冰微有焦灼和担心的目光投射在郭阳脸上,两人目光相汇,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依言上楼了。

    望着周冰娇媚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尽头,郭阳缓缓转过头来,面色平静,回望着居高临下蔑视着自己的薛春兰,一无所惧。其实根本谈不上什么畏惧和局促,他此刻比任何时候都要从容镇定,嘴角还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郭阳的这般姿态让薛春兰更加不爽。

    她冷冷一笑,竟然没有半句客套话,直截了当、直奔主题:“郭阳,你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念了这么多年书,你应该明白,我们两家门不当户不对,你跟我们家小冰没有半点可能,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的好。”

    “阿姨说得对,我们两家的确门不当户不对,我这样一个穷小子,没有家世没有背景,能得到小冰的青睐,实在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呢。”郭阳轻笑一声。

    “你知道就好。不过,我们也不是嫌弃你家穷。只是你们之间差距太大,现在勉强在一起,将来也要痛苦一辈子。小冰现在美国留学,她日后基本上要留在美国发展,与其那个时候再分手,不如快刀斩乱麻,早做了断。”薛春兰撇了撇嘴,缓缓坐在了自家客厅的真皮沙发上。

    她翘着二郎腿,手里端起放在小茶几上的一杯茶,小啜了一口,尔后又轻轻放下,动作轻柔美好不带半点的烟火气。

    真是一个优雅的知性女人,但过于强势霸道啊。尽管是心怀轻视和各种负面情绪,但她传递和宣泄情绪的方式还是这样的云淡风轻,优雅从骨子里透出来。能把对别人的轻蔑诠释得如此优雅,大概也就是薛春兰了。郭阳用两世为人的目光扫过去,心头略有所感。

    “阿姨,其实我们去年是分了手的,如您所愿。但我今天再来,说明我们真心相爱,无法分开。”郭阳将双手抱在胸前,目光真诚:“请阿姨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会努力证明给你们看,你们今天的选择没有错!”

    薛春兰嘴角轻抿,发出几乎微不可闻的一声嗤笑:“小伙子,不是我不给你机会,而是你注定没有机会!我还是那句话,你们不合适,真的不合适!”

    “请问阿姨,我们怎么不合适了?”

    “不合适就是不合适,你不懂我的话吗?!”

    “你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朋友,离开小冰,我甚至可以帮你介绍一个。”

    “呵,现在都什么时代了,阿姨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大学教授,还执着于门第观念,让我这个当晚辈的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你什么意思?”薛春兰果然是一个非常敏感的知识分子,她从郭阳轻描淡写不卑不亢却又暗藏机锋的话中嗅出了一丝异样的味道。

    郭阳再次平静地笑:“听说当年阿姨和周叔叔的结合,也是门不当户不对,不知道两位长辈是如何冲破家世阻力走到一起的……”

    薛春兰妩媚的脸色当即涨红起来,她再也无法坚持优雅的风度,霍然起身来扬手指着郭阳怒斥道:“你……放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