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拉着周冰汗津津的小手走进报社东侧的这家常来常往的小餐馆,深邃的目光随意从店家摆在收银台上的美女台历上扫过,1999年8月8日的日期显示在他心底掠过一抹不经意的痛。

    他与周冰是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后来是亲密无间的恋人。只是相恋三年,他其实并不知周冰的家境竟然是如此优越两人毕业返回本市,当他第一次走进位于富人云集的南山别墅区,站在周家那栋在他看来堪称雕梁画栋古色古香的豪宅前,发了很久的呆。

    那一瞬间,他满腹的勇气和自信以及那份骨子里的骄傲轰然坍塌,取而代之的是某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自惭形秽和深深的焦虑不安。

    他实际上并不在乎周冰是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这丝毫不会影响他对周冰的感觉和感情。而周冰也毫不介意他的家世出身,只是两家的背景差距之大超过了所能认知的极限,他马上就意识到一道如同天堑般的鸿沟开始横亘在两人面前。

    而过去种种,周冰也不是故意要向他隐瞒家境。只是在这个爱情充满着浪漫主义色彩、与房子车子和一切物质条件优渥还是贫穷统统无关的纯情年代,她没有觉得自己的爱情与家庭出身有什么关系。家世和财富是父母的,不是自己的,真正属于她的只有爱情和自由。

    那天周冰心安理得站在自家别墅的台阶上笑吟吟地向郭阳招手,明明近在咫尺,可郭阳却感觉自己挚爱的女孩正在一点点离自己远去他由此看到了两个世界之间似乎永远无法融合的生硬缝隙。

    周父是改革开放中抓住政策机遇富起来的第一代人,十余年打拼创下亿万家财。周家拥有的蓝星公司,是本市最大的民营企业,即便在整个北方省也能排得上号。如果那个年月有地区性的财富排行榜炮制出来,周家肯定会占据榜单前列。

    周母则是一所大学历史专业的副教授,后来名声大噪。至于样貌如何,其实郭阳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只隐隐记得她身材修长、气质优雅,眉眼间与周冰非常相似。

    与周冰父母的第一次会面相当不愉快。

    周父在女儿的再三要求下,下楼与郭阳匆匆打了一个招呼就不顾而去,周母虽然耐着性子随意问了问郭阳的家世,但眼眸中有意无意透射出来的冷漠,在居高临下的审视间让郭阳整颗心都被刺痛。

    不过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至于闹个不欢而散。

    当周母得知郭阳来自一个底层的单亲家庭,毕业后的工作单位还没有着落之后,原本还勉强维持着的面子上的客气都变得荡然无存她当即面沉似水拂袖而去,连最后一丝自尊都没有给郭阳留下。

    更要命的是,周家夫妻在楼上的对话清清楚楚传了下来

    “单亲家庭?”

    “从小没有父亲,谁知道那女人单身一人带个孩子是什么来路……”

    周母不屑一顾的轻柔话语像惊雷一样在他脑海中轰然炸响,郭阳满脸涨红旋即愤怒至极。他永远也无法忘记当时那种被羞辱被践踏的惨烈悲愤,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青黑色的天幕压得他几乎要窒息晕厥过去。

    所谓龙有逆鳞,触之必怒。而含辛茹苦抚养他成人的母亲,就是郭阳的逆鳞。他可以承受来自于周家夫妻对于自己的所有轻蔑和鄙视,但绝不能容忍任何人对于母亲的一丝亵渎。哪怕是周冰的父母,也不行!

    郭阳愤而离去,任凭周冰如何哭喊挽留都没有回头。他义无反顾地断绝了与周冰的所有联络,与她分手。周冰伤心之下远走美国留学,一年转瞬即逝。

    但周冰终归还是放不下这段感情。她瞒着父母悄悄回国,就在今天找上了郭阳。如果按照前世的人生和命运轨迹重演一遍,两人的再次相见注定也难逃悲剧的宿命巢窠。

    前世的郭**本无法摆脱一年前的心理阴影,那日在周家被羞辱的疮疤迟迟无法愈合。郭阳忍痛拒绝周冰关于复合的柔情蜜意,在女孩的泪眼婆娑中掩面奔逃。

    郭阳的冷酷坚持或者说是当时作为小人物的高度自卑,击垮了周冰心里的最后一丝防线。她在绝望中返回美国,却遭遇了她命运中最致命的黑色风暴。当周冰死于航班失事的噩耗传回国内,郭阳痛不欲生愧悔难休。自此,他紧闭情感之门,蹉跎到了不惑之年功成名就还是孤身一人,周冰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痛和永远也跨不过去的槛。

    也正是在这一年,郭阳还失去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女人,母亲谢玉芝,市第二中学语文教师。

    望着眼前巧笑倩兮中微有几分黯然伤怀的周冰,耳边萦绕着餐馆循环播放着的时下那位最当红女星的流行歌,郭阳百感交集难以自持。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

    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

    转眼吞没我在寂默里

    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

    想你到无法呼吸

    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

    大声的告诉你

    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

    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

    ……

    郭阳眸光中闪烁着源自灵魂深处的颤抖。似乎感知到他无法言喻的激荡和痛楚,也似乎是永远无法割舍的情感穿越时空沟通起前世今生的生离死别,周冰伸出手去紧紧握住郭阳的手,忍不住哽咽出声。

    “阳阳,没有你,我会死的。”

    郭阳没有回答。他反握着周冰颤抖的手,依旧是用专属于两人那熟悉亲昵的小动作,用指甲轻轻划过对方娇柔的掌心,此时无声胜有声,两人面对面坐着,疏离的两颗心在一点点贴近,直至融为一体。

    不管餐馆老板娘和那一位十七八岁的女服务员如何用诧异的目光紧盯着,也不管其他食客纷纷扭头注目嬉笑连声做壁上观,反正郭阳和周冰紧紧抱在一起喘不过气来。

    天还是太闷热,餐馆房顶上那支吊扇吱吱呀呀转动着如同老牛拉破车也不管事,两人浑身都是汗,小记者的东方汗臭和美国香水的味道混在一起,又添加上些许餐馆中若有若无的油烟气息,真是人生中绝无仅有的一次经历啊。

    咳咳!

    直到与郭阳极相熟的、三十许人风韵犹存的老板娘操着半土不洋的普通话打断了两人旁若无人的亲热,周冰这才猛然羞红着脸一把将郭阳推开,挪开了身子,坐在椅子上垂着头不敢正视老板娘那暧昧到底的八卦眼神。

    “我说小郭啊,还吃饭不?你要谈恋爱,应该去对面公园的小树林嘛,在姐的餐馆里多少要注意点影响是不是?”

    郭阳定了定神,嘿嘿一笑:“吃,怎么不吃?!老板娘,还是我喜欢的那四样菜,上,赶紧上!我们还赶时间!”

    老板娘风情万种的开怀大笑,汗津津的胸前波澜起伏:“看你猴急的那熊样!得,姐这就给你上菜!吃完了赶紧滚蛋,别耽误姐做生意。”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